8,离奇死亡

买外围犯法吗 欢迎您!
    文媚闻言,缓缓向梅姨娘走去。

    梅姨娘忙大叫道:不要过來,不要过來。

    你,你一定是想知道老夫人去世的真相,你,你放过我,我告诉你,我全告诉你!

    纳兰冰看着梅姨娘,她等的就是她这句话,她处心积虑做了这么多,就是要等到她彻底失去依仗之时,主动交代她所知道的一切。

    纳兰冰冷冷挥了挥手,文媚这才停住脚步。

    梅姨娘还算识时务的,知道有些事情要主动交待,若是等到我动了杀意才想起來,就什么都晚了。纳兰冰的声音冷幽幽的,空灵得好似非常的不真实。

    梅姨娘见文媚停住了脚步,才松了一口气,平复了好一会儿的情绪才说道:其实,老夫人的死,我,我也不是很清楚。

    只记得,一切都发生在三日前的夜里。

    那夜侯爷睡在了我的寝院,我们晚膳时用了些酒,然后便早早歇下了。

    早些年我在南宫宁身边当丫鬟,夜里几乎都不敢睡得太实,就怕她有事唤我,我听不到而被杖责,所以常年下來,我就养成了夜里觉极轻的习惯。

    那夜夜半,我朦胧之间猛然听到一声惨叫,那叫声像极了老夫人身边的金嬷嬷。

    因为之前文竹阁被人攻击过,所以我怕会不会有人攻击了霄云阁。

    我一个激灵就坐了起來,忙将侯爷唤醒,跟他说我听到了惨叫声。

    原本,他起身时,已经沒有了声音,他还不相信,说是我听错了,可我不放心,就劝他还是去看一看。

    侯爷也怕出了什么意外,就带着墨一前去查看情况了。

    他嫌我碍事,就沒带我过去。

    原以为,我的寝院离霄云阁极近,侯爷可能去去就回,谁想到,到了第二天一早,他都沒有回來。

    所以天刚亮,我便坐不住了,就跑去霄云阁一看究竟,可,可谁知道,到了霄云阁,我便看到了老夫人的尸体冰冷的停在那里,所有霄云阁内的奴婢全都不见了。

    我问侯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是脸色惨白的不说话,还告诉我昨夜之事不许声张。

    后來,我偷偷问过墨一,他脸色也不大好,却什么也沒说。

    最让我奇怪的是,侯爷不肯让任何人去靠近老夫人的尸体。

    直到老夫人下葬,我只瞻仰了遗容,换衣什么的,居然都是墨一这么个大男人办的。

    我只是随便问了句,怕这样对老夫人不敬,侯爷就勃然大怒,还说我一个姨娘,有什么资格为老夫人整理遗容。

    后來,我也便不敢问了。

    侯爷怕你在守孝的最后一天会出陵,还特意提前将老夫人下了葬,而且下葬的仪式也极为简单,这与他平日里的孝顺,与极爱讲排场的作风完全不同,我虽然有疑惑,却也不敢深想。

    五小姐,五小姐,我只知道这么多,我只知道这么多。

    你放过我,求你放过我。

    梅姨娘恐惧的看着纳兰冰。

    纳兰冰听闻,心下又奇又惊,那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但祖母死了,还令父亲不敢声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尸体?也许从祖母的尸体上能发现到什么,只是……

    不到万不得一,她并不想打扰了祖母的清静。

    纳兰冰收回了思绪,看着伏在她脚下的梅姨娘,我娘中毒之事,是谁指使你告诉她的。

    梅姨娘眼睛转了转,才吞吞吞吐吐道:是,是苏姨娘。我这人心眼沒有那贱人多,当时头脑一热就着了她的道,被她当了枪使,事后,我也是很后悔的,就怕,就怕二夫人出了什么意外。

    可是,可是又怕五小姐你怪罪,沒有胆量坦白。

    五小姐,你原谅我,原谅我,从今以后,我,我一定为你做牛做马,以报您的救命之恩啊。

    从纳兰冰将她救下的那一刻起,她就意识到,这个五小姐并不寻常。

    做牛做马?救命之恩?

    若是如此,你怎么不说实话呢?

    苏姨娘能指使你?祖母活着的时候,她都不是你的对手,被你一直打压,她怎么可能指使你?

    你说你沒有那么多心眼,那怎么能在精明的祖母眼皮子低下,将铺子里的银两贪了近一半呢?

    祖母死后两天,你就能将那么珍贵的玉屏风偷到手,你不但精得很,还胆子大得很。

    梅香兰,你以为我是父亲吗?

    女人撒个娇,就把脑子给扔了,你这一套对本小姐不管用。

    说,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我这人可沒什么耐性,而且还沒什么人品,脾气上來,什么卑鄙龌龊的手段都敢用,你不要忘了,你还有一个女儿呢,不为自己,你也得为她想一想吧。纳兰冰冷着脸,冷着声说道。

    梅姨娘只觉全身都掉入了冰窖中,透心的冰冷。

    不要,不要,五小姐,我说,我说,这件事跟琪儿可一点关系都沒有,她还小,什么都不知道。

    她是你的妹妹,虽然并不亲厚,可是血浓于水,还请五小姐不要为难她。

    我说,我说。

    是,是四小姐,是四小姐。

    是她让我这样做的。

    她说,若是二夫人死了,父亲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有心情娶妻,况且,他三位妻子不是过世,就是红杏出墙,每难再续弦,纳妾也要过些日子。

    老夫人年纪也大了,不可能一直由她來掌家。

    只要我按她说的去做,她就可以利用她的妃子的身份让我掌家,到时候无论是苏姨娘,还是其他新进门的姨娘,哪个不得听我的,看我脸色行事。

    而且,她还承诺会帮琪儿找个好人家,还说肯定会是正室。

    所以,所以我就动了心,将,将一切都告诉给了二夫人。梅姨娘终于实话实说,她怎么也沒有想到,平日里毫不起眼的五小姐,原來竟是这般厉害的角色,在她面前任何谎言好像都无所遁形一般。

    只要你自尽,纳兰琪的婚事就包在我身上,我会为她寻一门好婚事的。纳兰冰转头突然看向梅姨娘。

    凭纳兰琪昨天不顾她父亲的脸色,为梅姨娘拼命求情,就知道她是个有良心的孩子,这样的人,纳兰冰不会为难她。

    梅姨娘闻言,突然怔住。

写私信

评论一下庶女毒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