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懵逼单春秋1

买外围犯法吗 欢迎您!
    离开了二人视线,叶真便停下脚步,待时机成熟,一指点出,已然逃遁至百里之外的那一缕残破妖灵瞬间消散于无形。

    这缕妖灵,自然是叶真故意放跑,至于这么做的目的,便是给自己一个离开的理由,好让白子画见死不救。

    如若说这个世界最重要的剧情是什么,花千骨与白子画的感情绝对列属第一!

    打破了白子画的英雄救美,再让白子画见死不救,然后在花千骨上蜀山时,彻底掐灭花千骨去长留的念头。

    如此一来,至少二者间的感情线必然彻底改变!

    虽然如此做法在某些圣母或者卫道士看来会各种厌恶,但叶真不在乎,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己并没有伤害到谁,相反还阻止了一段悲剧的发生。

    自身得到了评价点,花千骨与长留得到了安宁,三全齐美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当然了,这打算也不是完全可行,毕竟未来谁也说不定,万一白子画出手相救了呢?

    万一花千骨是花痴,就是看上白子画了呢?

    算准了时机,待花千骨父亲咽下最后一口气,叶真终于出现。

    “墨冰大哥!我爹他...我爹他...”花千骨泣不成声,但却始终没能留下眼泪。

    “我来晚了,你爹的灵魂已经散去,否则的话...”叶真沉声道。

    “这不怪墨冰大哥...爹...”花千骨依旧泣不成声。

    叶真回首,平静目光看了眼白子画,以及突然出现的夏紫熏。

    这夏紫熏身为五上仙之一,却并没有给人一种仙资清灵之感,反而隐约有一种戾气,不过想来也对,其出自七杀殿。

    说到七杀殿,叶真对于这个门派倒也没有多少恶感,在叶真看来,这七杀派虽然地处魔界,但应该是活的最真实的一个门派了。

    “此人是谁?好大的口气”夏紫熏微笑着看向白子画,似乎对于白子画为了门规而见死不救的做法很是幸灾乐祸。

    白子画淡漠目光看了眼夏紫熏,却没有回话,若不是因为夏紫熏,说不定就不会发生眼前的惨剧。

    白子画知道此事不能怪夏紫熏,自己若要违背规则,谁也阻止不了,但想到这段日子丧生在牛头大妖手下的凡人,白子画的心便有些沉重。

    “哼!”夏紫熏冷哼一声,她的目的已经达到,继续留下来也么有多大意义,变化为一道遁光瞬间飞逝。

    “让你爹入土为安吧,操劳了一辈子,如此结果倒也不算太坏”叶真轻语道。

    如此说法,若是听在他人口中,定会觉得叶真是在幸灾乐祸,但或许因为心性纯洁的缘故,花千骨感知到了叶真的落寞。

    将花千骨父亲的遗体带到一处风景又没之地,叶真一拂袖,地面泥土如水翻滚,只是呼吸的功夫,墓坑便已挖好。

    历练已经到了最后时日,第二天,白子画便离开了。

    而三日后,叶真同样离开,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叶真隐秘的在花千骨体内留下一道剑气,不到真正生死关头决计不会触发。

    这三日二人关系都是增进飞速,不过让叶真欣慰的是,这种感情是友情,至少暂时如此。

    得知花千骨决定这几日便去蜀山,叶真嘴角微翘,看了眼床上熟睡的花千骨,直接转身离开了屋子。

    缓步而行,没有惊动任何人,花了七日的功夫叶真这才回到蜀山派后山的凌天阁。

    这凌天阁所在的后山,说是后山,实则是一座独立的大山,险峻非凡,又有隐匿大阵守护,除了一根铁锁链通往主峰,便没有任何进出道路。

    而凌天阁并非只是一座大殿,大殿后还有一小片的宫殿群。

    而宫殿群的后方,有一方绝壁,名曰观星崖,神奇的是,从崖下往上看,不到半山腰便被浓重云雾遮蔽严实,但从上往下看,这千里河山甚至唐国都城都隐隐在目。

    身旁一道莹光闪过,身着碧玉罗裙,比小狐狸也不输多少的知心立于身旁。

    “主人!”知心俏声道。

    叶真轻轻拂袖,山石剥落化为一方棋盘,两个石凳外加棋子若干。

    “知心好久不见,陪我下棋如何?”叶真轻语道。

    “嗯!”知心自然同意,只要叶真开口,莫要说只是下棋,哪怕是...。

    绝壁之上,除了风声便是棋子落在棋盘上的脆响。

    不知多少日月,在叶真放出的神魂之力感知中,前些日子,清虚道长被长留信使邀请前去参加白子画的继任大典。

    而此次,面对诸如蓬莱霓掌门、温掌门等等的言语刁难,清虚道长老神在在一概没有搭理。

    “哼!说吧,日后有你们...”清虚道长心中冷笑“只是...算算时日,师弟下山以近两年,也不知何时归山”。

    然就在大殿结束,重掌门即将回归时,白子画突然出现在清虚道长面前。

    “清虚拜见尊上!”清虚道长朝白子画行礼。

    白子画微微点头示意便算回礼“清虚掌门你门中可有一弟子名为墨冰?”

    “墨冰?”

    清虚道长心中疑惑,想遍了弟子姓名,依旧没有想起哪个弟子名为墨冰。

    “回尊上,我蜀山弟子没有名为墨冰的”。

    “嗯...既然如此清虚掌门请回吧”白子画轻语。

    清虚道长心中疑惑,只是刚下长留,脚步突然一顿,心道“白子画口中的墨冰该不会就是师弟吧...”。

    清虚道长不敢确认,但却觉得很有这个可能,修仙者下山历练都有使用化名的习惯。

    “提到我蜀山,还能让长留上仙白子画如此留意,那么很有可能就是叶师弟!”

    想着清虚道长便准备回去问一问,但刚刚转身便又制住了身形。

    “既然师弟无碍...想必过不了太久便会归来,与其提前暴露师弟的存在,还不如先等师弟归来”

    打定了主意,清虚道长便直接催促门中弟子,速速回山!

    然情绪道长回山后这一等便是半月之久,已然不见叶真回归,他也到凌天阁查看过,只是以清虚道长的修为,叶真若是不想见,他又哪里发现的了。

    不过叶真没有等到,却等来了灭门之祸。

    感知到清虚道长的气息迅速微弱,剑依忍不住柔声道“主人,我们还不出手吗?”

    叶真目光不离棋盘,淡漠道“不急,先把这盘棋下完再说”。

    对于将死的清虚道长叶真并没有太过在意,不要说还未死,就是死了,只要想,便能随时将其复活,毕竟...只是一个比肩金丹初期的小老头罢了。

    ......

    费劲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蜀山。

    花千骨擦掉额头上的汗水,看着眼前巨大牌坊,上书蜀山派三个字,还没来得及高兴便赶紧捂住了口鼻。

    “怎么这么大的血腥味”

    本就不晓得双眸睁的更大,花千骨喃呢道“难道...蜀山派在杀猪吗?”

    听到这句喃呢,远在后山的叶真差点没笑出声来。

    不过叶真觉得花千骨说的没错,蜀山前的这些弟子,至少都修炼了五年以上,在这种灵气充盈,还有修真法门的基础下,修为普遍还只是武林二流高手的程度。

    即便资质极差,蜀山派灵气也不俗,只要努力修炼先天的门槛很容易就能迈过,如此懒惰和猪的确没有什么区别了。

    迈过牌坊,一路行走,看着蜀山大殿前的道场上满地的死尸,全都是被抹了脖子一击致命,花千骨心中怕极。

    一边惊恐的往大殿跑去,一边叫喊着清虚道长,就是反射弧有些奇观,正常人看到眼前满地都是尸体肯定掉头就跑,这花千骨硬是直接往力冲,还越冲越害怕,越害怕越冲。

    紧接着花千骨在大殿找到了清虚道长,接过掌门宫羽六界全书以及蜀山剑谱,然后被筑基巅峰修为的云翳猫捉耗子般一路追赶。

    下一刻,大殿内紫金光芒一闪,叶真与知心立于殿内。

    屈指弹出一缕紫金流光将清虚道长三魂荣欣稳固,且极速修复破损的五脏六腑。

    “师弟...你...回...回来了...”缓缓睁开双眼,清虚道长气若游丝的道。

    “快...栓...栓天...”

    叶真看了眼知心。

    “是主人!”剑依自然明白主人心中所想。

    金玉流光瞬间远遁速度之快,清虚道长瞬时一愣。

    “稳定心神,吸收我打入你体内的先天灵力,破而后立,修为提升一大截也说不定”叶真轻语道。

    见叶真脸上平淡之色,清虚道长想到叶真的实力,就是暂时丢了栓天链也无妨,便抓紧时间开始恢复伤势。

    殿外,云翳已经厌烦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凭借其筑基初期的修为,身形一闪便抓住花千骨脖颈将其按在了门墙之上。

    “把六界全书交出来,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云翳话如寒霜的道。

    “救命!救命啊!”

    但紧接着,脖颈一紧,淮安股便再也叫不出来了。

    即将窒息时,花千骨突然看到虚空一道白色身影由远及近,速度快到了极致,只是眨眼,那小点便至近前。

    来人正是白子画,但有人却比白子画更快,一道白玉倩影由模糊瞬间清晰,云翳连反应都来不及便直接被轰飞出去,且还受了重伤。

    “你...咳咳...是谁?”花千骨好奇道。

    只是话还未万,剑光飞逝,重伤云翳一口精血喷在飞剑之上,飞剑青光大盛,竟然堪比方才白子画飞临的速度刹那间便远遁而去。

    见此,花千骨急切道“姐姐他就是杀害清虚道长的凶手!”

    ps:多谢书友“呵呵呵呵”以及书友“为来迷茫”打赏的书币,谢谢,今天五月十五号,距离五月二十一号没几天了。

写私信

评论一下最强万界大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