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买外围犯法吗欢迎您!
    娄燕妮今天情绪特别不对,开始韩凛还以为是娄靖平要走,后来细一想才记起,娄燕妮每个月特殊的日子到了。

    “就我是坏人。”娄燕妮被哄起来喝了热水,不说身体,至少心里舒服了不少。

    韩凛忙哄,“没有没有,下次你在旁边看着,我来揍,我这不是怕你太心疼嘛。”见娄燕妮不说话,韩凛声音更柔和了一点,“以后我来动手,你指挥,成不成?”

    “你说的?”娄燕妮放下水杯,斜睨了他一眼,韩凛头大如斗,但这种时候还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早,一串孩子果然乖乖来跟娄燕妮道歉,没事也主动承认错误,保证自己以后要先以理服人,实在不行再动手教育。

    以理服人这个词,不用说,肯定是从韩凛那里学的。

    娄燕妮看着眼巴巴的四个小家伙,再大的脾气也没法发出来了,尤其是四个人一起来认错了,娄燕妮叹了口气,昨天方琰已经带着弟弟妹妹道过歉了,她也不好再带孩子上门去。

    正好周末放假,方琰不用去上学,娄燕妮给了方琰一块钱,让他等会带着弟弟妹妹,去喊王小胖去村里的小卖部买糖吃,几个孩子私底下合解一下。

    “妈妈,我会跟小胖说对不起。”被娄燕妮紧紧盯着,没事细声细气地说,然后又补了一句,“我还会告诉他,青蛙是益虫。”

    合着王小胖被揍,完事后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挨揍的?

    娄燕妮目光一凛,没事悄眯眯地把自己的小手背到身后,下意识地护住小屁股,嘴巴已经瘪了起来。

    方琰跟听话准备说情,娄燕妮叹了口气,看了眼今天桌上格外简单的四个煮鸡蛋,“行了,出去玩吧,不许打架。”

    娄燕妮一声令下,懂事立马拉着没事从桌上摸了个煮鸡蛋出去了,方琰跟听话也立马拿了鸡蛋跟上,韩凛正给娄燕妮下面条呢,探出身来看了眼,见娄燕妮看向他,立马讨好地冲娄燕妮笑,娄燕妮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吃过早饭,娄燕妮就去忙活小作坊的事了,亲戚最难捱的头天已经过去了,现在娄燕妮已经不疼了,情绪也稳定了许多。

    等到娄燕妮从镇上回来,大院门口,王小胖已经屁颠屁颠地跟在没事身后玩了,见到娄燕妮还乖巧地喊姨,娄燕妮从网兜里掏出个苹果奖励给他,别的孩子都没有,家里四个也没有。

    围观的孩子们也不嫉妒,你看韩家四兄妹都没有呢,而且昨天没事才把王小胖揍了,要是被揍才能吃苹果,他们还是不要了。

    虽然知道自行车上那一兜苹果,回家就能吃到,但没事还是委屈得不得了,刚刚准备瞪眼看王小胖,走出了几步了她妈就扭过头来,没事硬生生地从自家老妈挤出个笑来,可难看了。

    娄燕妮被没事那表情逗得一笑,怕闺女恼羞成怒,还得生生忍住,“没事,不许欺负王新磊哥哥知道吗?”

    “知道了。”没事瘪瘪嘴,干脆扭过身去不理王小胖。

    等娄燕妮走了,没事也没去抢王小胖的苹果,王小胖看看没事的三个哥哥,又看看没事,然后得意地在苹果上狠狠地咬了一口,没事瞅见了,就更委屈了,不过愣是瘪着嘴没哭。

    懂事估算了一下揍王小胖的成本,默默地忍住了揍人的想法,三兄弟挤过去安慰妹妹去了。

    独享了一整个苹果的王小胖很快享受到了被孤立的滋味,下午的时候院里的小伙伴就都不跟他玩啦,连院里懵懵懂懂刚会走路了小娃娃都不大搭理他了。

    中午回家吃午饭的时候没事他们几个吃到了苹果,不过吃得不怎么香就是,等韩凛回来了,没事还哒哒哒地跑去跟她爹告状了,说他们带王小胖吃糖,可是王小胖却不跟她们分享苹果,告着状还悄眯眯地看了几眼娄燕妮,当然她是没胆子告她妈妈的状的。

    韩凛自然是替娄燕妮说话的,没事冲韩凛挤了个苦大仇深的表情,然后哒哒哒跑回了哥哥们身边。

    本来韩凛还想跟娄燕妮说说,他会一直站在她这边的,结果没一会儿,没事就腻到娄燕妮身边去了,妈妈长妈妈短的,亲亲抱抱最喜欢妈妈,韩凛在心里暗骂了声小叛徒,认命地接过娄燕妮手里做饭的活,好让她们母子几个好好腻歪。

    下午方琰他们很快就发现了王小胖被孤立的事,本来王小胖都哭了,准备回家告诉妈妈的时候,被方琰给拉了回去,然后小哥俩一个给王小胖做工作,一个给其余小伙伴做工作。

    没事只喜欢打架,神经没这么敏感,再说她还小呢,没哥哥们那么人精,也早忘了苹果事件,见哥哥们带王小胖玩也不生气,自己高高兴兴地拉着小伙伴揪路边的狗尾巴草玩。

    这场孩子间无知无觉得孤立刚刚起了个头,又消失在了无形之中。

    “差点又要挨揍了。”回到家里好一会儿后,懂事才后怕地拍了拍心口。

    没事很不明白,他们什么也没做呀,“为什么会挨揍?”

    “小胖一个人玩会很难过的,而且宝蛋是因为我们,才让大家也不理王小胖的。”听话给没事擦了擦口水,没错,孤立这事,是宝蛋起的头。

    没事歪着小脑袋,还是不明白,“不是因为苹果吗?”

    “跟苹果也有关系,妹妹,我教你呀……”懂事苦口婆心地学着大人的语气跟没事说话,其实具体的弯弯绕绕他们也说不明白,就是一种诡异的直觉。

    没事听得一愣一愣的,只觉得越听越不明白了,干脆拉着两个哥哥,打断话题,“我们看大哥写作业去。”

    小哥俩也松了口气,他们觉得妹妹有点笨笨的,跟妹妹讲这些,妹妹半点不明白,不像他们,不用细说,就明白对方想干什么,不过反正有他们在,动脑子的事交给他们就好了,他们不行还有大哥呢,懂事也没再说下去,先去书柜那里找了自己的小人书,替妹妹挑了本颜色好看的图画书,就一起去屋里陪方琰写作业去了。

    家里几个小家伙消停了几天,没几天许玲玉那里又出妖蛾子了,许玲玉找上门来找娄燕妮要娄靖平的地址来了。

写私信

评论一下七零军妻不可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