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阴司、城隍、余杭城

买外围犯法吗 欢迎您!
    “哗啦啦……”

    剧烈的空间波动,犹如水花翻涌,一队身穿黑色铁甲的阴兵冲出,他们身披钨铁甲胄,全身各处都被覆盖,手中或持有黑色的阴刀,或端着黑色的冥戈。

    杀气腾腾,阴气森森。

    高仁一脸平静,毫无惧色,见那阴兵一言不发便扑来,只是随手一挥,浓郁的黑气翻涌,大黑暗天在这阴间格外的煊赫。

    随之,一拳便挥了过去。

    那为首的阴兵连惨叫声都没发出,直接就在拳下炸裂开来了,甲胃四分五裂,化作无数的碎块,散作黑烟。

    高仁看似轻松地挥舞一拳,但是说实话,他的这拳头还没有碰到这个阴兵,这阴兵就已经飞了出去,然后在半空之中炸裂开来了。

    而黑色的拳风继续碾压,大黑暗天侵蚀而去,冲击而过,那一整队的阴兵一一炸裂。

    竟然被一拳尽数打爆。

    高仁也是第一次入阴间,这力量一时间竟然控制不住,而且,这阴兵也忒弱了。

    不过他还是有些好奇的,这鬼死了到底会变成什么?

    原来鬼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化为纯阴之气!

    看了看拳头,再看了看周围缭绕的黑气,高仁本来还想抓个地头蛇来领路。

    得了,都死了。

    好在那空间的波动还存在,高仁沉思了一秒钟,迅速的走了进去。

    biubiu!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穿过了万花筒,一落地,眼前骤然出现了一座大城。

    黑沉沉,阴气森森。

    “余杭?”

    城门楼上,刻着两个大字。

    传说仙神统治的末年,夏禹南巡,大会诸侯于会稽山,曾乘舟航行经过临安,弃余杭(“杭”的意思是方舟)于此,故名“余杭”。

    “所以说,这是阴间的临安城?”

    高仁稍稍观察了一番,便继续朝前走。

    他也是艺高人胆大,没过多久来到了城门外,却是发觉城门口居然站着一个恶汉,面相甚是凶恶,歪戴着一顶皂色的头巾,身上穿的是一件半旧不新的青绒对襟衣服,怀里面抱着一根上红下黑的水火棍,目光凶狠的打量着进出的鬼魂。

    看来这阴间并非无主之地,倒是有阴神管辖,那对阴兵应该是通过某种法器观察到黄泉路上的异动,这才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高仁一靠近,那恶汉立即将手里的水火棍一横,凶声喝道:“呔!哪里来的孤魂野鬼?胆敢乱闯城门?”

    “你在和我说话?”

    高仁一愣,这等阴间小吏,比那阴兵还不如,竟然敢拦自己。

    “这里不是阳间,你还当自己是个人物?”这恶汉往地上吐了口吐沫,鄙夷的道:“爷爷我早年间在阳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盗,你这种货色不知杀了多少。我家老爷余杭城隍爷马上便要显圣阳间,哼,我晁大猛守卫城门,怎么得也能分得几丝香火功德,今后便是城门将,你……若想进城……”

    恶汉撵着手指,搓了搓,显然是要好处。

    高仁皱了皱眉头,这小鬼真的是不要命啊!正要说话,猛然觉得后面有什么东西大步奔跑了过来,转身一看,却见到一个阴魂跑过来,直接就往城门里面撞,这恶汉猛的就将自己的水火棍往旁边一横,顿时就将那阴魂给扫飞了出去,准确的说,是那阴魂很干脆的撞在了那水火棍上面以后,其上便有光芒一闪,直接将这阴魂给弹飞了出去!

    “咦,这光芒……法器?”

    高仁顿时生出了似曾相识的感觉,他仔细端详着这鬼役手上的水火棍。

    这水火棍,真要论起来,与自己的山印颇有些相似。

    城隍与山神,都是神灵啊!

    而且,天地大变,这被人族圣人消灭的神灵们,也要出世了吗?

    不,应该说,是有一大批人窃取了神灵的权利。

    便是高仁,在得手山印之后也感觉这神灵的法器格外的好用,更不要说其他的修炼者了。

    皇权,神权,永远是相对立的,此起彼弱。

    现在阳间也有城隍,但那只是众生的信念集合体,并不具有个人意志,但若是被人窃取了神权,神灵有了喜怒哀乐,失去了公平,天下大乱、民不聊生的大乱世必然即将出现。

    那阴魂被水火棍上的光芒弹飞之后,显然是很不甘心,带着一股强烈的执念继续大叫着冲上,一连猛冲了七八次却都是徒劳的,到了最后,甚至脑袋都裂开了一条缝隙,却是没有任何的鲜血流淌出来,但这样看起来反而更加触目惊心。

    隔了良久,这鬼魂看起来都是无力支持了,只能在地上艰苦的爬行着,抓住了这恶汉的脚腕,嘶声道:“让我进去!”

    这恶汉狞笑道:“放你进城?呵呵……”

    “求你,求你!!”这鬼魂反复的强调这句话。

    恶汉冷笑道:“要我放你进去,可以……给我吸一口功德才行!”

    这人鬼魂听了这恶汉的话,强挣着撑起身来,狞声道:“好!”

    结果这恶汉一把就将这鬼魂抓了起来,喝令他的心中不得反抗,忽然对准了他的天灵盖猛的一吸,顿时就见到一团黄气被这恶汉吸了进去,而被吸的鬼魂一下子就显得变矮了至少两寸,并且一下子就显得萎靡了起来,而这恶汉则是分外的精神,“哈哈哈哈”的狂笑着将这鬼魂往城门里面一丢:“快滚快滚。”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但这功德,倒是门好生意。

    这时候,这阴间小吏得意洋洋的看着高仁,道:“看到了吗?想要进城,拿出点好处来。若是舍不得,哪里来的滚去哪里,枉死城恶鬼当道,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吃了呢!”

    “你知道枉死城?”

    见高仁无动于衷,恶汉狞笑道:“既然不懂事,那便不要在爷爷面前晃来晃去的心烦,滚开到一边去,先吃爷爷我一棍杀威棒再说!”

    说着这恶汉就抽起来了那根水火棒,对准了高仁就是一棍横扫!

    “呵呵!”

    就在这水火棒快要接触到高仁的时候,上面就又闪现荡漾出来了那种光芒。

    只是,这光芒一闪现,仿佛回应似的,高仁的身上,同样也是闪耀出来了相同的光芒,并且更亮更刺目!

    然后那水火棍便很干脆的“咔嚓”一声断掉了!

    并且仿佛是为了要引人注目一般,断掉的那一截棍端居然还高高的飞了起来,划出了一道抛物线,最后“啪啦”的摔落在了地上。

    那鬼差也是十分狼狈,被震退了七八步,一屁股坐倒在地。

    面前的那恶汉也是呆住了,他在这里守门十几年,也算得上是见多识广,可是眼前这见鬼的怪事还真的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

    冷笑一声,高仁大步迈进城门。

    很显然,那水火棍断了,立刻便引起了城里阴神的感知。一名高达三米左右的巨汉从城隍庙里大步走了过来,头带纱帽,穿着大红色宽袍,气象雄阔。

    而这巨汉手中却是提着一盏灯,这灯很是有些奇特,灯火只有豆子大小,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照明作用。而且,此时正值白天,也并不需要照明。

    一见到了高仁,这巨汉面目一拧,凶神恶煞大叫道:“呔!!何人敢闯余杭城,还不领死!”

    这巨汉一声凶神恶煞的大叫,高仁怎么看都有些嘶声力竭的味道,嘴角浅笑,说道:“你是哪个阴神?城隍在哪?”

    “擅闯阴司,罪不容赦。本官余杭城日游巡,汝束手就擒还可留得性命!”

    说完,便幻化出一道铁链朝着高仁束缚而来。

    高仁“呵呵”一笑,一拳朝着那铁链挥去,便见铁链一震,便奔溃成散乱的阴气。看到了自己的神通被破,日游巡顿时就愤怒了,他本就长得面目狰狞,现在咆哮起来,更是难看至极:“你还敢反击???你这是自寻死路!”

    话音未落,他手中那盏灯瞬间便高举了起来,深吸一口气,对着那豆大的一点灯火便便高仁吹了出去。

    高仁也是好奇,等着他施法,也不攻击,先见识下阴司法器的威力。便见他手上的那盏灯骤然之间大放光明!不知道怎的,高仁一下子就感觉到那膨胀的灯火里面,居然带着极其暴烈的味道,就像是大片的汽油一下子被点燃似的,铺天盖地的猛烈袭来!!

    “这就是阴司法器的力量?果然很有点意思!”

    高仁眉头一皱,将“山印”一挡,便见这道铺面而来的火气顿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镇压!

    这日游巡作为城隍的下属,实力也就比土地之流强上一些,一身神通都是职位所带来,若是丢了这日游巡的神职,比之普通的阴兵也强不了多少。

    而他手里的这一盏灯却是很有来历,叫做业报灯。

    业报,顾名思义,便是业力、报应!

    城隍庙的作用可不只是维护阴阳之间的运转,凡人身死,在进入轮回前要先在他这里审一遍,主管生人亡灵、奖善罚恶、生死祸福。而日夜游巡的作用,就类似于是前世的巡警那样,维护阴间安稳,看到有阴魂作奸犯科,就要出手惩戒。

    用这业报灯一照,便可以立即的激发敌人身上的业报,来造成具大的伤害。

    有一句话叫做: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但很多时候做下的恶业,是不会立即报应的,甚至会绵延拖延到下一世去,被这业报灯一照之后,就会激发人身上的恶业,就仿佛是将其身体内的定时炸弹引爆了一般。

    镇压了这业报灯的攻击,高仁冷笑一声,挥袖之间,一道黑暗便轰然击在了那业报灯的上面。然后便见到那盏小灯和日游巡,顿时便被黑暗吞噬,消融成一缕烟雾,蒸发不见!

    一击杀了那日游巡,城隍庙中顿时便发出隆隆之音:“何人敢犯我阴司!”

    大殿之中顿时显化出一个身穿官服之人,面容威严,看起来一身的正气。

    随之又有十数阴神出现,文武判官、甘柳将军、范谢将军、牛马将军等等。

    那城隍看着高仁,心中涌现出万般不好的感觉。

    高仁冷哼一声,指着城隍说道:“领我前往枉死城,否则……”

    说着,便一指点出。

    大殿的匾额之上,只听得一声脆响,那匾额竟然出现了一道裂纹,紧接着,这道裂纹迅速的蔓延,密密麻麻遍布这块匾额,然后“哗啦”一声散落开来,成了无数指甲盖大小的碎片!

    “什么?”

    “竟然破城隍老爷的根基……”

    霎时之间,手下阴神有面面相觑的,而也有拿起了法器,想都不想便攻了过来。

    文武判官手拿朱笔在空中写了个“斩”字,那笔迹瞬间变幻,最后化成了一把藏青色的长刀,当头便朝高仁的脖子斩来。

    又有一枷一锁,飞了过来,“咔嚓”一声便要给高仁给束缚住。

    牛头马面手握兵器,杀了过来。

    千钧一发,岌岌可危。

    高仁冷笑一声,拂袖之间,一切攻击化为虚无,只剩下一方大印托在掌心。

    “大人饶命……”

    那城隍顿时便跪了,他的眼力自然不是手下这些小神可以比拟的,那大印倒不过是山神大印,虽然曾经必然是属于名山大川的神,但也算不得什么。

    而眼前这个年轻人,明显不是普通的阴魂,他一点都看不穿,深渊若苍穹,看一眼便似乎要将自己拉入永恒的寂静之中,比阴司地狱还要恐怖。

    “大人,枉死城被一阴山大妖占据,恶鬼当道,我等阴神也不敢靠近啊!那老妖自称黑山,法力通天,有数千年的法力,并掌有枉死城大权,如今阴司初立,我虽然是余杭的城隍,但也只是仗着法器和功德,根本不是对手。”

    阴司初立?

    “阴间大变多长时间了?”高仁问道。

    “不过一甲子的时间……”

    “阎罗可有?”

    “阎罗……”城隍眼神闪了闪,但看着高仁那冰冷的目光,立刻便摇头道:“未曾有人获得阎罗权柄,倒是听说有阴魂夺得大机缘,取得生死簿,晋升判官!”

    “陆判?”

    “好……好像是姓陆!”

写私信

评论一下诸天玩家在线