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上古洞府

买外围犯法吗欢迎您!
    第五十章上古洞府

    搞定了“屯龙洞”的鸡冠蟒,众人结伴陆续下山;准备一起回村去,去,瞅瞅“猫脸老太婆”有何神秘恐怖之处。

    伴随着鸟兽的声音此起彼伏,走在古木遮天,高山瀑布众多横断山脉的小路上,时常可以发现有各种老药生长于此,据老药农说,还有能化成人形的药精存在。

    这药精常化成白胡子老头,自称“白叟”。药精本体有千丈长短,乃是一颗修出灵脉的上古葡萄藤所化。

    一股强烈的呼唤力量,来的极为突然,似它本就隐藏在山里某处的缘故。

    杨杰身子猛的一震,在这一瞬间,他有种错觉,好像整座横断山脉都在震动,事实上,“封门村”人偶祭坛也在悄然震动,似乎在呼应着什么。<i></i>

    杨杰没有惊慌,而是神色冷静询问系统,虽说地面不停摇晃,有些站立不稳,但他依然沉着冷静着。

    “发现上古洞窟!”

    系统提示音悠悠响起。

    “发现上古葡萄种子,可发芽,充满活性。

    “发现上古葡萄酒一坛,可饮用!”

    “发现上古秘籍天工开物】一本,可修行。”系统声音简直已经上升到天籁之音的程度了。

    “还有么?真期待额。”

    杨杰听到系统阵阵提示音,兴奋得全身如火燃烧,并非是血液沸腾,而是他的全身血液流转速度,达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极速。

    甚至他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正在呯呯加速,身体被突然袭来的幸运撑得要爆开一般。<i></i>

    一路寻找,终于在隐蔽的大峡谷内发现秘密,这是一组凹陷的,逞上下对称相连的三角形符号。

    按照系统的系列提示操作,杨杰很快打开了一个完好无损的古洞府。

    “上古仙藤府。”

    几个古朴的大字显出了此处的古老和不凡。

    轻轻一推,府门朝里面就开了,一股淡淡的醉人的酒香味,迎面而来。

    “好强的诱惑力!”杨杰缓缓自

    语中,闭上了眼,沉浸到飘飘欲仙的感触中。

    当一口鲜红的葡萄酒汁下肚,杨杰的身体上,大量的汗水泌出,更有一条经络血线逆冲喉咙,沿着鼻梁,直达额际,穿过头顶,发散出刺目的红芒,冲入虚空无限远处。<i></i>

    上古葡萄酒,酒力醇厚。刺激杨杰身体诸多的青筋,全部蠕动扩张,那样子特别狰狞。红芒映射到半空中,仿佛血色的琉璃一般。下山一行人瞧见了,纷纷掉头回去,以为是巨宝出世的征兆,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嘶!那种瞬间的舒爽之感,让杨杰身体都忍不住颤抖起来。脆弱的灵魂,就好像一条即将干涸的湖泊,现在涌来一汪清泉,所谓久旱逢甘霖,便是杨杰现在的状态。

    “嗡嗡……”

    杨杰体内传出嗡鸣之音,上古葡萄酒的不停融化下,药力一点点被炼化吸收,他弱小单薄的灵魂,也在以极快的速度成长着。而上古葡萄酒带来的好处,绝对不只是灵魂的修复壮大,草木成精的上古葡萄,本身就蕴含特殊的能量,那股能量,在杨杰的身体中放出大量滋补物质,使得他的灵魂逐渐蜕变起来。<i></i>

    杨杰六识全闭,整个人完全沉浸在灵魂的升华中,灵魂的升华提高不比其他,即便是有着上古葡萄酒的帮助,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完成的。在大峡谷的迷窟里,杨杰这一坐,便是一天时间,一直到第二天的深夜,他才苏醒过来。

    当他终于睁开了眼睛。“轰!”犹如潮水般的灵魂之力,从他体内迸射而出,在峡谷内掀起一场无形的旋风,此刻的杨杰,已经完全炼化了上古葡萄酒,灵魂之力比起之前,强横了不知多少倍。杨杰的灵魂之力,至少达到了筑基中期,不仅如此,他复制的九维宇宙的黑科技也开始亮了一小格了。”让杨杰惊喜不已。

    “上古仙藤府”还有不少壁画,讲述了宋朝的“八卦游龙掌”创始人宏龙盛,年少时曾在横断山脉偶遇“白叟',两人一见如故,留下了一段难得的人间佳话的故事。。<i></i>

    宏龙盛原是年少多金的阀门大少,后被一游方道士点悟,获高人传承,不再贪恋红尘的纸醉金迷,只求水火交泰,天人合一,真正逍遥天地之间。

    宏龙盛家族鼎盛时,在一个偏远地域的封侯。宏龙盛家族有良田万倾,“大禹山'矿山五座,奴仆无数。宏家的敌对仇家是“宇文阀族”。他一直视宏家为“眼中钉,肉中刺”。

    每三年一度的争夺“大禹山”矿山所有权的大赛,是各财阀的重中之重前。每一年的参赛选手都是从年不过15岁少年中选出,可是离争夺矿山产权的比赛还有一天时间,宏家族的少门主却离奇的失踪了。

    那日清晨,宏龙盛和家族三百甲士,前往马峰堡处理家族私事,返回时,却被一群凶悍的黑衣人疯狂追杀。全靠嫡系家族老卒,最老辣独臂“刺头王”老黑,动用各种江湖手段,才拼死杀出一条血路,逃出生天。<i></i>

    他们逃到的地方是和横断山脉接壤的“灰熊岭”。灰熊岭古木绵实,乱藤穿云。在密林里穿来钻去,几天后,大家都迷路了,全部失散在密林里。

    虽然一路有野果和野物可以果腹,但耐不住毒物和林里的瘴气袭人。宏龙盛坚持不住了,累得筋疲力尽,天旋地转倒在一处山坳洞穴旁。他的手在岩壁上刮破了,血大量的流逝,眼前一黑就昏死了。

    宏龙盛很幸运。当他的血流到石壁上时,一个神秘的,上下两面都是三角形交叉的,有符文凹槽的地方亮起来了。飘飘荡荡冒着一股烟,一个白胡子老头慢慢从烟里凝聚出来。老头一下一下扯拉着下巴上稀疏胡须,眼睛灵活的转来转去,瞧见散光的符文带有金光点点,暗金色血液。老头大感兴趣,一把摸向宏龙盛的背脊大椎,连连惊叹,好!好!好——:“真龙体格”,远古真龙的后裔族人。<i></i>

    白胡子老头接着又摸出一个绿色琅琊石做成的小瓶子,滴出一滴芳香四溢的紫红汁水;凝指一指,紫色汁水以奇妙的弧形,准确落在宏龙盛紧闭的嘴唇上,一下就沁了进去。

    白胡子老头像变魔术一样,左手先凭空取出,幽光闪耀流转的一只青龙琉璃杯;右手不慌不忙端出,热气腾腾的一只紫砂壶,然后壶嘴对准青龙琉璃杯口,开始冲泡香茶。香茶在杯中根根悬浮,叶片通体白毫放光,模样很是诱人。

    宏龙盛沉睡的灵魂世界里,灵魂的火焰越来越微弱。饥寒交迫的疲惫接踵而来,惊恐痉挛孤单无助的幻境主宰沉沦、,梦魔得意的狞笑。

    紫红汁水有一股诱人的酒香,勾引出宏龙盛的酒馋虫分外的活跃起来。宏龙盛做了一个梦,一个和少年有关的梦

    他徘徊在海滩,轻叩着一道蓝色的门扉,声音传过沙滩上孤独的树。房子是蓝色的,海水是蓝色的,一陇烟追着一陇烟,淹没海岸线。

    我来了,你却去了。樱花散,樱花残,樱花在另一个世界又灿烂。

    今天,是你约好的日子,今天,就是七夕!说好的不见不散呢,说好的脚杆站断呢?……亲,我不原谅你,你失约了。

    隔断了一道海,我可以哭,我可以喊,疯子一样的我,泪流满面,可声音却没有一丝能透出来。

    这是一个奇异的世界,我被一道雷电吸进来了,就困进在那方天地。

    有时候机遇是如此的神奇,有趣的像爱情一样。你不遇到我,我不遇到你,山还是山,水还是水,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可我们一旦相遇,看山不是山,看水不

写私信

评论一下规则战塔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