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闪电”收鬼

买外围犯法吗 欢迎您!
    女星珍妮居住的公寓。

    几人与家具,拥挤在一起。

    福伯正蹲在门口,左手托着小铃铛。

    一根红线穿过铃铛,上面挂满了黄符,一左一右拴在门两侧。

    他一松开手,铃铛便“叮当~”“当啷~”的响。

    满意点了点头,福伯转身又拿起了毛笔。

    他提笔起,沾着朱砂,却对着裁剪好的黄符犯难,久久不能下笔。

    “林sir,周sir,喝茶”珍妮蹲下身,将托盘中的茶杯分别放于林徐成与周发面前。

    “谢谢”

    林徐成点点头,目光从沙发对面墙上收回。

    墙上挂着十几组照片,上头几张照片里的珍妮看着还很青涩。

    这些照片记录了她多年成长,从一个默默无闻小演员,到现在首屈一指的当红女星。

    “干什么不去帮忙?”云云跟着珍妮从厨房里出来,见林徐成就像大爷,大咧咧坐在沙发上,皱着鼻子瞪了他一眼。

    “帮忙?不行!”林徐成还没说,那边独自忙碌着的福伯就说道:“他们在那里坐着,就帮大忙了!”

    林徐成冲着云云耸了耸肩,他正乐得清闲。

    “福伯,先不要忙了,过来吃点东西休息啊?”

    “晚上,那个女鬼一定会来杀了珍妮,到时候我会把珍妮的魂魄收走,让她假死,到时候你们就要负责表演,我们只要糊弄走了女鬼,一切也就结束了。”

    福伯接过茶杯,吸溜着喝了口热茶。

    “放心吧福伯”

    “嗯”福伯很满意的点点头。

    哔哔哔哔——

    哔哔哔——

    林徐成与周发的bp机同时响起。

    两人低下头看腰间,并不约而同的看向对方。

    手提电话也同时响起。

    林徐成接通电话,往后退了几步,免得双方电话距离太近,信号干扰。

    “林sir,是我,大蛇王”电话那头传来个熟悉的声音。

    “怎么回事?”

    “刚才有一群大学生突然来警署报案,说昨天晚上他们上课的时候,去了墓地。”

    “墓地……?然后呢?”

    “他们的代课老师,好像是研究什么……什么灵异学,超能力?总之奇奇怪怪东西的”大蛇王说的模糊:“好像用了个探鬼仪,然后把地下的鬼东西全都招了上来,那群学生被吓昏迷,等醒过来之后就来报警了。”

    “去墓地上课,这群知识分子!”林徐成猛抽一口凉气,牙缝里砸着劲儿:“这事我早就知道了,等我回去再说。”

    “是,林sir……这个案子本来是重案组的,但是重案组的金麦基,孟超他们两个混蛋,还有那个姓乌的胖子,直接把事情推到了我们杂务科!”大蛇王那边说话咬着牙,听上去恨不得将那几个人嚼碎了骨头,生吞下去。

    “……好,你和小巫婆,扫把星先把事情拖住,等我回去。”

    林徐成拇指按了红色方按钮,挂断了电话。

    正看见周发尴尬对着他笑。

    “是金麦基那几个混蛋,阿成,这事和我没关系的。”周发此时正有求于林徐成,手下人把麻烦事推给杂务科,让人背锅,恰巧了林徐成还在自己身边,这事就有够尴尬的。

    “发哥,杂务科旧楼那边还需要几个人帮忙清理卫生~”林徐成提点着。

    大学生昏倒在墓地,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根本找不到重案组头上。

    林徐成却隐隐觉得不大对劲,大学生昏迷在墓地,和墓地出现一个个坑,似乎有所联系。

    “等等,我马上打电话,让金麦基,孟超和乌英俊他们三个混蛋去打扫卫生!”周发点头,拿起刚挂断的手机打电话。

    经过了小插曲,

    福伯总算是施法,收了珍妮的魂魄,将那魂魄用黄符贴着,按在墙上。

    …………………………

    一整个白天,

    珍妮的助理在福伯的安排下装饰整个公寓。

    挽联,花圈,火盆。

    黑白照片,香炉。

    将这里装成了灵堂。

    被收了魂魄的珍妮躺在铺白布的床上,白布蒙着脸,一动也不动。

    窗外阳光逐渐稀薄,天空漆黑,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来。

    火盆里黄纸烧的正旺,火光将没开灯的客厅照亮。

    林徐成仰躺在沙发上,睡的正香。

    “快,让他醒醒!”

    福伯搓搓手,站起来,对着林徐成身旁的周发说道。

    周发赶紧点头,他见福伯每次发号施令,布置法阵时林徐成都不说话,自然而然的认为对方比林徐成更有本事。

    导致林徐成不敢反驳福伯说的话,周发自己就更不敢反驳。

    他抬手,抓住林徐成肩膀使劲摇晃:“阿成,醒醒!阿成!福伯叫你!”

    “嗯?”

    林徐成迷迷糊糊醒过来。

    此时房间中只剩下了周发,福伯,林徐成以及躺在床上假死的珍妮。

    云云早就被林徐成支走了。

    福伯严肃的盯着两人说道:“待会儿有情况,你们两个一定要记住表情要难过些,千万别出岔子!让她真的认为珍妮已经死了,能糊弄走这个女鬼才行!她的法力非常高深,就是我拼了性命也不可能打伤她!”

    “福伯,你放心”周发点头。

    耳畔没有林徐成的回答,周发奇怪的转头看向林徐成。却见他又一歪头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这个家伙……”

    福伯有心训斥两声林徐成,却突然看见林徐成在沙发上翻了个身,腰间的手呛露出了呛柄。他心中嘀咕,涌到喉咙的话被他咬牙又咽了回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

    火盆中黄纸,烧了灭,灭了再烧。

    从刚入夜,到晚上十一点钟,女鬼始终没有露头。

    “哈欠~”周发乏困的打着哈欠,揉着双眼。

    看着刚睁开眼醒过来的林徐成,他羡慕的说道:“早知道我就可以你一样也睡一觉了,在这里瞪眼守了一天,什么事还没发生”

    “来了!”林徐成懒散的表情突然消失。

    “什么来了?”周发好奇的问。

    叮铃铃~

    挂在门口小铃铛突然开始抖动。

    “快,快哭!”福伯脸色大变,催促着二人。

    叮铃铃~叮铃铃!!

    铃铛摇晃越急。

    福伯已经开了天眼,在铃铛响后,注意到有一道红影缓缓飘进来。

    他蹲坐在珍妮床前,低头烧着盆里黄纸,视线余光却一直注意着那道红影。

    红色高跟鞋走到一半,突然停下。

    福伯心中咯噔一声,他悄悄的抬头看过去,发现红衣厉鬼停下来后竟然转头去看向林徐成,林徐成也抬头看着女鬼。

    “完了,这个警察怎么这么傻?”福伯心脏咚咚狂跳如打鼓。

    “王小雁?”林徐成站起来。

    拍了拍一旁的周发:“发哥,资料给我。”

    周发看着林徐成对空气说话,心中咯噔一声:“什、什么资料?”

    “今天早上那个资料”

    “这里!”周发从口袋里掏出了徐乐民死亡后拍摄的照片。

    “你杀的?”林徐成举着资料,指着上面徐乐民尸体照片,对着红衣厉鬼问道。

    红衣厉鬼露齿大笑,笑容狰狞,但站在她面前的林徐成表情却一直没有变化,十分的平静。

    “我是警察”林徐成伸手从怀中掏出证件,往前递了一下。

    “警察个屁啊,还不快跑!”福伯猛的跳起来,双手抱住女鬼:“我撑着,你们两个快跑!”

    女鬼一动不动,一股强大力气却将福伯撞飞,砸碎了窗户,才坠在地上。

    “完了,这两个人警察就是个傻子!”福伯揉着胸口,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找死!”女鬼伸手朝着林徐成脖子掐过去。

    啪!!

    林徐成出手更快,左手反倒掐着女鬼的脖子,将她提起来。

    他右手撒了资料,虚空画符,手指灵力在空中留下玄黄光芒。

    “镇诸般祟怪符!”

    一巴掌将符趴在女鬼额头上。

    “啊!!!”女鬼抱着额头,身体疯狂颤抖。

    林徐成却依旧没有松手。

    “五雷掌!”他右手没有雷光,但玄黄灵光将他手掌变成金色,手按在女鬼身上时如同烧红的烙铁。

    女鬼脸上甚至能听到“滋滋”,铁板煎鱿鱼的声响!

    林徐成突然抬脚,脚在桌子上轻轻一勾,放凉了茶水的杯子一晃,朝着桌外滑去,但是林徐成出脚速度却更快,立即调转接住了杯子。

    脚尖猛的往上一提,茶杯高抛起,被他接在手中。

    “咕咚咕咚~”他仰头,将茶水喝光。

    左手松开女鬼。

    女鬼重获自由,不敢拼命,转头就想逃跑。

    林徐成左手迅速在茶杯前画符,写一“者”字,剑指一引。

    “收!”他大喝一声。

    女鬼身体一抖,刚化作了鬼雾准备逃走,却被杯中迸发的风倒卷着,最终被收进杯里。

    两张黄符纸贴住杯子,封口。

    “呼,我还真以为是有些本事的厉鬼呢”林徐成将茶杯放会茶几,坐下来大吐一口气:“就算十一点五十九死的,不到十二点,你也不是最厉的鬼”

    他转头看向墙壁,上面挂着的钟表,还显示在十一点三十七分。

    “福伯,麻烦把珍妮xiao姐的魂魄还回去吧?”

    林徐成微笑着看向福伯。

    福伯僵硬的点头:“好……好”

    将他逼的无力反抗的女鬼,折磨了徐乐民许久,让珍妮走投无路,但在林徐成手中,竟然如此简单的被解决了?

写私信

评论一下我在鬼片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