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0章 我的人,你也要斩吗?

买外围犯法吗 欢迎您!
    天地间,临天城前,死一般的寂。

    一双双的眼眸,无数夹杂着惊诧恐惧的目光,全都聚集在她身。而轻歌的躯体表面,那一层淡淡的雷音金光,始终没有散去的迹象,从中悄然散发而出的庄严神圣之气,让城门前的妖人、魔人、千族皇者心生臣服膜拜的情愫。尤其是

    失去了灭魔结界控制的魔人们,热切而崇拜,激动且喜悦,恨不得在破晓的刹那来一场狂欢。

    几个沉默的瞬息里,两军的高层各有想法,试探,彷徨,怀疑。

    集三族之力的灭魔禁制非但没有毁了五长老,甚至亡在五长老的手里,这场战争,是否还有进行下去的必要?

    妖后垂下的手轻攥着漆黑如墨的凤袍,披风曳地,拖得极长,满头伶仃作响的珠钗步摇,微凝狭长如星辰般的眸,细细暗暗地观察打量着轻歌。今不只是妖域军队攻打临天城,圣羽族甚至派出了骁勇善战的南寒箭兵战士们,长白仙族与平丘炎族虽未派出兵队,却也是明面上支持妖域的,此战若败,对于妖域往后

    要在千族立足来说,不是一件乐观的事。

    妖后不仅仅想要毁掉魔族,更想要拿到妖莲留下来的力量,再吞并魔渊之力,她的实力和妖域的底蕴必然水涨船高。

    旁人兴许不知,但妖后通过冰翎天得知,妖莲没有死,甚至和那个男人去了长生。

    妖后沉寂了万年的心和血液再次沸腾。

    她要去长生界!

    为什么她守着那个男人留下来的江山苦苦挣扎,那一双男女却在长生界逍遥自在快活似神仙?

    妖后不动声色,眸光微微下移,看向了被轻歌握在手中的权杖。那柄权杖,妖后再熟悉不过了。

    长生神留下的权杖,必有无人挖掘出来的强大气息。

    陡然一瞬间,妖后的脑子被野心填满。“血魔,万年过去你还是冥顽不灵,不知悔改,当年我族老祖遭你这等毒妇的算计,惨死圣羽。万年来,我圣羽族一代一代的人发奋图强,努力修炼,就是不想重现当年的血腥。祸害遗千年,古人诚不欺我,你这种作恶多端十恶不赦的蛇蝎毒妇,竟然还活在世上,既然如此,那本将就来了结你。灭魔结界毁不掉你,本将来!”一片沉寂之中

    ,南岩叔往前踏出一步,自脊背鞘中取出两把锋利刺骨刀,刀刃表面浮动着淡蓝色的光,犹如寒霜般渐渐地凝结成冰。

    圣羽族的仙器,刺骨双锋刀!

    南岩叔是千族小有名气的战士,一把刺骨双锋刀耍得气势磅礴,如雷万钧,刀客一行,已是炉火纯青登峰造极。

    南岩叔父母俱是圣羽本族正统嫡系一脉,拥有高贵的血统和天赋,而今三百六十岁,在千族之中,算是将近中年修炼者。

    南岩叔极度厌恶血魔,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他身为箭兵的首领,通常是最后一刻才出手。

    在千族的江湖上流传着一句话,鬼神南将,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有死无伤。三百六十年来,南岩叔得到的功勋成就数不胜数,而他也是以零战败的荣耀名动一方。

    无忧看见南岩叔手里闪烁着蓝光霜雾的刺骨双锋刀,心中骤然一紧。南岩叔此人的实力绝对不容忽视,最可怕的是他过往百战百胜的战绩。

    当南岩叔拔出双刀,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不同,凌厉异常,像是审判众生的阎罗。

    若非手染鲜血杀人无数,绝对不会有这种血腥戾气!

    南寒箭兵和妖域军队的士兵全都朝两侧退去,让出一个类似于擂台的战场,一身冰冷坚硬墨色盔甲的南岩叔,迈动着一双铁足,步履沉重充满杀气,一步一步走向轻歌。

    每走一步,杀气更甚!

    他的双手垂下,两把寒霜铁刀的刀尖抵着地面,随其走动而拖地,在满是水洼的地上拖出两条极长的沟壑,水洼里的雨水随之拖动而朝刀尖两侧溅飞。

    南岩叔的萧杀戾气越来越严重!

    距离南岩叔上一次拔刀战斗,已经过去了十年之久。

    军队的前侧,圣羽仙子轻笑,在冰翎天的耳旁低声说:“南将军一向如此,十年斩一人,刀下无冤魂,今日血魔只怕是在劫难逃了。”“十年斩一人……”冰翎天扶着伤痕累累的冰慕,略微思考,低吟:“果然是他的风格,数百年来,还从来没有人能从他的刀下逃过去。不过,圣羽仙子,这血魔可非一般人

    ,南将军务必小心谨慎。”圣羽仙子勾唇而笑:“我族南将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这一战,他必胜。墨族已经是一个空架子了,只要斩灭血魔,魔族便是刀下鱼肉,再无招架之力。今日血魔若倒下,

    临天城内无人能够阻挡我们前进的步伐,除非妖莲再世!”

    妖莲……

    冰翎天目光猛闪。

    想来,除了各族的族长,没几个人了解妖神青帝的事。

    而且圣羽族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支援妖域,足以说明圣羽族不惧妖莲,背后必然有所依仗。

    冰翎天与圣羽仙子全都抬头看向杀死涌动密集的地方。

    南岩叔一身的暴戾气息,铁血将军的气势愈发浓郁骇然。

    一步一血气,唯他南大将军!

    说的就是他南岩叔。

    面对南岩叔的前行,轻歌脊背如野兽般,不易察觉地微微一拱,戒备冷漠地望着他。

    轻歌的筋脉和四肢百骸里,从手上的雷音佛珠开始,逐渐流动蔓延了金色的光。

    灭魔天雷淬体后,她误打误撞吸收了舍利子金光,竟炼化出了新的体质。

    金罡雷体!

    此等无极体质,虽不如九转万象体,却也是绝杀的先天天赋体!

    南岩叔缓步走向轻歌,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气势愈发如急风暴雨,剑拔弩张!

    轻歌不再收敛,杀气尽放,两世为人,数次破而后立涅槃新生的血戾,岂是南岩叔可以凌驾的?

    南岩叔释放出威压,双目如雷霆四起。

    正在南岩叔逐步靠近轻歌的时候,一道紫影,出现在两人之间,挡去了南岩叔的去路。无忧额前碎发飞扬,双眸清澈锋利,语气略沉:“南将军,我的人,你也要斩吗?”

写私信

评论一下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