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六章麻烦

买外围犯法吗 欢迎您!
    t面带寒霜的李震洋推门而入。

    “都处理好了?还是有什么问题?”程子言见他这个样子,就知道可能有些麻烦。

    “高崎他们几个真TM太不像话了,”他臭着一张脸,有些烦躁地坐了下来,“那女的是个小明星的经纪人……”

    他看了赵晗如一眼,“就是杜如松那个中天公司里的员工。”

    “咳咳咳,”刚趁曲岳不注意偷偷喝了一口酒的赵晗如被呛到了,没想到这种事也能和她扯上关系,未免也太狗血了吧。

    “你伤还没好全,就想着喝酒?”他果然生气地夺走她手里的杯子,她曾经是滴酒不沾,现在却和他一样时不时地爱来上两杯,说起来还是他把她带上这条路的。

    “那个经纪人想让手里的小明星接高崎公司里的一个代言,所以被他们带到这里下了药……”

    “高崎不是一向喜欢玩小明星吗?怎么现在连经纪人也不放过?口味略重啊。”兰信明揶揄道。

    “那个小明星是个男的,高崎虽然爱玩,但从来就不喜欢男人,觉得这个经纪人有几分姿色,就打起她的主意了。”

    “这女人明知道高崎是个色中饿鬼,还敢跟他出来,看来她对自己手里的那个小明星是真爱啊。”严南生玩味地笑了起来,他在娱乐圈里多年,这种事情见得多了。

    李震洋没有理会他们,继续往下说道,“那女的也算是烈性,被他们拉回包厢去之后,知道自己可能要被轮,宁死不从,一头撞在茶几的尖角上,满头都是血……”

    “靠!贞洁烈女啊!”一屋子里的人都惊呆了,女人被占便宜的事情并不少见,但这么刚烈的却不多见。

    程子言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结,“会不会出人命?”

    “差点就出了,那女人都只剩下一口气了,那几个畜生不顾那个女人满头是血,竟然还要硬上,如果不是我及时踢门进去,那女的就要死在这儿了。”李震洋一脸愤怒。

    “这高崎还是不是人啊?”冲动的兰信明当场就摔了杯子,“靠,老子出去揍他!”

    这帮纨绔子弟还是有做人的底线的,高崎的做法无疑是犯了众怒。

    “真TM晦气,高崎是存心给我找不自在是吧!他人呢?”程子言也暴怒,他虽然也玩女人,可向来都是你情我愿,高崎那些在他的地盘上搞这种事情无疑是犯了他的忌讳,如果真的出事了,他还得受到牵连,起码被家里长辈狠批一顿是跑不了的,家族里竞争十分激烈,如果他失意了,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想要上来踩他一脚。

    “我把他们几个关在包厢里,让人看着呢,那女的已经被送到医院去了。”

    程子言脸色稍霁,竟扭头问赵晗如,“弟妹,你看这事儿怎么办?”

    程子言处理自己的事情,却问她的意见,这显然不是很合适,可是受害者和她也算有间接的关系,她如果一声不吭,似乎也说不过去。

    “报警吧。”她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程子言他们几个都有些意外,圈子里的这些事儿无论闹得多大,向来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自行解决的,以他们的身份报警能有多大用处?

    不过转念一想,她刚从美国回来,性格迂腐一些也很正常,她不明白国内这些事情报警未必管用。

    “既然这个女人这么烈性,醒来之后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与其她去报警,连着把你们一块儿给告了,还不如你们主动一些报警,在这件事情上,你们如果帮着她遮掩,一定会弄得很狼狈。”她笃定地说。

    “何以见得?”她说得很笃定,程子言却不信邪,这样的事情虽然令人气愤,但也不是没有见过,给点钱施点压,就能把事情压下去,哪有她说得那么严重,以他们的身份,还没有人敢告他们,何况他们又不是施暴者。

    “因为今时不同往日了,互联网上的消息传播速度这么快,这个女人又是娱乐圈的人,认识很多记者,只要她把这个风声透出去,一定会有人愿意为她伸张正义,也许这些人的目的没有那么纯粹,也带了一些博关注的功利色彩,但是只要一旦传播出去,就不是你们能够控制的了。你们给了那个女人钱,也得给那些传播者钱,就像蚊子一样,看上去没多大能耐,可是人多啊,一人上来咬你们一口,你们又不是印钞票的,就算施压给钱,能受得了他们这么没完没了的勒索吗?”

    “我记得你堂哥赵刚以前就玩过一个小明星,不也是无声无息地压下去了?”程子言有些不虞,觉得自己被看轻了。

    “那是个小明星,给她施加一点压力,她也就认了,后来赵明伟往她身上泼脏水,人们也都相信,因为没几个人相信小明星是干净的。可是今天的女人不一样,她是个经纪人,清清白白的良家妇女,何况她还撞了桌角自杀,以死来保住清白的人,有人会相信她自己有问题吗?她连死都不怕,难道还会怕你们施压吗?如果她拼了这条命要给自己讨回公道呢?”

    她笑了笑,“其实这些都不该是你们来烦恼考虑的问题,真正伤脑筋的应该是那几个施暴者和他的家人,你们又何必非要把这个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烫手山芋接下来?”

    程子言皱眉,赵晗如的这一句话说到他的心坎里去了,这件事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何况李震洋也及时制止了高崎他们,整件事里他担的干系并不大,他把高崎他们交给警方,等于就是把烫手山芋给抛了出去。

    但是唯一的问题就是情面上却不过,他们和高崎并没有什么交情,但是他们的家族和他背后的家族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相信那些世伯们不会乐见自己用这么公事公办的态度把他们交出去。

    程子言望向曲岳,发现他已经化身痴汉,一脸专注地看着赵晗如,就知道这个小兄弟靠不住,在他心里他老婆永远都是伟大光荣正确的。

    关航永远都是那副阴郁的模样,他这个象牙塔里的学者向来不掺和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而兰信明则冲动易怒,恨不得出去揍高崎一顿,显然也不会想得太深。

    能靠得住的只有李震洋和严南生了,他们三人用眼神默契地交流着。

    最后程子言权衡了几秒,终于点了点头,李震洋立刻起身出去处理事情的后续了。

    “晗如,你这么为那个女人说话,是不是因为她是杜如松的人?”严南生玩味地笑着,却在不经意间改变了称呼。

    不再喊她“弟妹”,而是直呼其名,意味着她已经让这几个男人真正地开始正视她,不再是单纯地欣赏她的容貌,把她当作曲岳的附属品,她已经具备了和他们平等对话的资格。

    “是,也不是,照理说,她是杜如松的人,也算是和我有些关系,我要是对她的事情视而不见,就显得太冷血了点儿,但是她刚才当着我的面往曲岳身上扑,还吃了他的豆腐,我挺不爽的,所以她到底会怎么样,我并不关心……”

    “噗,哈哈哈……”程子言和严南生都爆笑出声,指着曲岳一脸揶揄,“你刚才怎么没说这一节?是不是害羞了?”

    兰信明瞬间忘记了刚才的义愤填膺,用力地拍着沙发笑,“那女人吃你豆腐了?怎么吃的?吃哪儿了?”

    就连阴郁寡言的关航都勾起了唇角。

    赵晗如智商在线,对他们又没有什么企图,说话还这么有趣,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包厢里的气氛悄然改变了,变得轻松自然。

    曲岳被他们笑得有些难堪,瞪了赵晗如一眼,“我刚才要是不挡在你前面,你就要被她吃豆腐了,你倒来笑话我?”

    “我是女的被她吃豆腐也没什么啊,”她也不掩饰自己的小醋意,一想到那女人在他身上蹭来蹭去,咿咿呀呀的,她的心里就堵得慌。

    “所以我根本不想帮那个素不相识的女人,我帮的是你们。”她收起那副小女儿情态,这才正面回答程子言的问题。

    她在说正事的时候,总会自带无以伦比的自信和强大的气场,“你们是曲岳的挚友,在外界看来你们就是一体的,如果今天那女人的事情闹大了,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恐怕就是程少了。而谁不知道曲岳背后有程少和唐老的支持,如果程少沾上什么麻烦,难免有人会趁机对我们家曲岳下手……”

    她这一句“我们家曲岳”说得无比顺口,曲岳自然十分受用,他一直很清楚自己在她心里的位置,他为她着想的同时,她也时时刻刻把他放在心尖上。

    其他几个人却抖落一地的鸡皮疙瘩,以前只看到曲岳死心塌地地宠着她,现在看她这么全心全意地为他着想谋划,再搭配上两人那理所当然的表情,真是秀得一手好恩爱,他们这些看客被强喂进一把狗粮,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十分难过。

    w

写私信

评论一下小白花黑化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