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汇报任务

买外围犯法吗欢迎您!
    x81z

    “小顾同志你真是一心为国的功臣呐”

    某神秘研究所的同志们,在香江启德机场附近的一所工厂里,稀里哗啦地鼓捣着顾骜带回来的东西、翻印着顾骜弄来的资料,一个个热泪盈眶,拼命给顾骜敬礼。

    顾骜谦虚地示意大伙儿不必多礼:

    “客气了,江工,你们要是根据这些资料、把这台工业机器人改成摄影机器人、弄出成熟的结构和生产工艺、相关控制代码,给我一份就行了。我心不大,工业机器人暂时没空搞,摄影机器人能搞出来就行了。”

    “一定一定。”

    “以后我在自动控制方面,有需要技术支持的时候”

    “那是应该的,必须帮忙”

    再后面那些更秘密的交易,不太和谐,不好多说。顾骜也不在乎。

    他就这样在香江滞留了两天,把国家交代的任务的各项交接,短暂处理了一下,剩下的等他过几天回京,再正式汇报。

    陆光复也陪顾骜来香江滞留几天,一边料理一下他“陆氏电子”在香江的各种掩人耳目空壳,一边等国内的人把技术资料都复制完、暂时复制不了的核心部件偷换一下后,他还要带着设备的尸体回湾湾装模作样下。

    而马风和闻莺则是从香江一下飞机就赶回钱塘了。

    马风如今还是要服从国家分配的,让他去钱塘电子工学院当英语和国贸老师,他就得当,没个两年脱不了身,哪怕他自己搞副业来钱快百倍,暂时也不能离职。

    除了马风夫妇外,剩下还跟着顾骜和萧穗的,就只剩李联杰。

    顾骜空闲下来后,正琢磨着要带着李联杰去拜访一下袁八爷、商量请对方武术指导的事情。

    可惜电话打过去联系不上,嘉禾那边的人说正跟剧组忙着呢,让他过两天再找。

    顾骜盘算了一下日子,就让李联杰在香江待命。他趁着这个时间差,先去特区找韩婷,帮她把“汉乐电子厂向铁路部门捐赠电视机”的新闻宣传事宜搞定一下。

    这是出国之前就跟韩婷说好了的,毕竟是互利的事情,顾骜义不容辞。

    韩婷做了宣传的同时,也便于沪江滩对普通民众的早期传达率顾骜完全可以想象,各个地方的报纸一旦报道了“有关部门喜提港商公益捐赠”的新闻后,肯定会在正文里顺带提到诸如“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围观沪江滩热播”的字样。

    这样就相当于在只能看到报纸、看不到电视的人民脑中,也刷了一波品牌存在感。

    顾骜带着女朋友、开着宾士风尘仆仆赶到深市,直奔沙角工业区的汉乐电子厂。

    半年没见,韩婷愈发进入了商界女强人的状态,看上去更加爽朗干练,少了一两分当公务员时的圆滑婉约。

    也有可能是生意越做越大、而且有了股份后真心当成自己的事业,所以更投入了吧。

    顾骜到的时候,韩婷忙得简直脚不点地,把他晾在一边好久。

    顾骜和萧穗乐得围观一下。

    车间旁边的仓库里,还堆了好几百台包装好的18寸大彩电,以及一堆堆折叠的纸板箱和塑形减震泡沫,甚至还有一辆电动的卸货叉车,看起来挺专业同期,顾骜在西湖电子厂时,看到的还都是工人拿手装卸,即使工人手脚不重,也经常让顾骜担心会不会摔坏了电视机。

    谁让如今人工便宜呢。

    “这里没有五百台吧你不会是产能没跟上”韩婷又一次路过时,顾骜拦住搭讪。

    韩婷忙得白了他一眼:“早就超过了,远的地方我都发出去300了,距离近的排后面。等你回来再动手,还不黄花菜都凉了,能赶上沪江滩首播么”

    顾骜听了还挺感动。

    毕竟对于韩婷来说,不用太赶掐时间点,什么时候送,电子厂的广告效应是差不多的。但如果错过了央视的首播档期,顾骜这边就会损失一些宣传效果。

    “那现在这样就来得及了吧”人心总是不满足的,顾骜也总想要更多。

    韩婷叉着腰数落:“当然来得及幸亏我们赠送的是铁路部门,如今全国最四通八达的,卸了车直接在火车站就能安装。青藏疆蒙我们又不送,其他地方全国天肯定到了。”

    顾骜暗忖确实是这个道理。

    在交通不便的年代,从一个小地方到另一个小地方的物流配送,走上十几天也是正常的。但真正花时间的,往往是铁路触及不到的最后几十几百公里。

    而直接在铁路沿线上的任何两个点,全国范围内也就三天撑死了,尤其是韩婷的货比较少,又是赠送的,完全可以跟着客车走。

    末了,韩婷总结性地吩咐道:“物流和手续你就不用担心了,你的任务就是托一下在宣传口的那些朋友关系,第一时间帮我们把新闻报道出来。”

    “放心,我这就开始联系。”

    顾骜跟韩婷、萧穗坐下来捋了一下轻重缓急,然后顾骜先给他在人人日报认识的赵雨田、新华社的刘琳琳等人打电话,想办法问问“合资企业向铁路部门壕捐价值百万港币电视机、丰富人民群众精神生活”的新闻,能不能在那么高档次的媒体上报道。

    赵雨田跟顾骜是在勿谓言之不预也时有过愉快合作的,后来也见过顾骜两篇报道,知道顾骜的潜力。

    他跟领导请示了一下之后,回复顾骜说可以给一条不起眼的三版简讯,两三行字那种,没有独立大标题。

    “小顾,我们不是新闻类报纸。具体你还是找找新华社的小刘她们吧,她们可以给每个省的分社供稿,地方报纸如果愿意转载详情,就方便了。”

    “谢谢赵编,回京请您好好聚聚。”顾骜挂断电话,然后把游说的重点挪到新闻社这边。

    忙活了半个下午,把自己在新闻界认识的人都打了一遍,其中吴越省、徽省和沪江等地方最容易搞定。

    毕竟萧穗的父亲就在做文联高层,而吴越老家则可以让马风找文联的人托关系。

    事实上这些相对发达的地方,不用打招呼,传播率本来就挺高了。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亲自参与了宣传工作的筹划后,萧穗也颇有心得,提议道:

    “老公,我看报纸上的宣传也不急于第一时间。再过一个多星期就开学了,到时候我找各地回沪江的文学院同学们,给他们老家的地级市报纸投新闻稿好了。

    现在的地方新闻版面,很多都是接受大学生投稿的。要是拿学校的联系方式投递,人家一看是复旦中文系的来稿,肯定会高看一眼的,地方小报多半会用。”

    顾骜眼前一亮:“这个办法好,还是老婆聪明。”

    萧穗莞尔一笑:“干一行爱一行而已,你在京城如果也认识名校的中文系、新闻系学生,也能发动她们投稿的,就伪装成是大学生回城开学、旅途见闻中的歌功颂德,报纸就喜欢登这些。”

    如今的报纸是非常有公信力的,对于普通人来说,刊登难度也不小,但说难听点儿,2000块一台电视机捐过去,活动一篇豆腐块还是应该的。

    “100万港币”这种数字,也确实在新闻上非常拿得出手。

    任何时候,你只要摸得到门路,有偿新闻肯定是比广告性价比高至少几十倍。你花1万块广告费才能干成的事情,给记者和编辑塞好处,几百块就干成了。

    国家也还没有法律和政策禁止有偿新闻,能认清这个价值洼地的人,个个都保证赚得盆满钵满。

    三天之后,距离开学刚好只剩一周了。

    韩婷那边捐献的电视机,终于全部到位。陆陆续续的也有家省级报纸媒体,和几十家地级市的报纸,登载了这家合资公司的善举、以及群众的热烈反响。

    沪江滩的内地审核也已经结束,正式在央视开始上映。

    一个万人空巷的时刻注定要来临了。

    这个上映时间点的选取,还是顾骜略微影响过的、他本人觉得利益最大化。

    因为要让乡村用户扎堆到大户人家看、或者城镇居民去火车站候车大厅、站前广场围观,那就需要天气不能凉,也不能太炎热。同时天黑得最好晚一些,方便村里人看完后走点儿夜路回家。

    七月份最热的时候,谁耐烦汗流浃背挤在一起看电视。

    而暑假快结束时,无疑是最好的入坑时机。首先学生们可以有更多空闲时间,二来全国那120多万大学生,都面临暑假结束回城,绝大多数人要坐火车,他们可以说是躲都躲不过。

    顾骜是深信,收视率和收视率的价值是不一样的,不能简单数人头。

    如今的大学生,未来肯定都是成功人士、潮流引领者。让100万大学生成为你的粉丝、记住你的品牌,宣传价值可能比几千万农民转化率还高。当然这里不是把人分三六九等,只是实事求是说消费潜力和话语权,不要误解。

    而韩婷这边,还没等到沪江滩热播的反馈,倒是先等来了雪片一样的订单和询价函,各地的商业供销机构,都盯上了这批虽然价格昂贵、但指标全都是计划外的奢侈品。

    顾骜这边的游戏街机,四季度减产后的产能缺口,立刻被彻底填上了。

    虽然韩婷花掉了100万广告费,可汉乐彩电的品牌溢价也建立了起来,比同等质量的货色每台多卖两三百块利润,卖个半年光靠差价就赚回来了,还没算销路的增加。

    “把广告费花在新闻上原来这么厉害这个账原先真是算差了

    等以后有利润了,不如用便于地方报纸直接把新闻连播上的国际简讯抄下来、形成文字转载,让偏远地区看不起电视的人民群众也能通过报纸了解世界这个借口,给全国各个地级市的报社挨个捐一台。

    反正原先地方报纸很少报道国际简讯。那些没有新华社分社派驻的城市,报社没电视机的话,国际新闻的消息来源都没有。这个好处估计能让他们念叨咱厂子念上好几年吧”

    韩婷显然跟着顾骜学坏了,找到了一个价值洼地,就可了劲儿的薅,薅秃为止。

写私信

评论一下重回80当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