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龙渊恰至

买外围犯法吗欢迎您!
    “啊!可恨!”歇息地里的怒吼声咆哮而出,震得四方修士胆寒,彼时被毁了一部分的荆陌城早就乱了。

    原本三个大型势力的首领和镇守此地的皇室王者皆殁,现今荆陌城已经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境地,再被彭元庆这般一闹不乱才怪了。

    他夺舍了彭耀,仿佛真的回到了黄金岁月,可是今日被彭辉这么一搞一切都成空了;过去付出的所有代价都打了水漂。

    过于真实的不败之败,他轰飞了彭辉二人,自己却受到了更加可怕的内伤,等若是一瞬间变成了腐朽行列。

    生命气机似乎又回到了曾经濒死时的迟暮状态,如同风中残烛一般,彭元庆岂能不怒不恨?若无意外的话这一战过后他将必然面临消亡的结局。

    腐朽行列的死亡,在荧惑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挽回的,彭元庆此时还残留的滔天凶威无疑皆成了其回光返照的最后力量。

    “不对,还有一线生机,那两人都是仙界的妖孽天骄,吞噬他们的生命力量应该可以延命,而且那两人身上可能还有仙药!”彭元庆努力保持理智,眼冒凶光。

    他恶狠狠地望着彭辉二人被轰飞的方向,确信那两人虽然很大可能未死但也绝对被重创了,当务之急是要尽快赶去镇杀他们,切莫被那两人恢复了力气遁走。

    城外,从倒塌的城墙处延伸出一条不短的烂路,足可见彭元庆那一风道杀招有多么的可怕,径直往前看去,可以发现其竟然都贯通到了城外远处的树林中。

    被夷平的林地一角深处,彭辉瘫倒在地上,浑身浴血,可见伤势之重,他正在大口喘息,而上一次遭受如此重创都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旧事了。

    一旁裸露着香肩和柳腰的窈窕妖女雪霜炎也费了一番功夫才止住血,她的状态至少比彭辉要好上太多,方才彭元庆的风道杀招的威能大部分都被彭辉给挡住了。

    “你这混蛋,让老娘够担心的,居然不按说好的来!”她小心地将配置好的混合药液倒入彭辉的口中,而后没好气地说道。

    明明说好是要防住彭元庆那一杀招后就开始反攻的,结果彭辉却私自改变计划,居然为了动用真理杀招而不去顾及自身的防御,因而才有这等伤势。

    六道轮回网的防御力量几乎是被彭辉给算好的,仅仅确保自己不会被秒杀,他对彭元庆的杀意很重,为了这一良机竟不惜让自身承受如此重创。

    “嘿嘿,至少还是很划算呀,有你在,有从仙界带来的宝药在,无论如何我都能够恢复如初,而现在,彭元庆无论如何也活不久了,他必死无疑!”彭辉惨笑道,面露得意之色。

    不得不说仙界帝族的宝药的确效果惊人,彭辉这么重的伤势居然没过多久就好了一半,而雪霜炎也已经完成了疗伤并让法力重回巅峰。

    “你和那个彭元庆之间的仇怨不小啊,之前老娘就发觉到你那突然暴增的杀意了。”确保彭辉的状态渐渐变好后,雪霜炎的眸光柔和了些许,轻轻地说道。

    而这时彭辉已经能够站起了,他深吸了口气,淡淡地开口道:“他夺舍的那个人是我的朋友,而他也算是我这一脉被逐出内族的元凶。”

    这的确是不死不休的大仇了,若彭元庆之前不将他们二人误认为了仙界天骄而亲口道出这一段往事的话,彭辉很可能一直都无法得知这些黑幕。

    “呼,不过彭元庆到底非寻常初阶尊者,我们现在想要联手杀他真的不太可能,若不是六道轮回可以克制他的话这回恐怕只有跑路的份了。”

    回想起开战时自己的豪言,再看看现在两人的狼狈样,彭辉不免又觉得一阵尴尬;自己最近果然是因为杀的半神太多而内心有些膨胀了吗?好像是有点呀。

    “这可不假,光论资质的话他几乎接近我们仙界的百强之列了,你们荧惑的复苏让我都有些羡慕了。”雪霜炎也难得的没有表示不服,而是心平气和地说道。

    曾经的荧惑,绝世天骄也最多比肩仙界超级年轻至尊罢了,可现在光彭元庆这个老不死的资质都接近百强之列,那年轻世代的绝顶天骄中岂不是有不少都是顶尖年轻至尊级别的了?

    这种大复苏有些吓人啊,若仙界强者洞悉估计都会被惊掉下巴,无怪雪霜炎这个不良少女的语气都有些酸酸的了。

    忽然间气氛又沉静了起来,对视中的一男一女都露出了古怪的神色,旋即两人同时转头,盯着荆陌城的方向望了一下。

    “有点怪呀,他现在应该都恢复理智了吧,按理说不是早该杀过来了吗……可为何这么久了还不见人影?我都准备好跑路前再坑他一次了。”彭辉阴恻恻地抱怨道。

    虽然暂时打不过彭元庆,但彭辉自信真要跑路的话对方根本拦不住他们,故而在心生退意之际便在暗暗准备新的陷阱。

    反正彭元庆横竖都是一死,自己也懒得再和他血拼了,但临走前再坑一次是必须的,可是现在这情况有些不对啊。

    “是有些古怪,你的伤势都完全恢复好了,他居然还没有杀过来,难不成是觉得下界还有法子能够救他?”雪霜炎亦疑惑道。

    保险起见二人又加强天眼神通注视远方,这一次他们终于见识到了不一样的景象,看似寂静的前方不远处居然蕴藏着可怕的杀劫。

    彭辉二人不禁感到一阵心惊,在他们悠闲布下陷阱的同时居然在不远处就有隐藏得如此深的绝世杀劫埋伏着,若不刻意地细心洞察的话他们二人都难以发现。

    “这是丹道的一种极境表现,元力完全静化,堪称掩藏埋伏的最佳手段,这是被作用到了法阵上。”雪霜炎念道,本来对下界什么都不屑的她都难得的露出了惊愕之色。

    “丹道嘛……”彭辉闻言不禁心头一动,想起了那早就不被自己专研的丹道,不由地想再次捡起这一技术。

    “不过荧惑复苏后居然连丹道极境都有人掌握了吗?而且,为何此人会挑这个时候阻击彭元庆,莫非是在帮我们?”新的疑问一个接一个,让准备离开此地的彭辉都好奇地选择多留一会儿。

    火发飘散的雪霜炎柳眉微皱,她一手叉腰,一手放在眉宇间,凝望着杀劫爆发的不远处,似乎又看出了什么端倪。

    半晌后她俏脸微变,惊呼道:“好家伙,那可是诛仙剑阵,出手的人难道就是雨漠不成?”

    雨漠曾在三国联战期间暴露了诛仙阵图,故而让仙界之人确认下界曾有过叶羽留下的诛仙剑阵传承。

    而在已知的人选中进一步筛选的话,无论是彭辉还是雪霜炎都会不禁联想到雨漠身上去。

    “莫非还真是雨漠大哥?”彭辉也有点激动了,恨不得马上过去亲眼见见那人。

    不过他到底还是按捺住了这份冲动,就在原地观望着诛仙剑阵的动静,光是远观就让他惊叹不已,暗道诛仙剑阵不愧是星界第一杀阵。

    这可能是彭辉所见过的最可怕的法阵了,放在荧惑的话古籍中记载的所有知名法阵都要黯然失色,根本没有与其争辉的资格。

    “以极境丹道掩藏诛仙剑阵,让彭元庆正好中招,这下他应该不死都要脱层皮了。”雪霜炎说道。

    结果她的话才刚刚说完,两人就发现原本气势汹汹的诛仙剑阵的威势一下子走起了下坡路,感觉很快就要泄气一样。

    雪霜炎的表情僵住了,彭辉也傻眼了——雨漠大哥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没精力维持住诛仙剑阵呢?但这发展也太诡异了吧。

    很快回过神来的两人就发现了从不远处飞奔来了一道人影,而彭辉在看清其面容后更是惊呼一声,匆忙地让雪霜炎关闭陷阱。

    “居然是你在帮我们,哈哈哈!多谢啦!”彭辉面露喜色,比之前听闻可能见到雨漠还要高兴。

    迎面飞来的那人与彭辉畅快地对击了一掌,而后抓住他的肩膀,说道:“彭辉,没时间解释了,诛仙剑阵坚持不了多久,接下来还要靠你我来杀他。”

    彭辉现今的身材也算高大了,结果眼前这个眸光犀利的青年居然比他还要高一个头;而他那份如影随形的锋芒让一旁的雪霜炎都面露异色,仿佛看出了他的真面目。

    “也是,以你现今的修为就算催动诛仙剑阵也最多只能阻拦他一会儿呀,龙渊。”彭辉释然地笑道。

    这种话语如果被外人听见还以为他在嘲笑对方的修为不够呢,但眼前的高大青年,也就是龙渊则坦然一笑,不以为意。

    “唉,到底没有你小子在仙界的际遇多,不过我好歹也身份不凡,自有造化,境界至少应该是压过了苏礼他们。”龙渊咧嘴笑道,和挚友说话也非常直白。

    他如今身在登龙境初期,的确是压过了同代人,但正如彭辉所言,他现在即便动用诛仙剑阵也只能够阻挡彭元庆一下。

    不过龙渊的目标也只是这个,他现在撤离是因为确认了彭辉已经恢复巅峰,接下来的战斗自然要变换方式了。

    闲聊至此,尽管双方之间还有不少话语没有谈完,但龙渊也明白时局,知晓当务之急为何。

    星道力量澎湃,龙渊的人形身躯渐渐虚化,一柄镶嵌着七颗闪亮宝石的仙剑凝实,同时外放着切实的仙道法则。

    七星龙渊剑,如今已经是货真价实的仙器!而到了现在彭辉如何还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那我便不客气了!”彭辉洒然一笑,双手拿起七星龙渊剑,当即感觉整个人都得到了升华,力量倍增。

    而雪霜炎也惊呼道:“原来他是仙器蜕变出的生灵,彭辉你真是有本事呀,居然都得到了仙器的认主!”

    “轰隆!”与此同时,诛仙剑阵终于炸裂开来,彭元庆从中冲出,虽然面色阴沉,但果然没有受多少伤。

    “居然还顺势布下了这等杀阵,委实可恶!”彭元庆骂道,在这儿多费了些功夫就意味着他接下来必须更快地拿下彭辉二人才行。

    而旋即他就感知到了一股汹涌的气息接近自己,但见彭辉手持七星龙渊剑,法相肃穆,九龙庄严,宛若神明下凡,好不威武。

    “彭元庆,我来杀你了!”彭辉怒喝道,先行一步借助仙剑,发动空间封锁之术。

    这一次的空间封锁,绝对能够死死地封住此处的动静,彭元庆也别想凭借尊者之力逃走。

    没了诸多顾虑后,彭辉也彻底放开了手脚,甚至主动暴露出真容,怒视着大惊失色的彭元庆。

    “是你!居然是你这个小孽畜!”彭元庆发疯似的咆哮道,杀意陡增,同时心底也震撼莫名。(未完待续)

写私信

评论一下龙魂当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