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5章 歇斯底里的疯狂

买外围犯法吗 欢迎您!
    夜倾城坐在高头大马上,那辆黑色马车,消失在她的视线。

    夜倾城心神恍惚,拉着缰绳,控制马儿转身。

    一路,夜倾城心不在焉,好几次险些从马上摔下来。

    城郊之外,百年树下,一人站了许久,望着夜倾城,似乎,专程等她。

    北凰身着紫袍,玉冠束发,眉目如画,五官精致,一双眼眸似宝石。

    夜倾城骑着马儿,与之擦肩而过,并未有停下的意思,站在树下许久的北凰见此,眸光一闪,连忙追过去,一跃而起,落在骏马前,挡住夜倾城去路。

    夜倾城无比冷漠,把北凰当做空气,直接忽视,骑着骏马,横冲过去,北凰也毫无退意。

    北凰仰起头,直视夜倾城,说:“若能死在你手里,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他说的那样决然,眼中透露出执拗和认真。

    夜倾城目光凉薄,见此,也没有任何犹豫,一路冲过去,骏马高抬起蹄子就要踏上北凰身体,千钧一发之际,夜倾城眉头狠狠皱起,拉起缰绳,马蹄子眼见着就要甩在北凰脸上,嘶鸣一声过后,及时收回,落在旁侧,原地打转儿。

    “你疯了?你不要命了?”夜倾城脸色大变,语气重了几分。

    她身下的马,蹄子劲儿大,能踩死一个成年人,北凰若不反抗,毫不夸张,非死即伤。

    夜倾城本以为北凰会走开,没想到他当真要与她搏命。

    北凰见夜倾城有些许焦急,满心欢喜,“你这是在担心我?”

    夜倾城眼神转冷,“不,我只是怕死人的血溅红了身晦气。”

    顿时,北凰脸上的笑凝固住,心脏裂开了一道口子。

    “若不想活了,往东走,是个悬崖,请跳下去。”夜倾城调转马头,欲要从北凰身旁往前飞奔而去。

    北凰见此,脸色骤变,掠起,稳稳落在马背之上,坐在了夜倾城身后,他伸出双手,环住夜倾城的腰,包裹夜倾城的小手。

    夜倾城眸子微微睁大,失神,北凰突然的举动,让她惊慌失措,没反应过来。

    北凰下巴搁在夜倾城肩上,凑在夜倾城耳边,“没有夜倾城的人生,活着与死去有区别吗?夜倾城,你是无情之人,今日,你最好不要过问我的生死,若想要我活着,就说你是我北凰的女人,否则,一具尸体又如何?”

    北凰的心在颤抖,他决定赌一把,拿命去赌。

    北凰骑着马,朝城郊外悬崖狂奔,夜倾城靠在他的怀里,如同软玉般,让北凰险些没了理智。

    他愿就这样近在咫尺,百年不悔。

    悬崖,越来越近,悬崖之上,迷雾氤氲。

    北凰眼底闪过疯狂之色,他单手搂着夜倾城,将夜倾城从马上丢了出去,夜倾城安稳落地,回过头去,便看见北凰向着悬崖奔去。

    这一刻,夜倾城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往前走了一步,手脚冰冷,四肢发凉,她难以想象,北凰粉身碎骨死无葬身的模样。

    夜倾城眼圈慢慢变红,霎时,她想起了许多事,北凰总是默默无闻跟在她的身后,也从不勉强她。

    夜倾城不知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只是不希望北凰就这样死去。

    至少,她会难过的?

    “停下,快停下!”夜倾城大喊着。

    距离悬崖边沿,一步之远的地方,北凰停了下来,他扭头看着夜倾城,喜逐颜开,笑的像个稚童,“夜倾城,不要自欺欺人了,你心里是有我的,只是你不想承认罢了。”

    夜倾城冷冷的看着北凰。

    “说。”北凰笑的癫狂,一反常态。

    夜倾城双手紧攥,那几个字儿,她实在是无法说出口。

    北凰见此,驾着马儿,往前几步,已经站在边缘,惊心动魄,马儿只要失蹄,就会摔下去。

    这座悬崖,名为万丈崖,顾名思义,有万丈之声,在四星大陆上,都是有名号的。

    若是掉下去,怕只剩一具尸体,骨头全都碎裂。

    “你说吗?”北凰回头,执意如此,不逼得夜倾城将那羞耻的话儿说出口,誓不罢休。

    夜倾城心里甚是纠结,可看着北凰在悬崖边上吹着冷风,她一时间,失措。

    北凰吐了口气,将生死置之度外。

    骏马想要后退,北凰却一甩缰绳,驱使马儿往前冲。

    北凰红了眼。

    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行。

    江山美人,他只要美人。

    马儿要冲进悬崖。

    “别……”

    夜倾城喃喃自语,突地喊:“我是北凰的女人。”

    几个字儿,仿佛用尽了毕生之力。

    说出口之后,夜倾城身体瘫软,已经没了力气。

    北凰听到声音,及时止住了骏马,万丈悬崖,只差咫尺。

    “夜倾城,记住你今日说的话。”北凰欢喜。

    夜倾城轻蹙眉头,咬了咬牙,她方才,说了什么?

    “夜倾城,我要娶你。”北凰顿了顿,沉吟片刻,才迎着猛烈的风,喊道。

    夜倾城愣住。

    北凰想要骑着骏马往回走,他的心,满是欢愉,马儿转身时,突地大惊,冲进悬崖。

    北凰脸色变了,措手不及,人与马,冲进悬崖。

    夜倾城眼眸呆滞,脑子里一片空白,无法思考,她甚至没去想,下意识想要跟过去,一同落进悬崖。

    凛冽的风,在耳边呼啸,迷了一双眼。

    北凰不可思议的望着朝自己扑来的夜倾城,难以置信,而后兴高采烈,旋即又愁眉苦脸。

    这是要跟着他一并送死!

    北凰身体迅速坠落,他朝夜倾城伸出手。

    夜倾城在万丈悬崖,往下掉,心神恍惚,随即,抓住了北凰的手。

    夜倾城在想什么。

    她不知道,甚至无法控制自己。

    她像是着了魔,像是个傀儡,被人操控心神和四肢。

    狂风,十指紧扣。

    北凰握着夜倾城的手,猛地用力,朝自己怀里一拽。

    北凰搂着夜倾城,像是盔甲,包裹着夜倾城。

    北凰的背部,在悬崖峭壁上摩擦,北凰一手搂着夜倾城,一手拔出匕首,插在峭壁上,激烈摩擦出了火花,一路往下,但速度显然缓慢了。

    夜倾城闻到了鲜血的味道。

    北凰背后的衣裳,撕裂,脊背,血肉模糊,伤口里,到处都是石子泥沙。

    他低头,见夜倾城发呆似得望着他,北凰勾唇一笑,豁了出去,趁夜倾城不注意,而后在夜倾城唇上落下一吻。

    “有我在,死不了。”

    就算他死了,她也不能死。

写私信

评论一下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