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生日礼物

买外围犯法吗 欢迎您!
    “要不我们假装不知道,你再宣布一遍?”朱宏善良的提议。

    李刚听罢,痛心疾首道:“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真诚啊!怎么可以假装呢?”

    “你什么时候这么有觉悟了,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节操欠费的李刚么?不会是谁冒充的吧?”张鸣说着便将手向李刚的脸上伸,想试试能不能撕下来。

    李刚抬手挥开张鸣伸来的手,愤然慷慨陈词:“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竟然当众调戏良家美少男,岂要脸乎?”

    “我靠,你这个臭不要脸!”张鸣都惊了:“你侮辱‘美少男’这个词也就罢了,连‘良家’都不放过。”

    “好了,你们别胡闹。”于奇打断二人毫无意义的斗嘴,对李刚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与觉醒兽战斗的时候好像用的并不是能量系的能力,甚至还会飞。在刘珊珊告诉我们之前,我们还真不敢确认那人就是你。”

    “我故意不用能量系的力量,就是为了隐藏身份,看来还挺管用的,我果然高明啊。”李刚面不改色的称赞了自己一下,在众人鄙视的目光中继续道:“我用的是体系天选者特有的力量——绝对之力。另外我那也不是飞,而是在空中行走,以后请称我为在空中行走的男人。现在你们可以尽情的崇拜我了,要签名的话先排好队,女士优先。”

    “滚!”一排齐刷刷的国际“友好”手势。

    饭后,将生日蛋糕蜡烛点上让刘娇许愿。她的默默的许下愿望,希望自己的妹妹可以早日康复。然后吹灭蜡烛。

    刘娇也收到了妹妹刘珊珊的礼物,一只漂亮的手链。这是一对的,刘珊珊自己也有一只。李刚的也没有真的送电动玩具,他怕被打死。他的礼物是一枚戒指,一枚通体幽蓝色如冰晶雕琢的宝石戒指。

    所以当李刚的礼物拿出来的时候,现场空气都要凝固了,完美诠释了什么是落针可闻。

    刘娇揉着额头,一脸见鬼的表情问:“所以你这是要向我求婚?难道你以为我过生日的时候就会答应你么?”

    “呃...”李刚先是一愣,随即一拍大腿恍然大悟,接着单膝下跪,双手捧起戒指深情款款道:“嫁给我吧!”

    李刚这反应刘娇看在眼里,都无语了,原来你是才想起来啊,看来自己一开始是误会了。不过事到如今,她还是礼貌道:“请容我拒...”

    刘娇拒绝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刘珊珊已经一脚印在了李刚恬着的脸上:“去死!”

    皮糙肉厚的李刚拍了拍脸上的鞋印,故作惊讶的对刘珊珊问道:“难道你吃醋了?”

    “我吃你个头!”刘珊珊没好气道。

    “我完全不介意双宿双飞。”

    “我要宰了他,谁也别拦我。”刘珊珊觉的为了人类的进步,还是消灭李刚这个害虫比较好。

    “哎哎,有话好说,俗话说的好,君子动口不动手。”李刚试图安抚下暴躁的刘珊珊。

    “好,我不动手...动脚!”

    “有话好说,我开玩笑的...”

    刘珊珊无视李刚的辩解,抬脚就是一顿猛踩。一边踩还一边道:“我让你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一番脚部运动后,刘珊珊气顺了不少。然后问刘娇:“姐,你要不要也踩两脚。”

    “不用了...”刘娇不知为何,有点同情李刚了。她现在十分好奇,之前这些天,妹妹和李刚是怎么过的。

    “不开玩笑了,正经的。”李刚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一本正经的对刘娇道:“这戒指是送你的生日礼物。”

    一旁的林宁捂脸:“真服了,你见过送生日礼物送戒指的么?”

    “你敢吐我的槽了,是皮紧了么?我可只对萌妹子手下留情。”李刚恶狠狠的对林宁一瞪眼。

    林宁立马怂了,秒便美女:“其实我也是萌妹子呦。”

    众人无语。

    “你的心意我领了,戒指还是算了。”刘娇打破尴尬。

    “收下吧,这不是普通的装饰品。”李刚解释:“这可是正经的遗迹物品,我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件跟你进化能力相关的。这戒指的原名已经不知道,不过我给它起了个不错的名字,至尊水戒。它能够少量增幅水流掌控型进化者的能力,并且自带一个技能,具体什么样我也没法用出来看,你自己研究吧。”

    李刚才介绍完,刘珊珊立刻不客气的一把抓过放到刘娇手上,并对李刚道:“这种话不早说,我就少踩两脚了。”

    “还是要踩啊?算你狠。”李刚服气了。

    “哈哈,白挨了顿揍,傻了吧?”张鸣看热闹不嫌事大,幸灾乐祸。

    哪知李刚却一脸傲然道:“哼,你懂什么。你想要少女揍你,那也要人家愿意。并不是每个渣渣都值得少女出手或脚的!”

    “......”张鸣囧囧有神的看着李刚,心说:“傲然个屁啊,这货心理果然不太正常。”

    礼物之后,李刚摸着豆腐花的的脑袋宣布了一个消息:“我打算过几天和珊妹子离开明泉。”

    “这么突然?”众人不解,包括刘珊珊本人。

    “我可完全没听说过。”刘珊珊一脸茫然:“还有,谁是你‘山’妹子?”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李刚摆手道。

    “怎么就突然要离开明泉?”于奇道:“因为觉醒兽的原因,明泉政府方面已经不在关注你们的事了,只要低调点都没问题,不必离开也行。”

    “其实不是因为那事,而是因为珊妹子。”李刚一指刘珊珊。

    “我?我可不记得有说过要离开明泉。”刘珊珊被李刚说的莫名其妙,有种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的感觉。

    “是这样的...”李刚对众人道:“最近我在考虑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哦...”

    众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说实话,以李刚的个性突然说考虑非常严肃的问题,确实让人感到很违和。

    “珊妹子的腐毒不是一直没找到有效的治疗方法么?元力灌输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必须设法彻底解决,老这个样子也不是个事。”

    李刚的话让刘珊珊有点感动,没想到他竟然这样关心自己。

    不料却听李刚补充道:“毕竟女朋友是木乃伊什么的果然还是很奇怪。”

    “还我的感动啊!”刘珊珊慷慨的送了李刚一发升龙拳:“还有,我才不是的女朋友!”

    从地上爬起来的李刚揉着下巴道:“嘛,总而言之,我打算去找下那些神恩之民,如果能幸运的找到相同进化能力的人并获得血清,说不定有机会治愈腐毒,前提是他们有血的话。实在不行就活捉一个回来研究下,总比在这干等着强。”

    李刚没有说出刘珊珊腐毒恶化的情况,因为那只会让她徒增烦恼罢了。

    刘娇点头,忧心道:“恩,确实现在也没有找到解毒方法。而且因为现在珊珊的身份,想要靠明泉已经不现实。”

    “就是就是。”李刚抱臂点头,同时若无其事的靠向刘娇。

    “你靠过来做什么?”刘娇凤眼一瞪。

    “呃,没事...”李刚挪回原位。

    “你有什么线索么?”于奇问。

    “算是有吧。”李刚摸着豆腐花的脑袋道:“最近我四处打听,获得了一些可能是那些‘神恩之民’的消息。据说在明泉市西北方,有多起狩猎者遭遇奇怪的袭击者的事件。袭击者身上画着奇怪的图腾纹,穿着像野人,从不与人交流,见面就攻击,不死不休。”

    “他们不是神恩之民要统治世界么?怎么就不死不休了,难道他们只对统治死人有兴趣?”林宁端着蛋糕边吃边问。

    “谁知道呢,反正去看看就知道。或许只是误传,但总归要确认一下,比在这毫无意义的干等着强。”李刚耸耸肩。

    “但是野外不安全吧?”刘娇有些担心。

    “那个...”李刚指着自己鼻子:“我不但是在天空行走的男人,还是干掉觉醒兽的男人,保证珊妹子安全这种事应该对我有信心。”

    “虽然说出来你可能比较尴尬,但是觉醒兽好像没死。”朱宏认真道。

    “哈?”李刚立刻检查了下空间戒指:“尸体还在我这啊。”

    “......”这下轮到众人诧异了。

    “可是我们从指挥部那获得的消息,觉醒兽用假身引开你,真身逃入了森林。”张鸣道。

    “假身?那这是什么?”李刚说着便将觉醒兽的尸体丢到了地上,上面还电光闪动。

    众人望着地上不算小的觉醒兽尸体陷入沉默,这怎么看也不像是假的。张鸣还上去踹了一脚试试真假,结果直接被上面的电流放倒。

    “真...真像...只...有一个。”张鸣磕磕巴巴的说道:“要...不是明泉指挥部....放...放假消息,要不就是觉醒兽天...赋异禀,本...来就能一分为二,或者本来就是两只,我们看的是二合一型号。”

    张鸣的话是越说越流畅,被电的后遗症逐渐消退,但是...

    “你这是真像只有一个?明明是三个!”林宁都忍不住吐槽。

    “管它是什么,反正能卖钱就对了,这东西看着就像值钱的样子。”李刚的观点倒是很朴素。

    正说话间,一直在旁么什么存在感的豆腐花屁颠屁颠的凑了上来,二话不说扑到觉醒兽尸体上就啃。

    “你给我住嘴!”李刚大喝一声,连忙将豆腐花从觉醒兽的尸体地上拉开,并顺手将尸体收回了空间戒指。这么珍贵的材料,可不能让豆腐花这个吃货给糟蹋了。

    失去了目标的豆腐花,继续舔手中的棒棒糖。

    “好吧,言归正传,算你是干掉半只觉醒兽的男人,但你只知道一个大方向,怎么找?”林宁问了个实际问题。说是在西北方,但西北方可大了去了,就凭两个人四只眼,要找还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一群人,到猴年马月?

    “这个问题我也考虑了,我有个很擅长找人的朋友,打算叫他跟我们一起。”李刚不紧不慢道。

    “你说的不会是我吧?”林宁自我感觉良好的问。

    “知道么,有时候你傻起来还蛮可爱的。”李刚不客气的予以鄙视。

    “我不傻的时候也挺可爱的。”早就习惯了李刚嘲讽的林宁已经刀枪不入。

写私信

评论一下石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