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一十九节:这哪门子的道理?

买外围犯法吗 欢迎您!
    ....

    ..

    姜雨柔微微一愣,她转而坚定道:“他是在在向我这个往届的重阳诗魁挑衅,自是要我来应战,哪里有你出去帮我挡下来的道理?着不合规矩!”

    秦枫笑道:“有什么合不合规矩的,如他这般故意对你用低一级的敬称,落款还直接写名字,这就合规矩了?我若是你,直接就将信撕了,去重阳诗会,更是休谈。”

    秦枫朗朗说道:“别人问起,我只将那信的拓本给人看了便行,别人只会说荀有方是‘不识礼法’的乡野粗人,或是‘不合规矩’的狂妄后生,自有看重规矩、方圆的卫道士帮你骂他,你着什么急呢?”

    姜雨柔听得秦枫的话,不禁“噗嗤”一笑,用以其人之道,还施其他之身的话,她笑道:“对啊,那你着什么急呢?何必将这事情揽到自己的身上?”

    她看向秦枫说道:“荀有方在入学考试时就作出了大成诗篇,这几日风头正盛,是很多学究,甚至是已经成为祭酒的人物,都愿意放下身段,创作诗篇与他唱和,当真是众星捧月,花团簇锦……”

    姜雨柔笑了笑,语气之中略带不屑说道:“他被捧为是竞争下一任‘诗才子’的最有力人选,自然是要拿人来踩,提高自己的声望,否则的话,光凭一篇文光才一寸的大成诗作,可不济事。”

    秦枫没来由地大笑了起来:“雨柔,连你也认为那一篇大成诗文是荀有方做的?”

    姜雨柔一开始还没有往这个方向去想,此时此刻,听到秦枫的爽朗笑声,蓦地眉头一皱,旋即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向秦枫。

    她掩口,却难掩自己的吃惊:“难道……难道说那一篇大成诗作是……”

    秦枫笑了笑,微微点头。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不想出这个风头罢了。”

    姜雨柔听到秦枫的话,脸上的惊讶缓缓转为平静,她笑着自言自语道:“我也真是的,这有什么好惊讶的,你能够做出大成诗篇不是理所当然。不过,你……你还真忍得住啊?你可知道一篇大成诗篇意味着什么吗?”

    姜雨柔似觉得“至少是可称为学宫祭酒的机缘!”

    秦枫大笑出声道:“中土世界时,方运做的可比这荀有方过分多了,我不是一样忍下来了?倒不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实在是有人挡枪,我求之不得呢!”

    反倒是旁边的小书童,听到秦枫的话,惊讶得差点把自己舌头给吞了下去。

    “小师弟,你,你,你做的那个大成诗?你……你别瞎吹牛皮啊……饭能乱吃,话不能乱讲的!”

    秦枫淡淡一笑,对着小书童说道:“你自己知道便好,莫要把这秘密说出去自己讨打!”

    小书童“咦”了一声,秦枫笑着说道:“现在人人都认为荀有方才是那篇大成诗作的作者,你偏要冒出来说是我写的,虽说的确是我写的不假的,但也要有人相信才是?还不是要害得你被荀有方的拥趸们一顿好打?”

    小书童听到秦枫的话,只得缩了缩脖子,吞了口水,不敢再说话了。

    秦枫转而看向姜雨柔说道:“好了,重阳文会还是我去吧!”

    没等姜雨柔表态,秦枫就说道:“你一位学宫的学究,赢下他是理所应当,甚至他输了都是理所应当,若是他侥幸与你平手,甚至胜了你,更是白白为他增长文名,这种舍己为人的事情,不是不能做……”

    秦枫嘴角翘起,他笑道:“若是为坦荡荡的大道君子铺路也就罢了,何必给这种沽名钓誉的小人做垫脚石?”

    姜雨柔听到秦枫的话,她笑了起来:“看你这么积极要去重阳文会,莫不是你要在曲水流觞文会之前就先会一会荀有方?拿他当增进你文名的磨刀石?”

    秦枫毫不客气地笑着说道:“垫脚石差不多。我可以不发声,暂时默认他就是大成诗篇的作者,但我不能让他仗着这个从我这‘偷’来的身份反过来打压我自己的流派……”

    “我秦枫不是睚眦必报的小人,但也从不是以德报怨的烂好人。”秦枫淡淡说道:“以直报怨,不正是我道吗?”

    姜雨柔听到这话,轻笑着抬起手来,在他肩上打了一下:“你想踩人就直说,还以直报怨呢,你哦!”

    秦枫爽朗大笑:“怎么,就允许他在百家殿对我经世家大放厥词,不允许我去重阳诗会给他还以颜色?”

    “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

    三天之后,就是九月初九的重阳节了。

    本来秦枫还觉得很奇怪,为什么重阳节的习俗在天仙界还有,原来上清学宫所在的闻道星与地球和中土世界很像,其中很多习俗也就沿袭了下来。

    从上清学宫里出去的一代又一代的学子们,又将这里的习俗带往天仙界各个势力。

    尤其是万古仙朝境内,为官的儒道修士地位极高,远超武将,所有人也都愿意附庸风雅,跟读书人一样过端午,过重阳,不管学到了几分真学识,端午吃粽子,佩香袋,重阳登高赏景,插茱萸,以雄黄酒沐衣的习俗倒是学的挺快的。

    作为上清学宫所在的闻道星,最为著名的登高赏金胜地无出百花峰之右。

    其他山峰,要么景色虽好,但距离学宫十分遥远,除了布武境以上的天人可以御空往来,若是马车可能要坐到十天半个月以上,自然被排除在外。

    有的山峰则太过险峻,读书人又是有名的手无缚鸡之力,哪里有武家修士披荆斩棘,登临山顶的气度?

    于是,不算高也不算矮,而且还有百花盛开,传说繁花似锦,最盛可铺满十里的百花峰,自然就成了登高赏景,举办文会道首选地址了。

    此时,才刚过卯时,也就是寻常人家用过早饭的时间,百花峰下就已经停满了各式各样的马车。

    世家子弟自是香车美人相携出来过节。

    平日学宫里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什么的,在这一天,好像也跟着过节一起放假了。

    基本上只要不是特别出格的举动,女孩子也没有异议的话,异性之间有点亲昵的举动,并不会被视为于礼不合。

    若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一般,还会成为众人口口相传的一桩美谈。

    与来来往往如过江之鲫的豪华马车相比,更多的学子是骑马,甚至是骑驴来参会的。

    用后世的话来说,这就是一条鄙视链。

    坐豪华马车的,看不起坐普通马车的,坐马车的看不起骑马的,骑马的又看不起骑驴的……

    骑驴的,又看不起步行的。

    这就有意思了,到了百花峰的脚下之后,无论是坐车还是骑马都不上去了,除了最最豪奢的世家大族的公子,家里豢养了仆人,用轿子抬上山去,大部分人都滞留在了山下,不得不徒步上山了。

    虽然人头攒动,但却是天然形成了好几个圈子,彼此在圈子里各玩各的,井水不犯河水,颇有一些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意思。

    秦枫恰好就是总是被人鄙视,最不被待见的那一堆,他是步行来的。

    孙山本来作为法家的弟子,出门是可以骑刑房的马,本来到了学宫门口,他见着秦枫居然要步行前往,本来执意要劝他骑马,秦枫执意不肯,结果堂堂这一届学子中的法家首席大弟子就只能陪着秦枫一路步行来了。

    两人到了百花峰下的时候,世家大族的公子哥们已经开始坐轿子登山了,山下的人群也陆续起身,准备登山了。

    秦枫看了看全场,不禁低声问道:“上清学宫里的女学生都这么抢手吗?”

    孙山循着秦枫目光望去,只见但凡是女学子,身边都至少围着三名以上的男学子。

    有的说话逗笑,有的侃侃而谈,有的则极尽体贴讨好,无一例外讨好之意都溢于言表。

    甚至叫秦枫觉得有一点谄媚了。

    孙山笑了笑说道:“秦兄,你未免也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了。”

    他指了指停下山下的众多的豪华马车说道:“若不是为了吸引女生的注意力,谁吃饱了撑着弄这么多豪华马车?要知道,还有人为了撑场面,重金租借马车的事情,闹了好大的笑话!”

    秦枫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有人愿意下血本,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也不至于这样吧……”

    秦枫是话里有话,言外之意就是,这些男学生也不至于几乎放弃了文人风骨,去做裙下之臣吧?

    而且……几乎每一个女生身边都围了这么多男生,若是光彩照人便罢了,偏偏不少都是中人之姿。

    若被人看到还不都以为上清学宫的男学生,都是些饥不择食的色中饿鬼啊?

    孙山坐在树墩子上,笑道:“无利不起早呗,不然呢,还能是为了什么?”

    秦枫不禁“咦”了一声,孙山似是走得累了,在树桩上坐了下来,脱下布鞋倒了倒里面的沙子,笑着说道:“上清学宫是他们儒家主导的,儒家又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又讲‘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上清学宫里还有女学生,为什么?”

    听得孙山的话,秦枫略一思量,笑道:“非富即贵?”

    孙山抬起右手食指,摇了摇,一副“你不懂”的表情,他笑道:“非也,大富大贵!”

写私信

评论一下儒武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