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番外八&最终章

买外围犯法吗 欢迎您!
    哥大硕博士生毕业典礼被安排在了本科生前一周, 阵仗远没有本科生毕业那般声势浩大, 甚至连帝国大厦都没有亮“哥大蓝”的庆祝灯。可台上台下坐着的都是平日里只有在各大报纸上、专业网站上才能见到的行业大佬, 气氛庄严肃穆又不失隆重。

    “乔然啊, 我看我们家阿扬啊,站在那群人高马大的外国人中间也还是很出挑的嘛~” 苏妈妈穿了一身精细的苏绣旗袍,坐在乔然身边,喜不自胜。

    乔然眼神全放在人群中那低调又难掩光芒的男人身上,没有接话,倒是程妈妈忍不住自卖自夸起来:“我这儿子啊, 不是我说,放哪里都是一等一的。”

    今天是程故扬的博士生毕业典礼,双方父母不远万里盛装出席,乔然也难得的向公司请了假, 一大早就开始为这场盛会忙活。

    典礼在校长致辞中开场,三个哥大终身荣誉教授轮番送上贺词和祝福, 没有煽情,没有吹嘘, 字字句句都是真情实感,透着长者的气度和风范。

    主持典礼的校长激情洋溢地介绍毕业生发言代表, 前面是一串串奖项、论文发表的刊物名称、甚至还有在中国获得的国家专利。两位妈妈难以自持地站了起来,苏爸爸和程爸爸伸长了脖子,瞭望从人群中施施然起身,平淡走向演讲台的自家男儿——程故扬。

    乔然觉得连呼吸都是停止的。

    台上的男人,一席黑色庄重的学士袍, 谦逊而内敛地向台上的教授们行过礼,便淡然站在礼堂最中央,待掌声停歇,他才开始自己的致辞。他气质清冷,带着一些些孤傲,周边的空气似乎都因为他的存在而更加低调沉稳。

    他的致辞谦逊内敛又毫不妄自菲薄,字字铿锵又不失气度,一词一句都像砸在乔然心尖上。五年来,日日重复华尔街的紧锣密鼓步步为营,这一刻坐在这百年常青藤高校的观众席上,乔然似乎也寻到了久违了的内心的平静和泰然。

    站在讲台上的男人,一如既往地学院派,眼神纯净透彻,给了她内心最渴望的踏实和本真。

    五年,乔然深刻地感受到,时间和经历,是如何让一个寡言又有些沉闷的少年,飞速成长为一个可以顶天立地的男人。

    五年,在异国他乡越发显得狭小的公寓房里,他们共同度过了每一个日日夜夜。

    傍晚六点,他每日变着花样给她做晚餐,即使他刚刚熬了两个通宵;

    晚上九点,他哼着歌给女儿换尿布,“威胁”儿子睡觉;

    凌晨三点两人靠在沙发上,一个做数据分析,一个研究设计图,他从身后无声地为她揉肩膀;

    清晨七点,她出门上班后他兵荒马乱地送孩子去曼哈顿最精细的托儿中心……

    如今他作为全校最优秀的博士毕业生,站在台上,铿锵有力地分享他的求学生涯,感谢各位导师给予他的指点与期待。他平静无波,她满眼热泪。

    一路过来,他太不容易了。

    可那个向来不露辞色的他站在台上,直直望向她在的方向,用中文字正腔圆地说道:“我要尤其感谢我的妻子。这一路走来,谢谢你给了我最温暖的后盾和无条件的支持,谢谢你给了我可爱的一双儿女,谢谢你给了我最美好的一个家。”

    即使是听不懂中文的老外们,也读懂了他眼里的深情和真挚。

    掌声雷动,欢呼震耳。

    乔然坐在台下,被四个长辈簇拥着,满眼是泪,却是笑着。

    接下来是颁发毕业证书的环节。毕业生们整理了下学士袍和学士帽,排成一排,等着自己的名字从校长嘴里蹦出来。

    上台领毕业证的毕业生们年龄参次不齐,有满头白发的老人,有公司的CEO,也有像程故扬这样意气风发的年轻人。每个人脸上洋溢着不同的神情,或轻松昂扬,或意气风发,或内敛稳重,却都自带“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气场,场面说不出的富有感染力。

    而程故扬又一次接受了全场的注目礼。

    轮到他上台时,只见他怀里抱着一个一岁多一些的女娃娃,肤白似雪,眉眼如画,可脸上的表情比她亲爹还要“看破红尘”,怎一个冷静了得。唯唯诺诺牵着他的学士袍的,还有一个粉嘟嘟的男娃娃,头发微卷,大眼睛好奇地东张西望,没有半点怕生,走起路来,简直是把这里当做自己的主场。

    走路还有些跌跌撞撞的男孩子看上去不过四岁的光景,抱在怀里的那个怕还是只是刚会迈步的年龄。看来这优秀毕业生代表五年的博士生涯,收获的远不止台上的那一纸文凭。

    没有什么比这画面更令人钦羡的了。

    人群在欢呼,在惊叹。程故扬也难得露出明媚的笑意,看向孩子的眼神里净是柔软。

    校长把毕业证书递给程故扬,却在中途让怀里的女娃娃夺了去。那女孩儿看了一眼硬邦邦冷冰冰的毕业证,眼神嫌弃,无比坚决地就往地上扔,站在下面的男孩儿眼疾手快地接住毕业证,喜滋滋地看了好一会儿,神情严肃地逐字逐句看着上面的文字,一副“我都看得懂”的小大人样。

    人群中爆发出阵阵笑声。

    小灯泡蹙着眉头,一脸严肃地向大家展示了爹地的毕业证,指着上面“GUYANG CHENG”的名字,满脸真挚而骄傲地对台下高呼:“MY DADDY!!!”

    人群沸腾,欢呼声不绝于耳。

    程故扬宠溺地揉了揉小灯泡的小脑袋,随后强行牵着他下了颁奖台。

    程故扬同小灯泡、小棉袄的风头没持续多久,便被大仁哥彻底夺了去。当几个穿着学士袍的毕业生们从宽大的袍子中掏出几张大纸时,不远处传来一个女生兴奋的尖叫。

    人们望向台上,只见吴坚仁梳着飞机头,人高马大地站在舞台中央,看向那个不断发出高频尖叫声的女子。校长很配合得站在一边,腆着肚子,一脸慈祥的笑意。台上的毕业生们一溜儿举着大牌子——Will You Marry Me

    乔然看着倩倩飞奔向台上,看着吴坚仁难掩激动地单膝下跪,看着两人忘情地拥吻,在台下不断鼓掌,刚被一双儿女压回去的泪意又重新泛了上来。

    下一秒,温暖的臂膀环住了她。他俯身靠在她耳边轻轻说:“羡慕吗?”

    乔然轻点下头,又微笑着摇摇头。不羡慕,她的人生,不需要别的观众,只要有他,足矣。

    圈在肩头的手臂又搂紧了些,他说:“走,我们结婚去!”

    ***

    两人最终没有选择飞往遥远的夏威夷岛,而选在了“纽约之肺”——中央公园。

    婚礼的布置简单却温馨。中央公园一片空草坪上,放了几张自助餐桌,上面摆着一些精致可口的西式点心,点心上的每一个装饰每一个细节都是程故扬亲自设计挑选的。桌面上铺着纯白的花瓣,几张台椅有些散漫地放在餐桌附近,供宾客们倚靠着闲聊。

    受邀的宾客不多,只有双方的父母、最亲近的朋友和近年来相交颇深的几位同事。

    可这硕大的中央公园,任何人都能成为这场婚礼的见证者。

    现场的小提琴和钢琴曲奏响《结婚进行曲》。

    摄影师悄无声息地在角落就位。

    远处的人群举着手机跑来分享这一份喜悦。

    乔然一席简洁大方的白婚纱,长发挽起,盖着轻薄的头纱,在中央公园伴着青草香的微风中,缓缓走向过道尽头那个站在白蔷薇拱门下的男人。

    她的身后,小灯泡一手攥着爹妈的结婚戒指,一手轻轻拽着小棉袄,跌跌撞撞跟在后头。小灯泡谨慎极了,生怕没管好手里价值不菲的婚戒,更怕摔着了刚会走两步的妹妹。小棉袄倒是很淡然,面上仍挂着和她年龄极度不符的疏离表情,只有看向前方父母的身影时,露出些微微的笑意。

    双方父母温暖地注视着两人,苏爸爸背过身子偷偷抹了把眼泪。身边的人群在欢呼,在鼓掌,在庆祝。音乐舒缓而浪漫。

    她都听不见,看不见,顾不着。

    眼里,只有越来越近的那张脸,那张陪伴了她整个青春的脸。

    他淡漠惯了的眼里,有泪光闪烁。

    那天,在万物最自然的无比平凡的一天,他执起她的手,亲吻她的手背,说着不平凡的誓言——

    “乔然,让我用余生爱你。”

写私信

评论一下乔然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