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所有攻一起出场啦+蓝雨泽的选择(本章为剧情向) (2)

买外围犯法吗 欢迎您!
    了!日上天了!呀啊啊好爽啊!贱逼又要高潮了!呜呜呜……”刚发泄过的身子十分敏感,青年又快到达顶峰时陈霖便将舌头撤回。

    蓝雨泽连忙哭着向李昊清爬过去,两手掰开骚逼让男人能日得更深,“好爸爸!肏死欠日的骚货!呜呜呜……”男人火热的舌头长驱直入,狠狠地操弄着湿滑的嫩逼,“呀啊啊!又被日丢了!贱逼要去了!啊啊啊啊!”不出十秒蓝雨泽终于再次高潮被舌头日得喷出淫水,受不住地瘫倒在地毯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啊……爸爸……”蓝雨泽还没回过神,突然被李昊清扶着起身站立,青年刚想开口其余四人都默契地跪坐到他身下。陈霖和李振远两人拨开阴唇配合着用舌头舔起骚逼,李振远用灵活的舌尖狠狠攻击阴蒂,陈霖则用大舌头在骚穴内迅速抽插。

    “哈啊!噢噢我的骚逼!饶了骚阴蒂好不好!呜呜呜……”潮喷过两次的青年哪里受得住这种刺激一汩汩淫水顺着阴道口不断流进两人口中。刘彦琛含住他的鸡巴吞吐起来,陆尧川则掰开青年的臀瓣,专注舔舐粉嫩湿热的屁眼。

    蓝雨泽几乎软作一滩水,只能倚靠在李昊清身上,李昊清便顺势把玩着青年的乳肉,叼着乳头满足的品尝吸吮。蓝雨泽低头望去,浑身上下每一处羞耻之地都被人含在嘴里伺候着,一波波快感涌入脑海,整个屋子都回荡着青年带着哭腔骚浪的叫床声:“啊……啊……老公们一起舔骚逼和屁眼了!骚咪咪也被爸爸吸了!爽死骚货了!全身都被老公们舔了!呜呜呜!好棒啊……骚逼好兴奋!呀啊啊好老公!阴蒂不行啊!骚豆豆被日肿了!呜呜呜……哥哥太会舔逼了!骚货流淫水给你喝好不好!噢噢骚屁眼也好兴奋!狠狠日小泽的屁眼,最喜欢大舌头舔贱屁眼了!呜呜呜……不行……琛哥哥,小泽的鸡巴受不了!咿呀!不要再吸了!骚鸡巴要泄精了!骚货不行啊!呜呜呜……”

    男人的攻势愈演愈烈,蓝雨泽的奶头都被吸得肿大了好几倍,肥厚的阴唇红肿外翻阴蒂也被舌头肏得凸显在外,青年的眼神越来越失焦,忽然之间尖叫声拔高,小腹也开始剧烈的抽搐,“啊啊啊!贱逼日丢了!骚鸡巴也要射了!日到要高潮了!喷了!喷了!咿呀!”蓝雨泽翻着白眼放声浪叫,浑身都剧烈的抽搐起来,骚逼喷出的淫水被李振远和陈霖如饥似渴的吞下,屁眼高潮流出的骚水也被陆尧川吸吮干净,乳白色的精液全射进了刘彦琛嘴里……

    “啧啧……小骚货,才刚开始就爽成这样了。”刘彦琛惊叹着摇摇头。蓝雨泽被李昊清抱在腿上坐着,只是有些委屈地瞪他一眼,却已经没有力气再反驳。“小泽,还好吗?”陆尧川有些担忧地问蓝雨泽,青年点点头:“嗯,只是有点渴。”陆尧川连忙拿过水杯想喂他喝水,杯子却被陈霖拿走。

    陈霖喝了一口水,然后吻上蓝雨泽的唇小心翼翼地喂给他。第一次用这样的方式喝水,蓝雨泽有些脸红。陈霖挑起唇角望他:“还要吗?”蓝雨泽害羞的点了点头,陈霖便又这样喂他喝完了一整杯。

    休息片刻,蓝雨泽恢复了些体力,刘彦琛又用一个可爱的眼罩将他的眼睛蒙住。眼前忽然一片黑让蓝雨泽有些害怕,李昊清连忙将青年抱紧了些。

    “这一轮小泽蒙着眼睛给我们口交,只有认出嘴里的鸡巴是谁的才能松口,还要说出这根鸡巴的特征,否则就要一直舔到射哦!”刘彦琛说出游戏规则,但李昊清却不在游戏之列。虽说他们几个人的老二尺寸都是男人中的翘楚,但李昊清那玩意儿根本就是非人类的尺寸,根本用不着猜。

    四个男人并排站立,勃起的大鸡巴也威武的挺立在蓝雨泽唇边。雄性特有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蓝雨泽迫不及待地张口挨着含住每一根大屌,用舌尖细细地描摹龟头的形状,又伸出舌头从底部的卵蛋一直舔到顶端,然后满足地吸吮两口。

    每个人心中都矛盾不已,既希望宝贝猜出哪根鸡巴是自己的,又希望能被他舔到高潮,然后射在他嘴里。“唔嗯……滋滋……哼嗯……”青年循着记忆,很快就锁定了最右侧的鸡巴,又反复舔舐了几口这才确定答案,“这根是阿川哥哥的鸡巴……”陆尧川面露惊喜,小泽竟然第一个就将他猜出来。蓝雨泽又继续道:“阿川哥哥的龟头是向上翘的,每次都能顶到我的G点呢……”

    说完蓝雨泽又继续舔其余三根大鸡巴,每一根都细细的咂摸品尝,不一会儿又锁定了中间的那一根,“嗯啊……这是老公的大鸡巴!老公的大肉棒最硬了,肉棒上还有凸起的血管,每次都把骚逼磨得好舒服……”“乖宝贝儿!”李振远在蓝雨泽唇上亲了一口,然后退到一旁看着他自慰起来。

    “哼嗯……滋滋……嗯啊……”还剩最后两根大鸡巴,但两人的肉棒无论是形状还是大小都很相似,无论蓝雨泽怎么舔都没办法分辨。青年只好用手将两根鸡巴握住,一边手淫一边含住两人的龟头卖力吸吮,“唔啊……哼嗯……咿呀!”两汩精液喷发而出,刘彦琛和陈霖几乎同时高潮,青年的唇角,脸上都被射满了精液。

    “呼,被哥哥肏过那么多次还记不住?”

    “是啊!小泽为什么竟然认不出我的鸡巴!哼!”

    蓝雨泽拿掉眼罩,细细观察着两人的鸡巴,这才发现虽然相似,但刘彦琛的龟头更饱满,陈霖的鸡巴更长些。见两人都有些吃味地望着自己,蓝雨泽连忙安慰地亲了亲他们的唇,“对不起嘛……以后就记住了!”听到青年说出“以后”两个字,他俩这才好过一些。

    几个男人挨着在沙发上坐好,李昊清忽然将蓝雨泽放到面前的地毯上。蓝雨泽有些疑惑,刘彦琛这才笑着道出这轮的游戏规则:“宝贝,听好了,该轮到你自慰给老公们看了!”

    “啊?自慰……呜呜呜……我不要……”一想到要当着五个老公的面做这种事,蓝雨泽羞得都快哭了。“宝贝!老公们又给你舔逼又给你鸡巴吃,这种简单的要求都不肯答应吗?”刘彦琛装出一副可怜的模样,蓝雨泽只好点点头。

    “对了,自慰的时候不管老公们提什么要求你都得满足,知道吗?”

    “呜呜呜……知道了。”青年无助地坐在地毯上,五个男人都将鸡巴掏出蓄势待发,无比期待即将进行的表演。

    “腿张开,把骚逼露出来!开始。”李昊清下令开始,蓝雨泽只能哭唧唧地将双腿大张成M型,阴唇外翻淌着淫水的骚逼完全暴露在男人的视野中。

    青年的手指刚摸上阴蒂立刻哆嗦着呻吟出声:“咿呀!阴蒂好敏感!呜呜呜……贱逼都被老公们玩坏了!噢……”

    灼热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挂着白浆的骚逼,五个男人一边欣赏着眼前淫靡的场面一边抚慰自己的鸡巴。蓝雨泽又羞耻又刺激,用手指玩逼的同时还不忘揉搓大奶。三根手指在淫乱的骚逼内迅速抽插,带出腥臊的淫水洒落到地毯上。青年单手托着奶子,低头便能含住嫣红诱人的奶头吸吮的滋滋做声。“哼嗯……骚货用手指肏逼!吸大咪咪给老公们看!贱逼好刺激!滋滋……奶子好好吃!哈啊……骚豆豆不行了!被手指日丢了!噢噢贱逼要喷水给老公们看!哈啊!要潮吹了!咿呀!”青年受不住得直哆嗦,却仍是不停地挤压红肿的阴蒂,终于哭喊着从阴道口喷出一大股淫水,犹如失禁般的场面让男人激动不已,“妈的!告诉老公,你是不是欠日的骚货!”

    沉浸在欲望中的蓝雨泽哪里还顾得上羞耻,一边喷着骚水一边尖叫着用手指日逼:“噢噢!骚逼潮吹了!爽死骚货了!我是欠日的骚货!欠鸡巴日的大骚货!呜呜呜……”

    “贱逼!你是不是老公的骚母狗!”男人加快了套弄的速度,又继续羞辱失控的青年。

    “呜呜呜……是老公的骚母狗!呀啊啊!是老公们最骚最贱的骚母狗!老公快来肏我的逼!大屌狠狠日我的逼!噢噢噢!欠日的贱逼又喷了!骚货又高潮了!啊啊啊啊!”羞辱的话语让蓝雨泽越来越兴奋,手指肏逼的速度越越发迅猛,青年的小腹抽搐不止,喷泉般连续不断的潮吹一次比一次激烈。阴道的瘙痒感越来越强,蓝雨泽恨不得大鸡巴现在就肏进来,倒在地板上饥渴地乱扭着屁股,一边喷骚水一边哭着求男人肏逼。“呜呜呜……骚逼要大鸡巴!老公们为什么不肏贱逼!呜呜呜……大鸡巴哥哥!好人!快用大屌日我的贱逼!”

    “骚货!想挨操就自己找东西日逼!”

    迷乱的青年见男人们迟迟不用大鸡巴满足自己,立马哭着跪到茶几旁,岔开双腿就将骚逼对准茶几边缘的棱角,疯狂的摇屁股磨起骚逼,骚逼一边狠肏桌角一边喷着水:“啊啊啊好爽啊!骚货用桌角磨逼了!呜呜呜……蹭逼爽死了!要把贱逼日上天了!呃啊啊日飞了!骚逼又要丢了!丢了!啊啊啊啊!”扭腰磨逼的速度越来越快,不到两分钟青年又尖叫着到了高潮,将一大股淫水通通喷射在茶几上,接着再也支撑不住瘫倒在地毯上。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再也把持不住,通通起身走到青年身旁。蓝雨泽浑浑噩噩就被人拉着起身,李昊清站在青年身后猛地挺身,蓝雨泽下一秒就感觉一根狰狞巨物插进了屁眼。“噢噢噢!我的屁眼!大鸡巴日进屁眼里了!呜呜呜……”

    陈霖和李振远站在前方,先是李振远将鸡巴插进骚逼,接着蓝雨泽便看见陈霖竟也将大屌一起捅了进去!“啊啊啊!太超过了!两根大鸡巴一起肏逼了!呃啊!不行啊!呜呜呜……”恐怖的快感让青年又爱又怕,只能不停的摇着屁股挣扎,却让三根鸡巴进入的更深。陆尧川和刘彦琛便拉着青年的手握住自己的鸡巴手淫,一边俯身将雪白骚浪的大奶含住迷恋地吸吮起来。

    “爽死了!呜呜呜……五个老公一起日骚货!吸骚咪咪了!好棒啊!呜呜呜……老公们狠狠肏我!骚逼要喷水给老公喝!贱咪咪要喷奶给老公吃!呜呜呜……日死贱逼好不好!爽死贱逼了!”李昊清握住青年的臀肉爱怜的揉捏,卖力的抽插紧致的屁眼。陈霖和李振远也配合一进一出狠狠操干。浑身上下都被男人的鸡巴疼爱着,奶子也被含在嘴里吸吮厮磨,无论是身体还心理都带给青年莫大的快感。“啊!啊!骚货不行了!太超过了!贱逼好棒啊!骚咪咪也要丢了!骚逼又要去了!呜呜呜……小泽好幸福!受不了了!骚逼和咪咪被老公们日丢了!要喷了!噢!老公!小泽好爱你们!不行了!要去了!啊啊啊啊!”骚逼和屁眼收缩得越来越强烈,奶子也激烈的抖动起来,青年翻着白眼不断抽搐,从骚逼里喷出一大股淫水,乳头也开始高潮喷奶,都被男人们抢着一饮而尽……

    蓝雨泽慢慢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刚刚被肏得晕了过去。

    “宝贝醒了……身体会不会不舒服?”李昊清轻吻着他的唇,蓝雨泽红着脸摇摇头,将李振远喂到唇边的水喝下。

    李昊清忽然拿出一个戒指盒放到他手里,蓝雨泽一时没反应过来,刚想说什么,另外三人都递过来一个戒指盒,盒子打开全是亮闪闪的钻戒……

    蓝雨泽激动的红了眼眶,然而看了看一眼无名指上的戒指——自己只有一根手指啊……但一抬头看见另外四人期待的表情,哪里还忍心说出这句话。

    蓝雨泽将礼物统统收下,红着脸望着五个男人:“那我每个月换着戴好了,如果我忘了记得提醒哦。”

    “没问题。”五人爽快的点点头。

    蓝雨泽回到房间,笑着在五枚戒指上吻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把它们放进抽屉里了。

写私信

评论一下美人受的性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