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买外围犯法吗 欢迎您!
    自那疯狂的一晚後,沈书杳像是被人回炉重塑,再次觉醒了种马属性,丁丁堪比金刚钻打桩机,直把魏子骞摧残得合不拢腿。

    沈书杳说到做到,把原本还每天都有些小浪荡地勾引自己的魏子骞在床上干得只能可怜巴巴地喊不要,到了如今魏子骞一见著沈书杳把手放在裆部就惊恐的拿被子蒙住脸缩成一团高喊饶命。

    只不过区区一床被子如何阻挡得了饥渴度MAX的禽兽版沈书杳呢?

    总而言之,魏子骞过上了菊花一好就被插,菊花不好就口交的日子,反正每天魏子骞上下总得有一张嘴被沈书杳用精液和大鸟喂得饱饱的。

    魏子骞窝在沈书杳的怀里泪眼汪汪地哽咽著,只觉得差点把肾都射出来,一瞬间菊花残满地伤,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让你浪,让你淫荡,让你勾引这货!

    直到魏子骞终於被允许出院,拆了石膏,都只能奄奄一息地被沈书杳一路抱著带回家。回到熟悉的小别墅後,魏子骞拨开乌云见彩虹,以为自己终於能够逃脱那根开挂的丁丁享受一个柏拉图式的小清新夜晚,却没想到当晚,沈书杳在床上笑得惊心动魄。

    “既然腿好了,今天咱们玩儿骑乘。”

    Nooooooooo!!

    魏子骞的苦难日子从未结束。

    於是白天魏子骞泪眼朦胧地吃著他家杳杳特制的爱心大补餐,虎鞭蛇鞭羊鞭牛鞭各种鞭每天换一个做法不重样,就只差没炖个人鞭了......不,人鞭在每晚被魏子骞用下面的小嘴儿来回吃反复吃,吃得涕泗横流哭得快要岔气。

    魏子骞也把工作都带到了这座城市,而那座魏氏集团也被沈书杳当礼物送给了他,如果偶尔自己或者沈书杳不得不去外地办公的话,临走前和回来後又是一部集各种黄爆下流三俗淫声浪语为精华的GV。

    魏子骞对自己这小日子倒是满意得紧,并和沈书杳约好了等他两都三十了就各自去领养个孩子,毕竟他们俩都是家中独子,後继无人什麽的可不好。

    出差时,如果顺路也会去监狱看看他那个王八蛋叔叔,由於警方把从对方手下收缴的所有产业全部充公,得了巨大的利益,於是心情大好地给对方判了个终生监禁,连同几个心腹属下扔进了监狱。

    隔著玻璃,魏子骞看他那叔叔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欠揍样儿,倨傲劲分毫不减,只是透过宽松的囚服还能依稀见著密密麻麻的凶残吻痕,指痕,掐痕,乃至於鞭痕等各种不科学痕迹。再瞅了一眼一旁站著跟自己打招呼,笑得阳光明媚穿著狱警制服的简钰後,魏子骞大彻大悟。

    虽然对於那最後给自己的一枪无法释怀,但是想在自己这叔叔下半辈子都得和个禽兽共处一室,并随时被奸还无法反抗,魏子骞马上就决定大发慈悲地原谅魏严了。

    唯一让魏子骞不满的,是他家杳杳实在太他娘的勾人了!堪称玛丽苏气场全开的人形自走荷尔蒙!上一世魏子骞把对方藏在家里倒也没什麽,但是这一世魏子骞只能眼巴巴地看著一圈花枝招展各有千秋的男男女女趋之若鹜地聚集在沈书杳的身旁。

    但是魏子骞自诩天朝好情人,怎麽可以干出胡乱吃醋这种怨妇般的讨嫌行为呢──据说因为嫉妒而引起的无理取闹可是分手拆夥一大利器啊!

    所以魏子骞忍啊忍,忍得龇牙咧嘴恨不得马上蹦出去护食,忍到某天魏子骞赖在沈书杳身上并从对方大衣口袋里摸出一只口红,又想起这些天沈书杳因为工作忙碌都没有跟自己腻歪......炸毛了。

    二货的思维和常人是不同的,例如魏子骞愤怒时的反应,他一不哭二不闹三不上吊,而是立马把两人都扒干净,热血冲头连润滑这一茬都给忘了,让沈书杳还没来得及阻止,就一屁股坐上去,试图用自己销魂的菊花进行严!刑!逼!供!──书上都这麽写的!

    想当然的,出血了......

    魏子骞眼眶通红咬著枕头趴在床上被沈书杳一边骂一边上药,只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傻逼。

    又是心疼又是愤怒的沈书杳抱著自家二货睡了一晚,第二天忽然就有些小傲娇,也没跟熟睡中的魏子骞说一声,就出门了──还智商下线十分狗血地忘带手机。

    结果魏子骞被短信提示音给弄醒,揉著睡眼惺忪的眼睛那起沈书杳的手机一看,开头就是一个贼腻歪的“书杳...”。魏子骞吓得睡意全无,赶忙往下看,结果发现这尼玛不就是个约炮短信吗!?就是写得再文艺辞藻再华丽也改变不了它是用来约炮的事实!

    魏子骞对昨天的口红和今天的短信进行了丰富的联想,脑补出一段郎有情妾有意地下恋也是情趣的狗血情节,气红了眼。

    於是忍著菊花疼,带上几件衣服就委屈地回娘家,不对,是去找远在魏家的赵晏了!当然,临走前必须留下一张纸条,上边离婚被划掉,分手也被划掉,散夥更是被涂成圈。

    小爷出门找第二春了,别来找我!!右下角又用芝麻大小的字儿添了句:要是你真不来找我小爷就跟你没完!

    於是魏子骞前脚刚扑进赵晏怀里嘤嘤嘤,後脚就被刚刚赶到的沈书杳面露凶相地绑了回去。

    屁股蛋子被结结实实地打了一顿,魏子骞口中鬼哭狼嚎:“没良心!没人性!丧尽天良陈世美!!老子不跟你好了!老子要跟按摩棒结婚!!”嚎完了就脸红脖子涨地抿住嘴一声不吭。

    沈书杳再次被这副受尽委屈的表情给虐了心,连忙把人塞怀里威胁中带著哄地问他到底怎麽回事。魏子骞也觉得自己跟个娘们儿似得丢死人了,连滚带爬地从对方怀里挣扎下来,一五一十地把约炮短信和口红外加自己强大的脑补说出来。

    沈书杳连忙解释说自己的手机号不知被个女人从哪个渠道弄到手了,那根口红是他秘书不小心落在办公室的,他想著明儿换给对方就随手塞口袋了。

    魏子骞虽然接受了这说法,但是随即一想他家杳杳身边的小浪蹄子们千千万万,不说这两个,以後还会有更多的涌来,心中更不是滋味了,虽然知道他家杳杳不可能变心,但是任谁也不想自个的媳妇儿(?)身边都是潜在威胁?

    沈书杳可是把自家二货放心尖上疼著的,看对方这小眼神立马大男子主义饲主情怀澎湃而生,把魏子骞给伺候舒坦了,第二天就立马著手准备把身边的狂蜂浪蝶给驱赶干净,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动手,魏子骞就气喘吁吁地赶过来了,拉著沈书杳当著对方员工下属小三们的面来了个孟浪的舌吻。

    於是魏子骞老板娘(?)的身份彻底跑不了了。

    魏子骞不甘心,问沈书杳自己为啥偏偏是老板娘而不是老板他男人明明是自己长得比较爷们儿纯1气场妥妥的!沈书杳只是宠溺地笑著揉了揉对方狗头,说这大概是气场问题──潜台词,你太二。

    就这样,魏子骞事业有成,美人在怀,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中途小打小闹,小吵怡情,大吵滚床,感情竟然从未消退半分,反而日益见长。

    魏子骞坐在餐桌旁看著厨房中忙碌著的沈书杳,只觉得这辈子自己还能见著他家杳杳这麽好的人实在是太棒了,简直人生赢家!

    沈书杳微微从厨房探出头来,看向魏子骞问道:“今天想吃点什麽?”

    “肉!什麽肉都行。”魏子骞想了想,咧开嘴冲对方笑:“很多肉!”

    “好。”

    屋外,阳光正好。

    end

    作家的话:

    >3<怎麽办我真的很喜欢写这俩货蠢兮兮的小日子!

    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第一篇完结文!番外打算写个沈魏的肉番,和简魏的肉...当然如果没人想看就懒得写了所以在这里先问一下【。

    顺便关於昨天的123选项──

    1:1票虐哭作者

    2:6票你们和作者一样都是禽兽!

    3:3票比想象中要多原来你们都爱美弱攻!

    你们赢了作者决定先写2来喂饱你们!

写私信

评论一下这个发展有点不太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