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沈凌的前世(番外)

买外围犯法吗 欢迎您!
    末世初,沈凌还是学生,在医院里实习,沈凌的导师找沈凌谈话,觉得他表现很好,希望他毕业之后能留在这所医院工作,沈凌欣然同意。

    “沈凌,一起出去吃个饭?”下班后,沈凌的朋友叫他。

    “不了,我……我今天有事情要回趟家。”他要回家告诉爸妈这个消息,他家就在这个城市里,他本身也不是什么特别有冲劲的人,所以他大学在这座城市里上,工作也同样准备在这个城市,如果能留在这所医院,则是最好不过了。沈凌脸上带着笑意。

    “好!”对方耸耸肩,几人也没有多想,一起跟沈凌道了别之后便离开了。

    沈凌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才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紧张的情绪。

    今天不但是他要回去跟父母汇报自己工作单位确定的事情,他还想去出个柜,所以才会这么紧张。

    沈凌喜欢男人,这件事他高中的时候就发现了,但是他家风甚严,他不用想着出柜的事情就知道自己不能出柜,因为他的父母都是很保守的人,包括他。

    他也是因为平时接触不到,所以到高中才确定自己的性取向,比起那些初中就觉醒的同学来说,他已经算是很晚的了,就这么一拖,想不到就拖到了毕业,也是该回去跟父母说清楚了,沈凌暗暗想着,现在的他不但有了自己工作,也已经成年,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能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了!爸妈应该也会理解一些。

    沈凌带着一点期待,最重要的是,不能再拖下去了,再不坦白,总觉得家里人要开始给他安排相亲了,他想象不出来自己被迫和女生相亲的模样,而且,他也应该去寻找男朋友了!他不想瞒着家里人,也希望得到家里人的祝福。

    沈凌收拾东西回了家,路上似乎有不少人正抱在一起啃,他也只当做是小情侣没有注意,一路绝尘开车到了家,母亲的电话正好打进来,沈凌停好了车,连忙接起。

    “儿子,你在哪里?”沈母的声音透着慌张。

    “我在停车场,马上就到家了,怎么了妈?”

    “你别回来!”沈母的声音透着凄厉,“你爸他疯了!”

    “妈!你等我,我马上回去啊!”沈凌快速挂了电话,下了车朝着电梯冲过去,电梯口正晃晃悠悠的站着一个人,似乎喝醉了的模样。

    “劳驾快一些我有急事。”沈凌推了一把,把人推进电梯,自己也快速的钻了进去,按了楼梯层,才看向刚刚自己推进来的人,“哪一层?”沈凌刚想替他也按了电梯,正对上一双灰白的眼球。

    毕竟是学医的,沈凌目光扫过对方的眼睛和发紫的唇瓣,嘴巴无法紧闭而流淌的口水,心中产生一个荒诞的念头。

    沈凌小心的靠近电梯一角,时刻防备着,对方吸了吸鼻子,缓慢的朝着沈凌试探过来,突然,快速的伸手按住沈凌的胳膊,张嘴就要咬,沈凌骂了句脏话,抬脚把人踹翻,沈凌学过一点防身术,翻身扣住对方的两条胳膊,将人压在身下,自己去探脉搏心跳,没有心跳!

    沈凌扣住对方胳膊的手臂有些发软,电梯门打开,沈凌快速的松开对方狂奔出电梯口,只留下那具尸体愤怒的吼声,沈凌手脚发软的打开自己家的大门,砰地一声关上门将已经爬出电梯口的尸体留在门外,还没等喘口气,一道身影便朝着他扑了过来。

    灰白的眼球,发紫的嘴唇。

    “爸!”沈凌声音十分凄厉,但经过刚刚一次,沈凌还是下意识的抬脚将人踹倒,自己欺身压了上去,扣住对方关节,同样没有脉搏,沈凌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儿子!”卧室的门打开,沈母慌张的冲了出来,“你没事!”

    “没事。”沈凌摇摇头,“我爸……我爸怎么了……”

    “我不知道,不知道……突然就这样了,还要打我,我只能躲到卧室里。”沈母哭了起来。“你快看看你爸!他这是怎么了?”

    沈凌深吸口气,对着沈母道:“妈,帮我弄点布条,先把我爸绑起来。”

    “唉。”沈母赶紧去拿了剪子,将床单剪成一条条的,帮着沈凌把沈父捆了起来,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沈凌才算将沈父捆好,嘴巴处格外多捆了几道,沈凌又探了将近一分钟的脉搏,手按在沈父胸口,还是没有丝毫的跳动,哪有人可以没有心跳还活蹦乱跳将近一分多钟的,而且,沈父的脸色已经彻底的青紫了,这是不供血的表现,怎么可能还活着?!

    沈凌咬唇强忍着悲痛,沈母已经渐渐明白过来,哭的不能自已,“妈,我打听一下到底怎么了,你休息一下。”

    沈凌拿了手机给警察局打电话,门口有具尸体,家里也出了这样的事情,没有任何征兆,他要报警。警局的电话一直都是占线,沈凌干脆开电视和电脑看是否有和他一样的情况。

    电视上还没有什么消息,但是网上却铺天盖地都是求助的信息,众人都在寻官方给一个说法,沈凌探头往楼下看了一眼,街上已经没什么人在活动了,而在活动的,也不知到底还是不是人。

    沈凌查了许久,才等到官方在网上的通知,让大家都寻找安全的躲避处,尽量留好干净水和食物等待官方救援,不要试图和感染者对抗,或者救助感染者,因为感染者不但具有感染性,从身体上也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沈凌觉得浑身有些发冷,他的父亲,死了么?

    沈凌将沈父关在了书房内,将房门反锁,才跟沈母一起存了干净水和食物,家里还有一袋白面和半袋大米,也不知会不会断电断水,沈母便将白面都做了面团子在烤箱里烤熟备用,沈凌则用家里的大小盆盛满了水,过了两天,正如沈凌猜测的一样,断水了,电还没事,网络倒也还通畅,也能接收到外界的消息。

    沈凌日日关注着网上关于救援的军队推进到哪里的消息,当然,网络上成千上万的人都在关注着,沈凌所在的城市算是大型城市,救援倒也比较积极,但是救援的难度也是最大的,人多,丧尸也多。丧尸这个词是网络上大家公认的,毕竟,太像了,即使官方一直称呼这些人是感染者,但大家也是最认同丧尸这个说法的。

    又过了几日,军队救援终于到来,沈凌带了沈母跟着军队一同离开,小区内,站了不少已经面黄肌瘦的居民,士兵围成了一圈,端着武器巡视着,一旦发现感染者,便立刻开枪射击。

    “上车上车。”军队的人指挥居民上了军用车。

    沈凌询问身边的一个当兵的,“请问疫苗研制出来了吗?”

    “不知道。”

    “那我们是要去哪里?”

    “军营。”

    “我们是如何防止军营内部再有人感染的?明明没有疫苗。”

    “谁发烧,禁闭。”士兵看着沈凌。

    沈凌点头,没有在询问了,至少知道这种丧尸病毒的先兆是发烧,看起来也有一定的潜伏期。

    “这里有人是大夫吗!还有退役军人!快点出来!”有人打开车门对着车厢里吼了一声。

    沈母推了推沈凌,面含期待,如今这个世道乱了,只有有用的人才能获得更好的待遇,她年纪大了无所谓,但是她不想她的儿子和难民一个待遇,若能在这个时候作为后勤医疗人员进入军队,既不需要上第一线,也能获得更好的待遇和安全保障,那是再好不过了。

    沈凌知道沈母的意思,便连忙举手,“我,我是医科大学的学生,在xx医院实习,实习期已经快要满了,我能作为大夫医治病患,我是外科。”

    “太好了,正需要外科的呢!快点出来。”喊话的军官眼前一亮,对着沈凌招手。

    “好!”沈凌回头看了一眼沈母,才下了军车。

    沈凌上了一辆医疗用的军车,里面正有受伤的士兵,大夫忙碌的给士兵消毒,因为丧尸具有感染性,即使是消了毒也只有五成的几率。

    “新人来了,快点来帮忙,大夫还是护士?”

    “外科大夫,刚毕业。”沈凌回答。

    “太好了,过来,这个人的手术交给你,把这一层皮肉刮了,麻醉药消毒用具都在这里,会用?”

    “会用!”从未主刀的沈凌硬着头皮回答,只是皮肉并不涉及什么大动脉内脏之类,应该没问题,对方挑的也是伤的比较轻的士兵给他治疗,大约也是怕他经验不足。

    沈凌静下心来开始消毒处理伤口,即使是车辆有些颠簸,他也渐渐的习惯下来,拿着刀的手十分稳当,正如他的导师说的那样,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车队突然停了下来,沈凌快速的抬起刀免得割伤病患,其他地方却传来大小不一的痛呼。“怎么了?”沈凌抬起头。

    “丧尸群来了!大家小心!冲出去!”外面传来吼声。

    医疗车厢内有人安抚,“没事的,我们在最安全的位置,先把手术停下来,先给病患止血。”

    沈凌赶紧处理自己的病患,低着头不在说话,车队又再次启动,但是速度却极不稳当,偶尔还碾过什么,颠簸不已,沈凌不愿思考在大马路上车队到底碾过了什么才会如此颠簸,又过了几个小时,速度才平稳下来,沈凌听外面的人进来说话,说是快要到郊外了,不会再有大规模的丧尸冲击。

    又行进了大半天,直到深夜,车队才到达目的地,沈凌帮忙把病患送上了来接他们的车辆,便朝着队伍后方跑去,他记得他那个小区的车队就在那里。

    刚刚那一波丧尸也不知道有没有影响到后面的车队,沈凌寻了一圈,却没见他的母亲,甚至连同小区的住户都没有见到,“同志,我找不到我之前的车队了,我家人还在上面。”沈凌拉住一个士兵询问。

    “编号是?”

    “30562。”

    对方的脸上一时间神情有些莫测,语气也和缓了许多,“那边,你去问那个人。”士兵指了指一个正被人围着询问的军官,便快速离开了。

    沈凌早就路过那个人好几次,只是他隐约听到那个军官在安抚些失去家人的人,所以一直潜意识的排斥去询问他,沈凌心微沉,缓慢的迈着步伐向那人走过去,不自觉的开始听那人的声音。

    “众位,请冷静一些,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为了大部分人的安危,我们必须如此,这其中不单单是你们的家人朋友,更有我们的军人,我们无法保证每一个人都安全无碍,包括我们自己!为了救援掉队的车辆,我们也派去了士兵,但是都没有回来……”

    沈凌晃了晃,几乎站立不稳。

    “快过来!给你登记呢!想要入伍吗?医疗人员的待遇还不错。”一个刚刚同在同一车厢的女生寻了过来,拉着沈凌便走。

    “我妈在掉队的车里……”

    “什么?”女生顿住脚步,惊讶的回头。

    “我妈在掉队的车里!他们抛弃了车队!”沈凌吼道。“我要回去救她!”

    士兵熟练的走过来控制住沈凌,他们见多了这样的场面,早已经知道如何处理,有面容亲切的军官走过来,温声道:“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不能,我们要尽力保证幸存者的安全,而且,车里也有我们的士兵,我们的兄弟,我们的心情是一样的……”

    沈凌被关了个小单间,等他自己想明白,悲痛之中的人很难保持理智,而军队也没有那么多人负责宽慰幸存者的情绪,只能先以保证安全不惹事为主。

    沈凌觉得,自己已经失去的够多了,也没有什么再可以失去,但是这个世界已经变得残酷到让他无法想象,他自以为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却渐渐的在失去更多,找到的同学,认识的朋友,似乎下一刻就会离开他的身边,所有人都只是过客一般,甚至他自己,变得都让自己觉得陌生起来。

    病毒爆发已经好几年了,似乎这场灾难不会过去了一般,将要天长地久的扎根于这片土地,沈凌端着枪冷着脸守在火堆前警惕着周围,即使是只开启了水异能,还是大夫,但在这个世界上也被迫成了战斗人员,这是生存。

    “凌哥?”最近刚加入队伍的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年轻走过来,末世之初的时候他还只有十几岁,如今也算是长大成人了。

    沈凌回头看了一眼,没有说话,继续警惕周围,对方也不介意沈凌的态度,这年头这种态度都算是好的。

    “凌哥。”男生又叫了一声,“你喜欢男人?”

    沈凌回头看了男生一眼,男生的脸在火光下似乎有些微红,走到沈凌身边坐下,“凌哥我喜欢你。”

    “你上次也说喜欢你陈哥。”沈凌嗤笑一声。

    男生许久没有说话,他不知道沈凌竟知道这件事,大约是陈哥告诉沈凌的!可是陈哥已经死了,男生抬头道:“凌哥,这年头,谈这些太奢侈了,及时行乐啊!喜欢谁,一定负责吗?谁又付得起责任?不能单纯的只是喜欢吗?”

    沈凌点点头,“可以。”

    “凌哥,我喜欢你。”

    “我跟你不一样。”沈凌道:“我不喜欢及时行乐的那一套。”

    “为什么?大家已经活得这么累了,开心点不好吗?”

    当然不好!沈凌没有回答,因为他不想变得彻底的不是自己啊!末世之前的沈凌是什么样的,生于保守的家庭,受过优良的教育,性情温和,渴望的是能获得父母的理解,然后找一个温柔踏实的伴侣,如平常男女一般,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他已经变得够多了,多到让自己都茫然害怕,觉得自己不再是沈凌,仅剩最后一点的固执,难道就不能坚守吗?就当是,父母留给他的最后一点东西,关乎沈凌这个人本质的存在,让他觉得,沈凌依旧是沈凌。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

写私信

评论一下重生农家子的田园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