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3章 混蛋!你在亲哪!

买外围犯法吗 欢迎您!
    何西楼的动作很蹩脚,他从未见过,也从未尝试过。

    但看着解霜花的表情,他想,轻歌这法子真是有用。

    何西楼仰头,握住解霜花的手,说:“霜花,我可以娶你吗,我不小了,下半辈子只想每天每夜都跟你在一起。”

    解霜花捂着嘴,激动不已。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求婚,她看不懂。

    但那是独一无二的。

    她感受到了何西楼深深的爱。

    那是她从未得到过的浪漫。

    两行泪水流出,解霜花笑着道:“好,娶我。”

    忽然,轻歌等人走了出来,轻歌手一抬,收回青莲异火。

    前几日何西楼说要去月之海和解霜花成亲,却不知该怎么做。

    今晚的一切,都是她布置的。

    她看着满天的烟火,咧开嘴笑了。

    若非眼前都是身着古装的人,她都要以为回到了那个时代呢。

    那个时代,就是这样求婚的。

    单膝跪地,还真是浪漫。

    “老何,何时成亲?”轻歌走上前,手肘撑在何西楼的肩膀上。

    何西楼看了眼轻歌,道:“三天后,云王已经着手准备了。”

    何西楼紧抱着解霜花。^

    不算是劫后余生的欢喜,但千帆过尽,经历过无边的痛苦和漆黑深夜,他发觉眼前人儿如此的美。

    解霜花依偎在何西楼怀里,问:“这主意谁出的?”

    “月儿。”何西楼如实相告

    “这样的方式从未见过,恐怕也就只有月儿能想出来。”解霜花笑道。

    一行人欢欢喜喜地走下轮船,上了念月岛。

    三日时间一晃而过,念月岛的每一处都挂了红彩,喜庆的很。

    这场婚礼,延续了一整天。

    解霜花、何西楼二人身着喜袍,娇娘美得不可方物,男子俊美无俦,倒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煞羡旁人。

    从白天到夜晚,锣鼓声一直就没停过。

    轻歌和柳烟儿在酒桌上喝的醉生梦死,喝到痛快处,两人抬起一条腿踩在桌上开始划拳。

    念月岛热闹非凡,殊不知,此时有一辆小船停靠在岛边。

    碧玉灵走下来,四处皆是的红刺痛了她的眼,就连岛边的树上都挂着红条。

    碧玉灵朝着念月岛主殿狂奔而去,跑的过程中鞋子没了一个,她全然顾不上。

    她来时,何西楼二人正在拜堂。

    何西楼脸上的笑那么好看。

    仔细想来,除了南山那段日子,何西楼几乎没怎么对她笑过。

    “洞房了,洞房了……”不知谁高喊一声,一堆人追上去,却碰了一鼻子的灰。

    良辰美景,花好月圆,怎能辜负?

    碧玉灵在长廊尽头处站了很久,她穿的甚是单薄,已经冷的麻木了。

    她疯狂朝此处赶来,却是新婚燕尔时。

    碧玉灵捂着嘴蹲下来靠着墙泣不成声。

    隔着一堵墙,她能够听到里面的话语声。

    何西楼掀起红盖头,看着盛装打扮的解霜花,满是惊艳,完全愣住。

    解霜花微低着头。

    她未经人事,想想接下来的事,就连耳根子都红了。

    “老何……你看够了吗……”解霜花见何西楼一直盯着她看,更加娇羞了。

    “老何?现在是新婚夜,你我已是夫妻,你该叫我什么?”何西楼戏谑的看她。

    解霜花眨眨眼睛,她还真叫不出来。

    “叫你什么?”解霜花身体紧绷成一根弦。

    何西楼突地拥住她,吻住红唇,"yun xi"舔舐,火热和暧昧在蔓延。

    何西楼将那红色的衣裳撕裂,解霜花下意识挣扎,何西楼将她的手腕扣在后面。

    火热气息尚未褪去,何西楼凑在解霜花耳边,低声问:“叫我什么?”

    解霜花怔住,话到嘴边完全说不出来的,整张脸宛若宿醉过后一片涨红。

    何西楼亲吻她的眉、眼、唇……

    沿着锁骨朝下,引起一阵阵的颤栗,像是电流席卷全身。

    虽是粗暴,更多的却是温柔。

    他没有停下的迹象,解霜花却是红了。

    何西楼还要往下。

    解霜花绷紧身体,娇声说:“别……相公……可以了吗?”

    何西楼笑,睡正来,将解霜花搂进怀里。

    “既然不要,那便罢了,我怎么可以不尊重你的想法。”何西楼闭眼假寐。

    解霜花泪了。

    就这样吗?

    这可是她的新婚之夜。

    解霜花哀怨的看着何西楼棱角分明五官精致的脸,哀怨的喃喃:“谁要你尊重了……”

    何西楼蓦地打开双眼,“娘子这么急不可耐?”

    解霜花满脸通红,她上了何西楼的当!

    何西楼挖着陷阱等她跳。

    她以前怎不知何西楼这般阴险?

    “何西楼,你太坏了。”解霜花愤怒。

    “既然进了狼窝,就一辈子都别想出去。”何西楼说罢翻身而上,双手桎梏在解霜花身体两侧。

    解霜花疯狂尖叫。

    何西楼动作停住,“我还是尊重你。”

    解霜花红着脸咬着唇不说话。

    尊重什么?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点。

    这人,太讨厌了。

    洞房花烛夜,良辰美景时,到处都透露着喜庆。

    那堵墙后,碧玉灵捂着嘴跑出去,伴倒了盆栽。

    盆栽摔裂,屋内火热的两个人互相对视一眼,解霜花转头看向窗外,起身准备出去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何西楼将她拉入怀中,继续方才的事,“许是野猫打翻了盆栽。”

    解霜花眨了眨眼睛,旋即大惊失色。

    “啊啊啊,何西楼,你个王八羔子!混蛋!你在亲哪里?”

    “乖,别动。”

    “……”

    碧玉灵一路跑至海岸边,她坐在海水里,仰头看着明月。

    “我把小楼弄丢了。”

    “小楼不要我了。”

    碧玉灵不断的重复擦眼泪的动作。

    她的怀里抱着南山剑。

    她把两把断剑粘合在了一起。

    可,她和何西楼的感情回不到过去了。

    破镜重圆?

    那道痕迹依旧在。

    碧玉灵双手握住南山剑,她咬牙想把南山剑折断。

    然而她一个没有灵气不会修炼的人,如何折断。

    南山剑刃断了她的手掌骨,她终于把粘合的部分扯开,折断了南山剑。

    碧玉灵坐在海水里,哭的眼睛有些睁不开了。

    何西楼最落魄的时候,是她陪在何西楼身边。

    是她!

    不是解霜花!

    “小楼,不要丢下我,我知道错了。”

    解霜花哽咽着。

    她两手分别握着断剑,行尸走肉般,朝海水深处走去。

    “我把小楼弄丢了。”

    “我的小楼不见了。”

    “小楼,你在哪?”

    “……”

    她双眼空洞,声音更是沙哑,带着哭声。

写私信

评论一下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