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1章 五脏六腑

买外围犯法吗 欢迎您!
    ....

    ..

    神女被轻歌捏了几下,面颊浮现可疑的红。

    她自小到大没多少朋友,交心的一个都没,如今,倒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分明是心花怒放喜不自胜,还要维持风度和优雅。

    “神女这般可爱,青帝一定会喜欢你的。”轻歌说道。

    神女低头,掩去羞红,斥道:“胡闹,没羞没臊的。”

    轻歌笑的发出猪叫声。

    ……

    武道登天烽已经开启,进入武道登天烽,需踏步九十九道金阶。

    按照文武比试切磋的名次,修炼者们纷纷进入武道登天烽。

    轻歌走至金阶之上,回头垂眸,俯瞰千族。

    轻歌勾唇而笑。

    给她一把明王刀,给她三百年,她敢把天地踩在脚下。

    女子站在众生之巅,那淡淡漠然的一抹笑,叫千族难以忘怀。

    易容过后的轻歌,倒不是什么惊世之貌,说不上倾国倾城,只是一双如寒星般的眸子,那一抹清浅的笑,勾动了所有人的心弦。

    而后,轻歌毫不犹豫跨过惊天门,进入登天烽。

    神女在轻歌后侧,二人之间隔着几个修炼者,她仰头望着轻歌,微微一笑。

    她真想见见,夜轻歌的丈夫,是什么样的人。

    她曾对长生界有几分抗拒,她厌恶精灵族以联姻的方法来增强实力,她之所以信誓旦旦,是因为她要去长生界,要为轻歌找到那个男人。

    日后,在长生界,她与神君青帝,轻歌与那个男人……

    真是美好的未来,让人忍不住憧憬。

    这般想着念着,不知不觉间就已跨过了惊天门。

    登天锋内,轻歌站在云烟之上,便见一条条犹如烟花般绚丽的路,从脚下铺开。

    每一条路,都象征着人的欲望,足足九百多条路。

    轻歌站在路的交叉口,望着火树银花般的美丽,陷入了沉默。

    第一条路,她看见了爷爷、父亲、母亲,还有哥哥。

    阎碧瞳生下了龙凤胎,夜惊风激动的老泪纵横,轻拥阎碧瞳,道一声:夫人,你辛苦了。

    夜青天在旁边悄悄抹眼泪,祖爷双手合十祈祷:“祖宗保佑,祖宗保佑,母子平安。”

    “大长老,祖爷,生啦,是龙凤胎。”侍女急匆匆推开门说出喜讯。

    登时,夜青天和祖爷急着冲进去,生怕落后了一步。

    襁褓中的两个婴儿,哥哥面无表情,冷酷着脸看向夜青天等人。

    倒是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轻歌笑了。

    她抬步,朝这一条路走去。

    刹那间,第二条路的烟火中,出现了另一番场景。

    怀胎八月的她,肚子已经很大了,走路很慢。

    姬月在旁侧扶着她,轻歌坐在椅上,姬月倾身,耳朵贴在小腹上。

    姬月一脸惊喜,手舞足蹈:“娘子,你看,她动了,动了,一定是个女儿。”

    轻歌蹙眉,“为何不是儿子?重女轻男的思想很危险,而且我们家有皇位要继承的。”

    “那便儿子。”姬月笑道。

    “怎么,你讨厌女儿?”轻歌扬起脸,美目瞪着姬月。

    “那就生一儿一女。”

    “你要累死我?”

    姬月发现,自家娘子有些无理取闹。

    这一日夜里,姬月风尘仆仆而来,在一座山上找到了轻歌爱吃的食物。

    却见轻歌坐在窗前的贵妃榻上哭的万分伤心,姬月心脏一个抽搐,走过去,抱住了轻歌,“哪个欺负你了?为夫弄死他。”

    “小月月,今晚的月亮为什么不是圆的?为什么这么弯?为什么?这个世界,太残忍了。”

    轻歌哀嚎。

    姬月:“???”

    姬月透过窗棂看了看月亮,无语地说不出话了。

    月有阴晴圆缺……

    自从怀孕过,轻歌便一直这种状态。

    姬月拥住轻歌,叹息,自家娘子,自己不宠谁来宠?

    姬月瞪了眼月亮,骂道:“该死的月亮,竟然不圆,显然是不把我姬某人看在眼里。”

    轻歌仰头,满脸泪水可怜巴巴看着姬月,姬月心都化了:“乖了,为夫在呢,万事有为夫。”

    “你连月亮都变不圆,要你何用,休了。”轻歌怒道。

    姬月:“???”

    一言不合就休夫是什么鬼?

    ……

    看到这里,轻歌眼中有泪,湿润了眼尾。

    武道登天烽,好生残忍呢。

    第三道烟火,光在交错。

    光幕里,小包子在厨房里做饭,因为有些矮,有时还要垫上小板凳。

    小包子一面处理食材,一面嘀咕着:“娘亲喜欢辣一点的,要多加点辣,也不能太辣了,娘亲胃不好,算了这些辣全都留给爹好了。”

    画面一转,光影斑驳。

    小包子在黑夜里,望着远处的烛火,小脸上全都眼泪,“娘亲,晔儿好想你,你去哪里了,你不要晔儿了吗?”

    轻歌的心一下子像是裂开了一道缝,疼得很。

    轻歌收回视线,看向第四道光路。

    光中,墨邪与东陵鳕大打出手,平时温润的东陵鳕此刻没有停手的打算。

    “第二世是我的。”墨邪怒道:“老东,你很不厚道啊,为了一个女人,你竟刮花了小爷的脸。”

    “墨兄,世间之物都可给你,唯独她不行。”

    “啊呸,一个虚无缥缈的第二世你还要跟我抢,有没有天理了?”

    “我就是天理。”

    “……”

    二人吵得轻歌有些头疼。

    第五条路。

    那里,柳爷背着用破布罩上的残月刀,站在寒冰中,站在她的面前,面对无数敌人,奋战到底。

    “歌儿,快跑。快点跑,跑的越远越好。”柳爷拔出残月刀,大喊。

    其他的生死朋友,全都催促着她离开。

    紧接着,其他的路一一闪烁着光。

    不错,一条条路,象征着一个个欲望。

    轻歌期待着有个温馨的家,有个相濡以沫的丈夫,有个可爱乖巧的孩子,有一群不惧生死的朋友。

    之后的路,都是财富、地位、美貌,诸如此类的。

    纷杂的路,在眼前铺开。

    选择一个,便意味着丢失其他所有。

    而且,这九百多条路里,只有一条是生路。

    自从万年青莲王找到生路后,至今为止,还没有人找到过。

    轻歌站在欲望的岔路口,不知如何抉择。

    手心手背都是肉,五脏六腑缺一不可,如今要人做出选择,岂不是叫人生不如死?

写私信

评论一下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