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番外五 韩显廷

买外围犯法吗 欢迎您!
    番外五 韩显廷

    在塞北初遇夏末如时,韩显廷就知道,她是一个伤不起的女人,更是一个不应该去伤的女人。明明一直都清楚这一点,为何还要说出那样的话刺伤她。。。

    夏末如失踪的第二天,夏府大门口。

    “你这混帐。。。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说是会好好的照顾她。。。然后呢?你都对她做了些什么?”夏千少一拳打在韩显廷的鼻梁上,几丝温热的鲜血渐在他的手背,他却感觉很冰、很凉。

    仅仅只留下一张纸条,简单的几句话,夏末如就这样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人世间。整个夏府乱了,夏千少的心却是无比的痛。明明在她身边,可什么也做不了。

    “找到她了吗?”韩显廷没有动手去擦嘴角渗出的血迹,更是感觉不到痛,他目光颓唐,声音低沉的问道。

    “为什么?要做第二个伊晨风。。。”夏千少把紧握的拳头松开,神态中有愤怒、有失望,或许更多的是无力。

    夏千少转身走进夏府,两扇厚重的大门‘轰’的一声被关上,被留在繁杂大街上的韩显廷,脑海中一直回响的只有一句话。“为什么?要做第二个伊晨风。。。”

    直至那抹浅浅的笑意再也不会出现,那种熟悉的味道渐渐被冲淡,韩显廷才明白,能守在夏末如的身边,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当他伸开双臂的时候,她会疲惫的卷缩进他的怀中;当他说要带她私奔的时候,她迁就他的无理取闹;当他对她好时,她会什么也不问的全部接受。。。那是因为夏末如,愿意让他闯进她的生命,可他为何就是不明白?纠缠在过去的那么伤痛中,在她伤口还未愈合前,又重重的在上面撒一把盐。

    她明明想要解释,他却当着她的面,说她不如另一个女人。

    走了,彻底在他的生命中消失不见。不像当初在塞北的那次离开,这一次,他不清楚夏末如还会不会回来。

    行在熟悉的街道上,韩显廷伸出右手,想要揽过夏末如的肩,把身上的温度传递给她。手停在半空中,他黯然的眼眸是无尽的苦涩,幻影消失,潮涌的人群当中,根本就没有夏末如。心空落落的,眼前无尽的繁华被洗净之后,只还剩下些脱色的灰暗。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夏末如会拒绝他的一切,包括他对她的好,他对她的关心。体会到了,方知是如此的心碎。

    原来,当一个人想要付出,而另外一个却不再接受时,才是最痛苦的一件事。

    有些人明明只隔着几条街,却一辈子不相识。而有些人,一个生在金碧辉煌的宫殿,一个驰骋在纷乱的天下,就那样轻易的相遇。

    纳兰青青听完乾离城的故事,接着就传来夏末如失踪的消息,因为她的一己私心,拆散了两个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的人。她苦笑,这辈子还有什么颜面再面对韩显廷。

    相遇在不经意之间,却夹杂着太多苦涩的气息。

    隔着三步的距离,纳兰青青停住了脚步,韩显廷同样停住了脚步。几日不见,一切却像转了几个轮回,再次相见时,谁也想不到是如此冷静的沉默。

    “对不起。。。”最先开口的是纳兰青青。“我已经让皇帝收回圣旨,也派了很多人出去,要不了多久一定会找到她。。。”

    “陪我喝一杯吧。。。”韩显廷往左边看去,一座大门敞开的两层阁楼中,飘出的是浓郁的酒香。他口气中未带怒意,沉声的道了一句,径直朝着酒楼中走去。

    “伙计,给我两坛酒,越烈越好。。。”韩显廷数也不数,从腰带上取下一袋银子丢在柜台上,然后走进酒楼中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下。而它的腰带,形状和样式都很粗糙,但看久了也不觉得突兀。

    当初夏末如送他的银制步摇,因为纳兰青青的关系被夏千少拿走,他没脸面问夏千少要。而那根腰带,是他现在身上,唯一一件夏末如的东西。想她的时候,他就低头看看,伸手抚在上面,仿佛她还在梁宇城中的某一处。不过是去处理点事,很快就会回来。

    “要喝吗?”韩显廷举起其中一个酒坛,酒如水一般的流入大碗中,醉人的酒气顿时弥漫到四周。他把其中一碗递到纳兰青青的面前,开口问了一句,然后也不等她回答,他直接拿起一饮而尽。

    一碗,两碗。。。一坛,两坛。。。“小二,再上酒。。。”韩显廷也不记得到底喝了多少,可不懂为何,人却越来越清醒,曾经的点点滴滴快速的闪现在脑海中。

    “别再喝了。。。”终于看不下的纳兰青青夺过了韩显廷手中的酒坛。

    “不喝。。。还能做什么??。。。你告诉我?”原本他应该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守她、疼她、怜她。。。可夏末如消失了,韩显廷的世界顿时失去了重心。浑浑噩噩,他不记得天何时亮的,也不记得何时黑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纳兰青青发誓,一定会找到夏末如。”纳兰青青并未把酒坛还给韩显廷,他欲醉,她还清醒着。

    “不对。。。都是我的错。明明憎恨伊晨风对她的伤害,我却为了一块什么也不是的帅印,去伤害她。。。夏千少说的一点没错,对她而言,我就是第二个伊晨风。。。”韩显廷没再去抢,而是拿起身边另一坛没有开启的酒。醉生梦死,也并不一定是件坏事。

    直到再也喝不下,韩显廷才从位子上站起来,头重脚轻,眼前的天地开始左右倾斜。

    “不用你扶。。。”韩显廷避开纳兰青青伸出的手,酒在胃中翻腾,很是难受,再度跌坐回座位上。缓和了一下,他的双眼迷离,不知是真醒还是假醉的道。“你走吧。。。她,我会自己去找。一年、两年。。。梁宇、青啤。。。就算踏遍整个宇国,我也一定要找到她。。。”

    他还记得夜中的夏末如,背影是如何的凄凉、萧索。独自一个人在外,肯定很孤单吧,黑幕降临的时候,或许还会害怕。。。倦意来袭,韩显廷闭上疲惫的眼皮,整个世界顿然变得一片漆黑。而他的嘴角却在朗朗的说着什么,除了‘夏末如’三个字,其余的都听不清。

写私信

评论一下一品休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