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巫师

买外围犯法吗 欢迎您!
    呼呼呼!

    风声在教堂里传扬,商岩全身都绷紧了起来。

    骷髅们虽然爬不上冰柱,但是却能够将冰块给挖的一个洞一个洞的,相信再这样下去不久,这冰柱也顶不住多久,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隐藏在暗中的人却是待不住了。

    只听一阵像是低沉咏诵又像是吟唱的声音从不知道何处响了起来。

    商岩听得心里一阵,这个声音隐隐存在着一种可以干扰心神的效果,让他浑身都忍不住毛骨悚然了起来。

    “问题不小啊。”商岩若有所思,连忙又往自己身上贴了几张金甲符。

    坐以待毙不是他的习惯,看着教堂的天花板,商岩心里顿时狠意浮现了上来。

    既然都已经打起来了,那么自然就不再需要留有余力。

    只见他对着头顶上方便是掌心雷发动。

    顿时天空当中一道雷霆直接劈打下来,正好轰中了教堂的屋顶。

    雷霆威力不小,瞬间就将教堂顶部给轰出了一个大窟窿,顿时外面的月光就照射了进来,倒是给商岩带来了一些光亮。

    这并不是商岩的真正目的,他完全没有要停下掌心雷的意思。

    既然已经开始破坏教堂了,那么就不妨将这里给破坏的更加彻底一些,如此一来,便可以逼出那个躲藏在暗中的人现身。

    轰轰轰!!!

    教徒不停震动,大量的壁画从天花板上脱落下来,砸到地上的威力完全不亚于锤子。

    任何人被砸中,少不得要落个头破血流的下场。

    好在商岩早已预料到了这件事情,他贴在身上的金甲符疯狂化为金盾保住着他不受石块坠落的影响。

    “啊!”

    突然,教堂某处响起了一声惨叫,听起来像是有人中招了。

    那原本存在的吟唱声也是随之戛然而止。

    商岩心里一喜,看来自己的计划是成功了。

    钢铁侠快速朝着声音响起的方向飞去,很快一个全身都笼罩在黑袍当中的人影便映入了它的眼中。

    此人身形有些驼背,手里拿着一根枯黄色的长杖。

    就是这个家伙!

    钢铁侠直接就展开了攻击。

    别看钢铁侠只是一只鸟,但鸟嘴可是实打实的钢铁,对普通人的身体,一啄下去立马就是一个血洞,那人根本就承受不住这种攻击,很快浑身上下就变得鲜血淋漓。

    但钢铁侠只是打了一个对方的措手不及,待那个黑袍人反应过来以后,立马就长杖一挥,一颗幽绿色的骷髅头咆哮般的朝着钢铁侠噬咬了过去。

    “魔法?”商岩看到这个画面的瞬间,脑海里便不禁浮现出了魔法这个词语。

    黑袍人所使用的手段,基本上与魔法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钢铁侠反应很快,在黑袍人打算反击的瞬间,直接就翅膀一挥,快速飞离了原地。

    而绿色骷髅头扑了一空,砸在地面上爆发出大量的火花。

    这些火焰与普通凡火不同,竟然连泥土都烧灼了起来。

    商岩看的暗暗心惊,看来自己这次多半是遇到了外国的灵法人士。

    有的一番难缠了。

    既然对方的踪影已经暴露,商岩就好下手多了,直接对着黑袍人所在掌心雷爆发。

    那黑袍人倒也是有些手段,长杖再一挥,六块骨片便在他的身前缓缓环绕,化为了一块盾牌。

    砰!

    与掌心雷接触的瞬间,六块骨片直接被炸到碎裂,但黑袍人也因此而规避掉了商岩的攻击。

    “嗯,有点水平。”商岩异常淡然,此人能够接下自己一发掌心雷,实力已经超过了大部分的灵法人士。

    而纳德镇的事情,商岩很怀疑此人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

    像这种不被纳德镇镇民了解的存在,正是商岩使用读脑的最好目标。

    随着对方不停挥动长杖,便有大量绿火骷髅头朝着商岩所在飞射而来。

    这些骷髅头中,有的是骷髅人头,有点是骷髅羊头,全都燃烧着让人无法忽略的绿色火焰。

    这些火焰连泥土都能够点燃,若是人体触碰到了,会怎么样自然不需要多说,商岩相当谨慎,那些骷髅头尚未靠近到自己,便已经将寒冰符给丢了出去,寒冰符与这些绿火接触的瞬间,直接就化为了冰水,却是没有派上什么用处,看的商岩表情非常严肃。

    “东方人,你的实力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不过在巫术面前,你的一切都是纸糊的。”黑袍人大声喊道。

    靠着翻译机的帮助,商岩也是得以听得清楚他在说些什么。

    “巫术?呵呵。”商岩悄然拿出一张圣水金甲符,“那让我看看到底是我的圣水符箓厉害,还是你的巫术厉害。”

    顺着冰柱边缘滑了下去,商岩以着自己最快的速度不停往前方冲去。

    看着商岩竟然主动放弃远程攻击的优势,而打算靠近自己,黑袍人顿时冷笑“东方人难道都会功夫?但是功夫可对我没有用啊。”

    黑袍人脚下突然绿光亮起,就像是一个阵仗,大量符文从绿光当中飘然而出,在空气当中晃动。

    随着黑袍人伸手一指,顿时所有符文就化为一条条小蛇朝着商岩飞射出去。

    有点小蛇掉落在地上,但也是以着很快的的速度蠕动爬出。

    商岩将圣水金甲符往自己身上一贴,完全不管其他,凭借着圣水金甲符的防御力,根本就没有东西可以伤害的到他。

    黑袍人看到这一幕心里发紧,连连各种手段齐出,但是都没有用。

    在商岩的圣水金甲符之下,他的手段纷纷宛若石沉大海,连一点水花都溅不出来。

    “看来你的巫术也不过如此啊。”商岩来到了黑袍人面前,一拳打中了对方的腹部,顿时黑袍人就捂着肚子弯了下去。

    商岩趁机一把将其手中长杖抢走,此人之前施展巫术的时候,一直挥动这根长杖,或许使用巫术的契机就是这个,商岩将长杖夺过,肯定多多少少会影响到这个家伙一些。

    生怕自己一拳没有让黑袍人丧失战斗力,商岩连忙上去就是补了一顿拳脚乱打,直把黑袍人打的嗷嗷大喊,最后有气无力的躺在地上起不来身,这才稍微放心了一些。

    蹲下身去,摘掉对方盖在头上的兜帽,商岩顿时就看清楚了此人的模样,竟然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他的脸上全都是怪异的纹身,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你到底是谁,东方的驱魔人为什么回来到纳德镇。”老人忍不住问道。

    “这个问题我也想要问你,你藏在纳德镇里有什么目地??”商岩掐住老人的脖子将他给提了起来“你最好老实交代,不然下场会很痛苦的。”

    面对商岩的威胁,老人并不在意,而是冷笑道“你最好不要想着杀我,我全身都种下了剧毒的毒液,只要一死,我的身体就会像一个炸弹一样炸开,吸入一点就足以让人瞬间致死的毒雾会弥漫一公里之内的所有区域,如果你没办法做到眨一下眼睛就跑出一公里,你杀了我只会是和我一起死。”

    商岩摇了摇头“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但我一点要杀你的意思都没有,你脑海里的信息,对于我来说更加重要。”

    “我的精神冥想非常,非常强大,你想从我这里逼问出东西,想都别想。”

    “别说的这么坚决啊,我还没出手呢。”商岩猛地就发动了读脑,顿时手指头整根插入老人眉心,大量的信息随之传入他的脑海当中。

    ……

    霍德顿是一名工匠学徒,在他二十二岁的那年,他扶起了一位被别人摔倒在地的老婆婆。

    哪曾想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扶,却改变了他的人生。

    那个老婆婆乃是一名巫师,一辈子都没有子女和徒弟,也不知道怎么地就看上了霍德顿,一定要收他为徒。

    在见识过老婆婆展现出来的手段以后,霍德顿彻底被折服了,他意识到自己只要跟着这个老婆婆学习,会接触到一个怎样的世界。

    那是普通人根本想象不到的世界。

    就这样的,霍德顿成为了一名巫师,并且在老婆婆全心全意的教导之下,还拥有到了不小的实力。

    有了实力,霍德顿自然成为了不少富人的招聘对象,看着给富人解决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烦,霍德顿年纪轻轻地就赚到了不少钱,走上了人生巅峰。

    他拥有了自己的公司,自己的手下,甚至是自己的金矿。

    人的贪婪是无法满足的,霍德顿开始向往起更强大的实力。

    他特意去请教自己的导师老婆婆,巫师的力量极限是什么。

    但老婆婆也不是很明白这个,她的实力顶多也就算是一个中等水平的巫师,自然无法为霍德顿退供太多的信息。

    霍德顿便自己去寻找答案,他结交了很多的驱魔人,学习很多可以提高实力的手段,目地就是为了能够成为美洲的地下霸主。

    这个念头非常很疯狂,但霍德顿却一直引以为梦想。

    终于,他从一个被关在奥尔兰州监狱里的犯人口中得知到了一件事情。

    在上个世纪,西海岸有一个信仰鸦头神的异教,这个教的神父可以凭借眼睛释放出一种可以控制别人精神和思维的光线,以此达到扩大教会势力的效果。

    听到这件事情,霍德顿立马就上心了,如果可以得到这个心灵控制的方法,他就可以发展出自己的势力,到时候达到暗中控制美利坚的程度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于是乎霍德顿便来到了纳德镇,并且潜伏了下来,暗中寻找与当年异教有关联的线索。

    而这些骷髅啊石像鬼、食尸鬼之类的东西,就是他亲手搞出来的。

    从霍德顿的记忆当中,他了解到此人对于纳德镇诅咒的事情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他倒是寻找到了一些有关于鸦头神的蛛丝马迹。

    17世纪,双牙国家率先觉醒大海天赋,成为了海洋的海上霸主。

    这时就有一支船队开始信奉鸦头神了。

    据说鸦头神是一种长着乌鸦的脑袋和翅膀,上半身全都是黑色羽毛下半身是人类皮肤的生物。

    他们来自于天界,具有着莫大的神力。

    与他们交配后生下来的孩子,要么会成为新的鸦头神,要么就会成为拥有神力的人类,也被称之为鸦人。

    这种人加入任何一支船队,都会被捧得很高,因为他们可以率领船队在大海上披荆斩棘,所向披靡,瓦解掉各种危机。

    但随着大英帝国的后来者居上,新海上霸主的崛起直接让他们开始屠戮所有信奉鸦头神的双牙人民,最后有一支海盗舰队带着鸦头神的石像秘密逃到了美洲大陆。

    虽然鸦头神的秘密都已经消失在了当年,但霍德顿相信那个石像一定存在着巨大的秘密,只要找到再将其破解,自己绝对可以得到鸦头神的力量。

    据霍德顿这么多年的调查,他可以很确定鸦头神的石像还在纳德镇范围之内,同时不仅是他,还有很多的势力在纳德镇暗中寻找着鸦头神的秘密。

    拔出手指头,商岩若有所思的看着已经陷入昏迷了的霍德顿。

    “没想到纳德镇目前的情况是这样的,有意思。”

    商岩起身,如此一来,纳德镇的神秘纱雾就在他眼前淡了一些。

    “那个女妖和梦魇,出现在纳德镇很有可能也是为了鸦头神石像,不然他们大可去人更多的莫斯顿市去害人,而不是留在这个人口都不超过200的纳德镇。”

    这些年霍德顿在纳德镇里也做了不少害人之事,详细论起来,死刑都不为过,商岩便没有要救他的意思。

    将那些骷髅都给清理干净,商岩丢下此人便离开了此地。

    今夜,虽然无雨无风,但却天亮闪电将教堂给劈了,一时间纳德镇里镇民人纷纷从睡梦当中醒来,同时浮想联翩。

    ……

    霍德顿的尸体,翌日就被纳德镇的镇民们给发现到了,他们立马报了警,很快莫斯顿市的警察便开车赶了过来,将现场给保护起来。

    第一个发现霍德顿尸体的人被警方叫在教堂门外问话。

    当然了,肯定是问不出什么来的,此刻罪魁祸首正在自己家中悠闲地睡觉。

    ……

    老唐尼家。

    奥芙坐在水晶球前,梦魇的身影从水晶球里浮现了出来。

    “你的伤势怎么样了?”奥芙问道。

    “快恢复了。”梦魇摸着自己胸口“那个东方人你调查的怎么样了。”

    “目前还没有发现到什么问题,不过他这个人非常不对劲,我能够感觉到在他身上肯定隐藏着某种秘密。”

    “关于鸦头神石像,你调查的怎么样了?”

    “你呢?”

    “我进入了很多人的梦中,但是他们都不知道有关于鸦头神石像的信息,似乎当年那批海盗后人真的都已经没了。”

    “不可能,独眼的诅咒还蔓延在这个小镇里面,足以证明海盗后人绝对还存在着,他肯定也隐藏在暗中寻找着鸦头神石像。”

    “我们直接杀光这里的所有人不就好了。”

    “你想的太过于简单了,一旦出现大量的人口死亡,一定会引起驱魔人的关注,我可不想浪费掉之前努力。”

    “唉,那东西到底会在哪里呢。”

    梦魇摸了摸自己的脸“我先离开了,尽力再努力寻找寻找。”

    “嗯,好,我等你的好消息。”

    奥芙伸手在水晶球上一摸,梦魇的形象顿时就消失了。

    ……

    商岩正在做梦,梦中的他漫步于草原之上,踩着柔软的草地,整个人莫名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就在这时,突然间四周场景猛地一变,草原直接变为了一条两头不知道通向何方的街道。

    头顶是昏暗的天空,两旁是黑暗的楼房,白色雾气散发在空气当中,很影响视野。

    “这里是?”商岩有些奇怪。

    四周特别安静,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了街道的尽头。

    商岩就听到电锯般的嗡嗡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了过来。

    “这个画面,为什么感觉好熟悉啊。”商岩暗道,可以一时间就是不知道该从哪里想起。

    那个身影没有前进,就站在那个地方眺望着商岩。

    商岩很想要走过去看看那个家伙到底是谁,但双腿却异常沉重,完全迈不开步伐。

    嘎嘎嘎!!!

    突然间,一声惊人的鸟叫直接吓到了商岩,瞬间吓得他从梦境里退了出来,脑门上一头的冷汗。

    只见钢铁侠正站在床头,双眼好奇的看着商岩。

    “是梦啊。”商岩擦了把冷汗暗道。

    但是就在瞬间,他想起了那个梦境,记得之前埃克斯跟自己说的时候,他的梦境好像也是这个样子。

    “电锯,杀人,街道,我被梦魇盯上了?”商岩皱眉。

    遇到一个梦中杀人的怪异,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啊。

    不过好在商岩并不担心,有圣水平安符在身,面对邪异时,他安全的很。

    只不过梦魇的出现,对于商岩来说倒是一个机会,只要想办法将这个家伙给灭了,他就可以再去灭掉奥芙,如此一来纳德镇就少了两个大隐患。

    起床稍微洗刷一番,商岩便出门了。

    既然梦魇已经盯上了自己,那么可以再去跟埃克斯询问一下有关于梦境的事情。

    埃克斯正在院子里浇花,看到商岩到来,他立马就主动打招呼道“你来了。”

    “我想跟你问件事情。”

    “你说吧,我只要知道,肯定都会说,毕竟你救了我一命。”

    商岩走到院子围墙旁边道“你之前做那个有关于街道的人的时候,有没有接触过什么陌生人,或者一些不是你的东西。”

    埃克斯认真想了想“好像没有吧,纳德镇上一直都没有什么陌生人的。”

    “关于那条街道的梦境,你做了多少天?”

    “七天,正好一周,那个拿着电锯的人就离我越来越近,最后一天就可以做到彻底杀了我。”

    商岩点点头,埃克斯只是一个普通人,梦魇若是可以做到直接杀死他,那自然是在第一天就直接杀了。

    但是最后却足足坚持了七天,就足以证明,梦魇梦中杀人的能力是有限制的,毕竟得等到七天才行。

    “为什么是七天呢。”商岩赶紧思考了起来,最后他隐隐约约的得到了一个结论。

    假设梦魇可以往一个人脑海里种下印记,那么当这个印记中了七次,他才可以在梦境中杀人。

    再假设梦魇入侵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直接入梦,一种是在你看不见的情况下靠近你的身边给你种下印记。

    如果是前者,那梦魇就显得很恐怖了,这个能力太过于难以防备,如果是后者,那么就说明了,这个家伙就存在于自己四周。

    商岩心里顿时就有了计划,等着晚上可以测试测试。

    与埃克斯闲聊一番,最后在对方的热情邀请之下,商岩同意了在他家吃中餐。

    埃克斯的夫人是一位东方迷,她特别喜欢中餐和中式调教。

    酱油、醋是她做料理时最喜欢用到的东西,同时她也很喜欢做红烧茄子、蒜末大虾之类的中餐。

    据埃克斯所说味道相当不错,作为一个东方迷,自然是有筷子这种典型的华夏餐具。

    谁看到筷子都会知道这个餐具到底出自于哪个国家。

    当吃中餐的时候,看到商岩用筷子用的那么熟练,埃克斯忍不住羡慕的说道“你的筷子,用的真好。”

    商岩一汗,你也不看看我是哪国人,土生土长的华夏人筷子能用的不好吗。

    这倒是让商岩注意起了埃克斯的筷子用法,不看不知道,一的辣眼睛,这老人握筷子的姿势简直比自己三岁侄女还要丑。

    埃克斯的夫人就在旁边无奈的说道“都教你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有一点长进。”

    埃克斯理直气壮的应道“真的是太难了呀。”

    结束这一餐,商岩立马就返回了住处,是时候该准备起来了,为了对付那个隐藏在暗中,但是具体位置不知道的梦魇。

    这将是一场猎人与猎物之间的较量,商岩非常自信自己绝对会是猎人。

写私信

评论一下经营一座恐怖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