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3章 龙凤胎

买外围犯法吗 欢迎您!
    轻歌步上金色轿辇,珠玉帘子下她的面颊有几分朦胧惺忪,轻纱曼舞间是满城朝拜。

    白媚儿随着宫女跟在轿辇旁侧,北凰与夜倾城十指紧扣。

    人满为患,夜倾城下意识想挣脱,北凰却是握的很紧。

    夜倾城低头看了看两人交叉的手,有几分忐忑不安。

    良久,夜倾城紧紧攥着北凰,似是故作洒脱,她面色淡然的逐步往前走。

    她即将成为北月的皇后。

    她本是自由之人,灵魂凌驾在天穹之上,她不喜爱富丽堂皇的宫殿,但那座宫殿内只有她一个人。

    北凰说,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轻歌先回了北月皇宫,北凰二人紧随其后。

    轻歌坐在清凉殿的软塌上,看着夜倾城微微一笑。

    她曾救出夜倾城,夜倾城便只为她而活,夜倾城甚至渐渐扭曲这种感情。

    轻歌能够看出,现在的夜倾城与以往不同,娇羞都掩藏在冷漠之下。

    只要北凰坚持不懈加把劲,夜倾城的性子定会慢慢改变。

    轻歌甚是欣慰,竟有种看着自己女儿出嫁的感觉。

    “倾城,好好珍惜。”轻歌淡淡的道:“既然已经决定就不要再犹豫,天底下人人不同,众生之相,何必拘束一格?”

    她懂夜倾城的冷漠和彷徨,她也理解。

    轻歌是活了两世的人,才能洒脱优雅,但夜倾城不同。

    夜倾城抬头看向北凰,她心脏咯噔一跳,冰山一角似是渐渐融化。

    当她留下来的那一刻,她就已决定放下一切。

    “轻歌,你挑个良辰吉日。”夜倾城说。

    北凰甚是欢喜,夜倾城的心情虽说偶有变化,但总算拨开乌云见日出了。

    想到其乐融融的未来,北凰便是满眼憧憬。

    “三日后便是个很不错的日子。”轻歌道:“时间有点儿赶,但既然是成亲,那就得热闹喜庆点,倾城从夜府出嫁。”

    轻歌想了想,道:“北凰也老大不小了,你们该生个小皇子了,不然满朝文武都替你们着急。”

    “什么小皇子。”夜倾城面色娇俏红润,满脑子都是空白。

    “倾城,你喜欢皇子还是公主?”轻歌问。

    “女孩,女孩惹人疼。”夜倾城道。

    北凰攥住她的手,笑道:“那就女孩,生她个十个八个的,把皇宫都填满。”

    夜倾城愠怒,“十个八个?你要累死我吗?”

    北凰脸一变,“不不不,一个就行了。”

    夜倾城扭头看向别处,眼角眉梢却晕染着笑意。

    轻歌见此,算是彻底的放心了。

    然,意外总是来得让人措手不及。

    一个身穿紫衣的女子冲进宫殿,女子小腹微微隆起,她满面泪水,哭的梨花带雨,跪在北凰面前,双手抱紧了北凰的腿。

    北凰看着她的脸,震悚着。

    夜倾城面色大变。

    轻歌眼眸凛冽如寒,这位姑娘她记得,在北凰与夜倾城没有修成正果之前,北凰空荡荡的后宫里只有一名女子,说得简单粗暴点,女子就是夜倾城的替身,她与夜倾城有几分相似。

    但轻歌听说,前不久北凰给足了她钱财,把她赶出了北月皇宫。

    轻歌心里陡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女子哀声哭着,“皇上,你可不能这么薄情寡义,我腹中有你的胎儿,医师说是龙凤胎,皇子和小公主都有了,你不能把我赶出去。”

    那一瞬间,夜倾城的心脏被人活生生撕裂成碎片,狠狠的践踏在脚底。

    她浑身冰冷,肌肤上的寒毛全都竖起。

    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连表情都没有变化。

    一股悲戚之感涌上天灵盖。

    北凰不停的摇头,“怎么可能?不可能的,你喝了药汤,怎会怀孕,这孩子定是别人的。”

    北凰鲜少碰她,屈指可数的那几次都是在女子的设计之下,灌醉北凰,又因她与夜倾城相似,醉醺醺的北凰又如何分得清,忍得住?

    等北凰清醒之后,第一件事就派人熬药汤逼着她喝下。

    女子扯了扯唇,心一狠,苦涩笑着,“药汤我并未喝下,而是悄悄吐了,再服食了安胎汤。”

    女子看了眼夜倾城,连忙道:“皇上,你是怕姐姐会生气吗?你不要担心,我不会打扰到姐姐的,只是我已经把一生交给了皇上,你怎能让我离去?而且我已经怀了你的骨肉,往后又如何能再嫁人?不要紧的,我不要皇后之位,只要能陪在你身边就好,姐姐,你不要嫌弃我。”

    女子挪了挪双腿,抓住了夜倾城的衣袖。

    夜倾城甩开她的手,往后退了几步,脸色白的吓人。

    她极力的瞪大眼,眼眶内深红一片,泪水模糊了视线,但她憋着,不肯让眼泪流出。

    “姐姐,你很讨厌我吗?我不争不抢的,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女子焦急的道。

    “你先出去。”轻歌起身,道。

    女子看向轻歌,转而又爬到轻歌脚边,“王上,你宅心仁厚,一定会把我留下来的对不对?”

    “出去!”轻歌嗓音拔高,女子吓了一跳,看了看默不作声的北凰,低着头走出去。

    她买通了宫中人,就等北凰回来,当着夜倾城的面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

    女子的脸有几分扭曲。

    她抚着肚子往外走,回头看了几眼。

    她享受过荣华富贵,宫中生活,要她放弃奢侈享乐,嫁给普通之人,谈何容易?

    她费尽心思,只为留在皇宫。

    “你们的事,自己解决。”轻歌说罢,走出清凉殿。

    兴许,北凰曾经从未想过能俘获夜倾城的心,才把那么个姑娘接到宫中。

    感情的事,她不便插手,一切随缘。

    当然,若是等她去到妖域,有那么一个姑娘来找她,说腹中胎儿是姬月的骨肉,并且确有其事的话,她想,她一定会疯了的。

    北凰回头看向夜倾城,想要抱住她,夜倾城蓦地推开。

    “倾城,我会解决的。”北凰道,后悔不已。

    “解决?如何解决?”夜倾城睁大眼问,泪水流了整张脸,“难不成你要亲手弄死自己的孩子吗?那是你的孩子,你要怎么解决?”

    若两个孩子没了,她与北凰的感情不再纯粹,将背负着两条无辜的人命。

    若孩子在,他们之间就有一条难以跨过的鸿沟。

    夜倾城紧咬着下嘴唇,看着犹犹豫豫懊恼皱眉的北凰,她将下嘴唇狠狠咬破。

    如此,心里才不那么痛了。

    她几乎要窒息了。

    崩溃,绝望,方才的娇羞喜悦像是个笑话。

写私信

评论一下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