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疯狂之人

买外围犯法吗 欢迎您!
    ....

    ..

    她不自觉的摸了摸胸口,也许,是因为进入鬼市以来,他们所遇到的,多是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吧?

    那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后,又伸出手来,摇了摇床边的绳子。

    顿时,清脆的铃声响彻院落,她跟龙天昱立刻闪到一旁,找了个合适的地方藏身。

    几乎是刚刚藏好,他们就看到一个瘸腿的仆人,从院子外面走了过来。

    进了屋子后,没过多久,他们就看到那仆人,推着一个木头的轮椅,走了出来。

    阳光下,轮椅上那个干瘦的老人,显得格外恐怖。

    因为长时间的熏烤,他的皮肤已经变成了棕黑色。

    紧紧的贴在骨头架子上,整个人就像是一只干瘪的骷髅。

    系统显示,那人的身上,各种各样的毒素互相掺杂在一起,十分的不稳定。

    也许下一秒,就会爆发,让这人因为肠穿肚烂而死。

    而那些熏烤的药,也是毒。

    虽是用的以毒攻毒的法子,但也是治标不治本。

    这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瘫痪的原因,难道是身体里的那些毒素么?

    “这样好的天,应该把夫人也请出来。你去,把夫人也给推出来。”

    “是。”

    仆人把他安置在门口,转身又回到了屋子里。

    又过了一阵,依旧是一只轮椅。

    只不过,那上面载的人,却让林梦雅瞪大了双眼。

    怎么,怎么是她?

    龙天昱眉头一皱,紧紧的拉住了她的手。

    她也知道,现在不是激动的时候,但是心中的惊讶,却是无以复加。

    那女孩,面容秀美,只是两眼有些无神,瘫在轮椅上,也是有些气息奄奄。

    “你先下去吧,我要单独跟夫人说会儿话。”

    干瘦老者挥了挥手,仆人立刻离开。

    他伸出鹰爪一样的手,轻轻的落在了女孩的脸颊上,那双浑浊的眼睛里,也溢满了贪婪。

    “贾兴,我要杀了你。”

    女孩开口,有气无力的说道。

    语气里,盛满了愤怒。

    贾兴?难道此人真的是贾大师?

    不过林梦雅的心中,震惊的却不仅仅是贾大师的身份。

    而是——

    “秀秀,你何必如此倔强?哦,我知道了,你是嫌弃我这幅风烛残年的样子,配不上你,对不对?”

    女孩,正是她的旧相识东方秀。

    比起她走之前见到的阿秀,现在的女孩,看起来似乎衰弱极了。

    奇怪,她似乎没有感应到阿秀身上的心蛊。

    在她走之后,烈云国也出现了什么意外么?

    “贾兴,我永远都不会喜欢上你,你为何要这么执迷不悟?我是东方秀,不是你的秀秀!”

    阿秀愤怒的说道,只不过以她目前的情况而言,却少了几分魄力,多了几分无奈。

    受制于人,对于她来说,简直是生不如死。

    “你就是秀秀!一定是老天爷,为了补偿我,所以才让你生的跟她一般的容貌。你是她的女儿,自然是跟她一样的。秀秀,你可知道,我为了你,做了多少事!”

    贾兴有些疯癫,而林梦雅也终于明白,原来,竟然是前尘往事的一段牵扯。

    “你都是为了你自己!当初我的母亲没有选择你,你就应该知道,你到底错在哪里。贾兴,你现在放我走,还来得及。不要再错下去了,在这样,你会万劫不复的!”

    阿秀对贾兴,除了憎恨之外,还有一些怜悯。

    这姑娘天生良善,只怕对谁,都做不到百分之一百的怨恨。

    “哈哈哈哈,从你母亲抛弃我的那天开始,我就已经万劫不复了!是神,让我从地狱中重生,又有了这样一个,可以跟你重新开始的机会!秀秀,我的秀秀,你不要担心,很快,我就会恢复青春年少了。到时候,我会再跟你双宿双飞我。嘿嘿嘿嘿,秀秀你告诉我,我那两个弟子,你到底喜欢哪一个多些?”

    阿秀闭口不言,头也歪到一边,显得有些无奈。

    这人,看起来的确是无可救药了。

    “秀秀,我的秀秀。不管你喜欢哪一个都行,要是你两个都不喜欢,你告诉我,你喜欢谁,我会想办法,给你弄过来的。”

    贾兴的话有些急切,又有些兴奋。

    但林梦雅,却听得有些云里雾里。

    这人很明显是想要霸占她家阿秀,但是,后面的这话,明显有些不太对劲。

    主动给阿秀找男人,这又是什么操作?

    阿秀的不再言语,却没有破坏男人的兴致。

    瘸腿仆人再次走了过来,他默默的推走了阿秀,却又把贾兴,推到了后院。

    “你去看看贾兴在做什么,我去找阿秀。”

    她十分迫切的想要知道,那人,究竟想要对阿秀做什么。

    “你自己,能行么?”

    龙天昱有些不太放心,毕竟,这里处处都透着古怪。

    她拍了拍他的手,轻柔的说道。

    “放心吧,我虽然没什么武功,但躲开这些人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你自己小心写,最好,还是再吃一颗解毒丹。那老家伙,简直就是个老毒物。”

    龙天昱听话的找出解毒丹,咽下了一颗。

    他稍稍用力的捏了捏她的手,眸中却带着几分担忧。

    “去吧,我没事。”

    她轻轻的推了推他,示意他真的不要再担心自己了。

    “一切小心,有事喊我。”

    她轻轻点头,目送着这人几个起落,就消失在视线当中。

    转过身来,她看了看那个藏满了毒物的房子。

    怪不得这里一个守卫都没有,那老毒物的屋子里,几乎到处都是致命陷阱。

    普通人还没进去,就会被毒物蛰死。

    她踮起脚,闪身走入了门内。

    多次的熏烤,让屋子里有股子刺鼻的烟火味。

    她下意识的堵住了鼻子,往里面走去。

    屋子里很宽敞,而且不管是家具亦或是摆设,都很精致又奢华。

    看得出来,那个贾大师,是个很会享受的人。

    她走到内室,刚掀开门帘,耳朵里就听得“沙沙”作响。

    那是她身上带着的“百虫避”的作用,纵然她并不害怕这些东西,也难免有些头皮发麻。

    这老家伙,难不成把屋子当成了虫巢了么?

    “你又要做什么?”

    屋子里,传来了阿秀的呵斥声。

    显然,这些日子以来,她可没少受到那老家伙的骚扰。

    “别怕,阿秀,是我!”

    她压低了声音,又机警的向后看了看,确定没有人进来,这才快步走到阿秀身边。

    “林,林姐姐?”

    阿秀瞪大了双眼,双手有些激动的向前胡乱摸了摸。

    “阿秀,是我。”

    屋子里的毒虫,瞬间跑了个干干净净。

    她几步走到阿秀的身边。

    小姑娘还坐在轮椅上,而且这屋子,也算得上雅致。

    只是,有些陈设,却显得过于陈旧了。

    她转头四处看了看,发现这里,倒像是旧时女子的闺房。

    现下流行的东西,她可是一个都没看到。

    “林姐姐,难道你也是被那个无耻之徒给抓来的么?他,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阿秀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紧紧的握着,关切的询问。

    林梦雅摇了摇头,柔声安慰她。

    “我是偷偷潜进来的,阿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好好的待在烈云国么?怎么会在这里,还有,那个贾兴,究竟是什么人?他抓你,到底要做什么?”

    一连串的问题抛出,而阿秀深深的吐出了几口气后,才幽幽说道。

    “他抓我,是为了报复我母亲当初对他的抛弃。林姐姐,你还是快走吧,这里的人都疯了。你一定要小心那个贾兴,他不知是从哪里学来的邪术,竟然可以返老还童!”

    阿秀有些着急,但还是不忘提醒她注意本身的安全。

    “没事,你说清楚。不要担心我,既然我知道你在这里,就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不!我不能走!我叔父他们还在他的手中,林姐姐,如果你能帮我,那自然是最好,如果你不能,千万不要勉强自己。他们,他们都是恶魔,不是人!”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阿秀的浑身,轻轻颤抖着。

    林梦雅抱了抱她,也知道现在,不是久留的好时机。

    “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阿秀,我给你几样东西,你好好留着,关键时刻可以防身!”

    她塞了几样药在阿秀的手中,细细的说明了作用之后,又安慰了她几句。

    但不管她怎么劝,阿秀就是不肯跟她走。

    “林姐姐,你还是快走吧。一会儿,他就要回来了。对了,有件事你一定要当心。”

    “什么?”

    “心蛊也好,王蛊也罢,都是一个陷阱。从最开始,他们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复活他们的神!”

    阿秀显然知道很多东西,可林梦雅知道,她今天,算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但这姑娘是个很聪明的人,她不说,自然也有她的考虑。

    “他们的神?那是什么?”

    面对她的追问,阿秀只是摇了摇头。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这跟贾兴返老还童的秘术有关系。他们,似乎跟一个叫仙城的地方有些联系,我曾经听到过,仙城的使者来找过贾兴。其他的,我就不是很清楚了。林姐姐,你一定要小心仙城的人。他们,竟然想要收集一千个新生的娃娃来做秘术!”

写私信

评论一下绝色毒医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