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六章 唇亡齿寒 重兵往救

买外围犯法吗 欢迎您!
    张献忠说到这里,堂中鸦雀无声,连掉根针在地上都听得到。

    殿堂之上,文武大臣皆垂首肃立,半句话也不敢多说。所有人都知道,这位骄横狂暴的大西皇帝已然拿定了主意,他们再说任何话语,亦是无济于事了。

    在这些人中,最为失望的,当是孙可望。这位现在张献忠手下唯一的一名义子,见到张献忠竟最终只采纳了自已的下策,心下是难以形容的失落与悲凉。只不过,他虽心下十分不满,却也只能在表面作出一副平静从容的模样。

    随后,张献忠下令,着左丞相严锡命为大西全权代表,紧急前往北京,去京城见那李自成,向其求援兵马。

    同时,他令孙可望以及手下各名战将,去分守西川的各个要地关隘,复从成都各大府库中,紧急调配了大批军械粮草到各地。至于西川各地的守军,更是发足了先前的欠饷,另外每个人还得了数两开拔银子。可以说,为了迎战唐军,张献忠可谓下足了血本,下定决心要与唐军拼死一战了。

    且说这大西国左丞相严锡命,自奉了张献忠之令,便立即启程,匆匆北上,风尘仆仆昼夜兼程地赶往北京。心思重重忐忑不安的他,一路跋涉奔行,总算还是一路顺利,就在半个月后,便到了北京城中。

    入得城来,严锡命不敢耽搁,立即求见李自成。

    此时,这大顺皇帝李自成,已然散了朝,正在御花园中垂钓游乐,他听到太监前来禀报,说大西国派严锡命来京城议事,原本要立即接见,但他转念一想,却先传下令,让严锡命他们先去驿馆休息。然后紧急先传自已最为信重的牛金星,来御花园议事。

    牛金星匆匆赶来,见李自成正绷着脸,端坐在太液池边一块突出的巨石上,一副忧心忡忡又心不在焉的样子,不觉心下一凛。

    他略一思怔,便快步上前,拱手行礼,李自成摆了摆手,止住他这些无用的虚礼,便直入正题,将大西国左丞相严锡命来京城议事的消息,转告给他。

    牛金星皱着眉头听李自成说完,脸上不由得泛起苦笑。

    “牛大眼,你他娘的笑啥?你倒是跟俺说说,以你估计,那黄虎(张献忠外号)派这严锡命来我大顺京城,却是所为何事?”

    牛金星一声长叹,拱手禀道:“启禀皇上,这不明摆着吗?他们此番赶来我大顺京城,以在下观之,当是只为一事。”

    “何事?”

    “就是专程来此,求我大顺赶紧派发援兵,入援大西,得救艰危。防止李啸的唐军西攻西川,一举端了他的老巢是也。”

    李自成嘴角咧了下,挤出一个十分难看的笑容:“哼,黄虎这厮,向来猖狂,往日更是多与我大顺摩擦争斗,可惜老子一直没空腾出手来收拾他。却没想到,如今这个心高气傲的混蛋,反过来向我大顺求援乞命了,倒是造化弄人。”

    牛金星笑了笑,便沉声道:“张献忠此举,说起来,亦是无可奈何。现在唐军灭了左良玉,鲸吞了整个湖广,可谓士气如虹,兵强马壮。不过,现在的弘光朝廷中,因那郑芝龙有强大水师,李啸估计暂不敢动他。而其余的云贵广西等地,地贫民瘠又地处偏远,唐军定不屑于去分兵占领。估计接下来,唐军的行动目标,便是要对张献忠的大西国下手了。毕竟大西国在这诸个势力中,力量最弱,地盘最小,唐军进攻大西,实是理固宜然。因此,张献忠现在,估计是极其忧虑担心唐军的下一步攻势,便是拿自已开刀,所以他不得不未雨绸缪,提前作好应对准备,倒也算是明智之举。”

    “哦,是吗?这么看来,那黄虎这厮,是要求我大啧派发援兵了。这样的话,那俺可不可以对他说,若要我大顺派兵,可否如当日左良玉割让河南南部一般,要他先割让西川以北之地,以表诚心呢?”李自成一脸皮笑肉不笑。

    牛金星摇了摇头,低声道:“皇上,在下倒以为,大西国与左良玉情况不同,当不必将条件定得这般苛刻。要知道张献忠现在的情况,看似兵戈不动,实际却是风雨欲来,危急万分。若再与其在割地之类事情上争执不休,则只怕我等商谈未定,唐军已一路攻到成都城了。到时候,我等岂非只是空欢喜了一场。更何况,张献忠所在的西川,与我大顺起家之本陕西紧密相连,互为倚靠,他若灭亡,则必是唇亡齿寒,我大顺接下来,定会成为唐军下一个攻击目标了,此为必然之势也。”

    听了牛金星的话,李自成了脸色凝重了起来,他呐呐道:“那这么说,可是我们大顺无偿援助黄虎这厮了么?那可不成,没有做赔本买卖的道理!更何况这厮向来与俺不对付,不狠狠敲他一下,俺心下这一关过不去。”

    牛金星一声苦笑,又道:“大王若是这般觉得,亦是人之常情。不过说起来,我军也确没有白白帮人,却丝毫不图回报的道理。以在下看来,大王可向他多求金银,令他提拱大批粮草,以及分发给士卒的开拔银子与抚恤钱财。这样的话,我军此番入援出征,倒亦不算吃亏。”

    李自成点了点头,满意道:“牛大眼子这话说得还有点道理。想来黄虎那厮为了保命,纵心下不爽,也必定会乖乖地全盘答应我军之番要求。”

    李自成自顾自地说完,却发现旁边的牛金星一直低着头,一副脸带忧色的模样,不由得心下疑窦,便问道:“哎,牛大眼,你这厮咋啦,这事你都说完了,明天俺便在建极殿召见严锡命等人便是。怎么你还这般耷拉着个脸,是何缘故?”

    牛金星一声长叹,便拱手回道:“皇上,恕臣直言,在下心忧的是,现在唐军如此势大,大西国已是岌岌可危,纵是我军及时派出援兵,只怕亦是难以保全张献忠这厮的大西国啊!”

    “哦?你为何如此高看李啸,难道说,这厮现在要扫灭天下,一统宇内不成?”李自成颇以为然。

    令他没料到的是,牛金星竟然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道:“启禀皇上,以微臣揣度,那唐王李啸,只怕确有此心呢。此人现在连得江南与湖广,几乎占了中华全部的精华地域,拥有了极好的土地与极多的人口,又有广阔的海外领地为凭依,这般雄厚势力,无论是满清,还是大顺,大西抑或弘光朝廷,皆是远不能及。有道是,操刀必割,这野心勃勃的李啸,手握天下强军,实力这么雄厚,环顾四海再无敌手,他若不动一统天下的心思,倒还真是不正常呢。”

    牛金星稍稍一顿,又立即说道:“以余观之,唐军的战略方向,必是先灭大西,再图大顺,最后全军挥师北伐,一举消灭塞外的满清,接着再回过头来,将那奄奄奄一息的弘光朝廷彻底扫灭,从而最终完成一统天下的壮举。如此一来,李啸的彪炳功业,虽是唐宗宋祖,亦远不能及。”

    牛金星说完,李自成脸上的表情骤然僵硬,眼神更是十分复杂。他木然地呆坐着,仿佛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回答牛金星的话语。

    “牛大眼,那你既这么说,我大顺岂非只能束手待毙了么?”李自成沉默许久,终于讪讪地回了一句。

    “皇上,也不必这般悲观。当然在下愚见,亦不一定全部正确。”牛金星听到李自成话语不善,急急言道:“有道是,尽人事,听天命,以在下观之,我军对于入援西川去救张献忠一事,一定要高度重视,全力应对,万万疏忽不得。就算大西国最终仍不免败亡,亦是尽可能地拖延其灭亡时间,让这大西国,成为唐军一块极为严重的消耗之地,让他们就算最终得到了整个西川,亦会损失惨重,得不偿失,想要接下来继续攻打我大顺,至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没有那个能力。”

    李自成目光灼灼,继续问道:“这话倒是有理。那依你之见,我大顺当派多少兵马,前去入援方为合适呢?”、

    牛金星长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回道:“禀皇上,以微臣之见,至少要有二十万精锐兵马入川,方为合适。”

    听到牛金星这话,李自成吓了一跳,他立即大声喊道:“牛大眼!你他娘的满嘴胡沁!你要知道我大顺全国之中,不过仅有六十余万兵力,其中难堪一战仅能维持治安的地方兵力,便有近半之数。其余的可战精锐兵力,也不过二十余万。你这厮说出这话,可是把俺大顺的举国精兵,全部调派西川,去给那黄虎贼厮卖命么?你这厮真是混帐,到底是何居心?!”

    牛金星一声苦笑,摇了摇头,才缓缓回道:“皇上,微臣说过,西川之地,虽是张献忠的大西国治下,但它对我大顺来说,实在太过重要,万万不可轻失。如果丢了西川,亡了大西,那我大顺将会如折一臂啊!只有保住了大西,才能保住我大顺,这唇亡齿寒的关系,大王你如何会不明白呢?臣不是说过么,哪怕大西必亡,西川必丢,也要让唐军在西川损失惨重,兵力大减,至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不能再打我大顺的主意。皇上能如此用兵,方为良策啊,万望皇上熟虑之!”

    听了牛金星这般苦心婆心的劝誎,李自成心下,有如吃了黄连一般苦涩,更有莫名的烦躁萦结心头,让他呈现出一脸扭曲的愤恨。

    他娘的,真没想到,李啸这厮会这般难对付,非得自已下注血本,才可勉强与之一战,这样的事情,真真想想都让人感觉憋屈。

    只是,若自已真的只是象征性的派一支部队前去西川,非但无法挽回局面,这数万人的兵马,也只会白白地给张献忠这厮作个陪葬,起不到任何作用。

    想到这里,李自成忍不住一声长叹,他转过头来,眼神幽幽地望向旁边那紧张不安的牛金星,语气却是缓和了下来:“牛大眼,那依你这么说,我大顺要调集全国精兵二十万,前往西川的话,那现在派往宣府北路,去与清军一道包围唐军第四镇金汤城的十余万精锐兵马,岂非只能尽数撤回?若是这般,那金汤城重围一解,唐军岂非又会重新为祸,乃至荼毒整个宣府了么?”

    牛金星闻言一愣,便急急答道:“皇上,事有轻得缓急,安得顾虑许多!现在这大西国危在旦夕形如累卵,倘不急救,俟其灭亡,必会悔之无及!那宣府北路的金汤城处,唐军第四镇孤悬塞外,兵力有限,纵得破围而出,亦是难以为祸太远。更何况,我军完全可以将外面包围的兵力,进行秘密替换。而且,金汤城外还有清军共同围城,城中的唐军不明虚实,必定不敢轻举妄动。恕臣直言,那进攻大西的唐军,可谓心腹之患,而宣府北路的第四镇唐军,实乃芥藓之疾耳!这两者,孰重孰轻,万望皇上细思!”

    牛金星这番话语,十分肯切,李自成听毕,连连叹息摇头,却亦只能在心下同意他的观点。

    狗入的黄虎啊!老子真是前世欠了你的,今生今世才要这样不惜血本地救你这贼厮!

    哼,等到唐军败走,西川保全之后,老子却要再与你这厮另有一番计较,你就等着瞧吧!

    李自成心下恼恨,将手中鱼竿重重一丢,便起身离去。他边走边丢给后面的牛金星一句话:“你之所言,甚是有理。那就速速令包围金汤城的刘宗敏部撤回,全部派往汉中驻守。同时再暗中派遣普通部队前去替换,总之一定要做得隐密而不露痕迹。与此同时,再于国中其他地方,调集精锐兵马,同样全部调派汉中,给那刘宗敏配齐二十万精锐兵马,一旦唐军开始进攻西川,立即入援。”

    牛金星一愣,立即回道:“好!皇上英明!老臣这就去办。对了,那严锡命他们……”

    “就令他们明天来建极殿,把这事给好生谈妥。然后么,再打发他们速速返回西川,去给黄虎那厮回复便是。”李自成大声回答,便拂袖离去,再不回头。

写私信

评论一下明末之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